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优

我是泌尿外科医师吴优,关于国际医疗护工活动和那些你不知道的医院故事,问我吧!

我是吴优,2002年起在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工作。2010年曾赴澳做访问学者。2013曾代表中国参加国际青年泌尿外科医师技能操作比赛并获优胜。
从业以来,我在工作中、旅途中甚至是在河边路旁,救助过多名经济困难的患者或发生意外的路人。2009年至今,我多次前往尼泊尔从事义工工作,2012年,我和当地医生发起成立了一个公益性的基金会,并开设了一所公益性诊所。同年,我在尼泊尔成立股份制的贸易公司,担任CEO,主营医疗器械。2014年7月,我到纳米比亚考察,并与该国卫生部长讨论我在该国国立医院协助建立泌尿外科专科的工作细节,其间,我也在该国医科大学任教。今年,我和尼泊尔朋友拟在加的满都开设盈利性的泌尿外科专科医院,目前处在前期准备中。
关于写作,我最早在2010年猫扑网上写过两个月连载帖,并持续置顶。2013年,我起应邀在《看天下》杂志开设专栏。其实我并不擅长于写作,只是试图通过客观描述,来表达一个医生眼中的世界。关于国际医疗护工和医院故事,欢迎在这里与我探讨。
119
健康 2015-07-23 已关闭提问
26个回复 共3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好吧2015-07-27

其他国家有医闹么?

吴优 2015-07-28

听说兄弟你驭女无数,这是真的吗?呵呵。

若凡2015-07-26

早泄一定要做手术吗?

吴优 2015-07-26

huhu2015-07-24

怎么自己检查自己那个方面有没有疾病啊?

吴优 2015-07-2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