为何说康乾盛世中雍正最厉害?

有2个回答

向敬之 4天前

厉害,看从哪个角度来说,如果论权谋,他从最初并不显山露水发展“九子夺嫡”最后的胜利者,而且在继位之初遭到包括生母在内的、绝大多数宗室成员、八旗都统、勋贵后裔与满汉大臣的质疑重围中,成为了一个皇权在握、独断乾坤的天子。
但是,雍正最厉害的还是煌煌政绩!
他的勤政与改良,确是中国古代帝王中的少有者,甚至可以说是勤政第一帝,连大年初一都不休息。他做到了自许的“以勤于天下”,为清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繁荣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同时探索军机处,基本实现皇权集中和强化的巅峰。
他自即位伊始,便以铁腕手段扭转朝纲,整肃吏治,进行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治体制改良:密建储君、修订大清律例、摊丁入亩、耗羡归公、养廉银、士民一体当差、改土归流、兴办直隶营田、试办八旗井田、改革旗务……他从康熙手中接过一个吏治混乱、国库空虚的政权,交给乾隆一个制度严明、国力强盛的国家,以一系列重大改革改善民生,探索社会发展的新路径。
正是这种自上而下的改革,使得他在统治初期便已将康熙朝遗留的亏空基本追缴完毕,“凡一切赃款羡余银两,皆贮其内,至末年至三千余万,国用充足”(昭梿《啸亭杂录》卷一)。而各省上缴的粮米随漕而入,全国粮仓充实,“积贮可供二十余年之用”。
他还五废贱籍,为乐户等匍匐在社会最底层的五类人改变了千百年来的历史问题。

向敬之 4天前

然而,由于雍正得位存疑,他打击政敌及其支持者、同情者的手段,是极其残酷寡恩无情的。即便是亲兄弟,要么拘禁至死,要么死于非命,要么长期打压,甚至对死于康熙朝的异 己分子,如曾议立胤禩的阿灵阿、揆叙,一个被立碑“不臣不弟暴悍贪庸”,一个被改镌“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极尽侮辱与报复。就连他的亲儿子弘时,也因与胤禩往来密切,而被开除宗 籍,拘禁致死。
也正是他这样对兄弟儿子、宗室王公、勋戚后代和康熙重臣的严 惩与追责,导致了民间传闻其恶迹昭彰,背负了“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好谀、任佞”的十大骂 名。虽然他在《大义觉迷录》中做了自我辩护,但他在宽容宣传者曾静彰显大义时,又将死了近半个世纪的吕留良挫骨扬灰,着实残酷。故而在清末民初之际,资产阶级革 命者拿他大做反清排满的文章,宣扬他的残忍而严重忽视了他伟大的历史功绩。雍正似乎有后眼,留下一联“俯仰不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力证自己的清白与无悔。

向敬之

厉害,看从哪个角度来说,如果论权谋,他从最初并不显山露水发展“九子夺嫡”最后的胜利者,而且在继位之初遭到包括生母在内的、绝大多数宗室成员、八旗都统、勋贵后裔与满汉大臣的质疑重围中,成为了一个皇权在握、独断乾坤的天子。
但是,雍正最厉害的还是煌煌政绩!
他的勤政与改良,确是中国古代帝王中的少有者,甚至可以说是勤政第一帝,连大年初一都不休息。他做到了自许的“以勤于天下”,为清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繁荣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同时探索军机处,基本实现皇权集中和强化的巅峰。
他自即位伊始,便以铁腕手段扭转朝纲,整肃吏治,进行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政治体制改良:密建储君、修订大清律例、摊丁入亩、耗羡归公、养廉银、士民一体当差、改土归流、兴办直隶营田、试办八旗井田、改革旗务……他从康熙手中接过一个吏治混乱、国库空虚的政权,交给乾隆一个制度严明、国力强盛的国家,以一系列重大改革改善民生,探索社会发展的新路径。
正是这种自上而下的改革,使得他在统治初期便已将康熙朝遗留的亏空基本追缴完毕,“凡一切赃款羡余银两,皆贮其内,至末年至三千余万,国用充足”(昭梿《啸亭杂录》卷一)。而各省上缴的粮米随漕而入,全国粮仓充实,“积贮可供二十余年之用”。
他还五废贱籍,为乐户等匍匐在社会最底层的五类人改变了千百年来的历史问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3

康熙对臣下的平衡术,可以说是清朝政治中的一大亮点。
首先是在机构上。
康熙八年,他擒获鳌拜,结束辅政机制后,强化内阁的理政职能,削弱传统的议政王大臣会议(即议政处)的议政权。随着索额图、明珠争权,相互倾轧,威胁到皇权的正常运作后,他遴选了一批儒臣进入南书房备做顾问咨询,就连明珠也要低三下四地向工作在康熙身边的中层干部高士奇买消息。到了康熙后期,他倚任年长皇子,组织一个特别的权力中枢,凌驾于内阁、议政处等之上。
再是满洲大臣之间。
这主要表现在索额图和明珠二人的博弈上。索额图是协助康熙击溃鳌拜的功臣,最先受到重任,出任保和殿大学士。但是随着索额图的权势做大,成为太子的谋主,冒犯皇权时,康熙极力拉拢明珠,不惜出卖曾经生死之交的勋戚索额图。一旦明珠发展强势,康熙又将索额图抬出,命其为领侍卫内大臣,制衡和打压明珠,同时授意高士奇联络御史郭琇弹劾明珠,亲自修改劾章,三易其稿。然而,又把握分寸,免去明珠大学士之后,又授予其内大臣,牵制索额图。
继而在满汉大臣之间。
康熙左右出击,打压索额图、明珠甚至马齐等满洲重臣时,倚任汉臣大学士李光地等。当他发现满汉群臣对李光地和左都御史赵申乔趋炎附势时,立即将严厉打击的马齐复出,命其为满洲首席大学士,并大肆斥责满臣不该围着李光地等汉臣跑。他虽然口头说与李光地为知己,却几番抬出李光地曾落井下石的陈梦雷,使其成为深得圣心的皇三子的师傅,潜在地警示李光地不得妄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