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洁

我是十院心理科医生吴宇洁,关于抑郁症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第十人民医院心理科医生吴宇洁,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
我是主治医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也是上海市心理卫生协会及精神科医师协会会员、同济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一系讲师。我参与过多项科研项目,曾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近10篇。
我从事精神心理科门诊工作及医院联络会诊工作近十年,有多年综合医院神经内科医师临床工作基础。擅长对情感性精神障碍、焦虑症、强迫症、睡眠障碍、社交恐惧症、青少年情绪及行为障碍等的药物和心理治疗;器质性精神障碍及老年期精神障碍的鉴别及诊治;也擅长青少年心理咨询、危机干预、家庭治疗及认知评估等。
抑郁症是怎样的?关于抑郁症的问题,欢迎在此与我讨论。(这里只做探讨,具体病症案例的咨询、治疗、用药建议去门诊就诊)
215
健康 2015-07-31 已关闭提问
106个回复 共47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吴宇洁 2015-08-2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抑郁症从科学角度来说,其实是治不好的,对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犹说2015-08-17

抑郁症和不开心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吴宇洁 2015-08-2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您好.吴医生.我就是天天想死.活着没意思.累.怎么办?

吴宇洁 2015-08-2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3

比方将一张A4纸对折,所留下的折痕,便是纸的中 轴 线。
中国古代风 水学关于建筑平面的基本模式为二,原于《周 易》先天与后天八 卦方位说。“先天”: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兑东南;“后天”:离南,坎北,震东,兑西,东北艮,西南坤,西北乾,东南巽。“先天”的乾、坤、离、坎,为四正 卦 方位。从南乾到北坤,实际上是整个明清北京的中 轴线,同时是明清紫 禁 城的中轴线,坐落于太 和 殿中 央的皇 帝宝座,也安置在这一中 轴线上。北京紫 禁城的中 轴线,确是出于风 水的考虑。
这一中 轴线的规划、设计和营造,实际由一条从南到北,许多对称而井井有序的建筑序列来体现的。这便是:正 阳门、天 安门、端门、午门、太和门、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门、乾清宫、坤宁门、坤宁宫,到神武门。将这一系列建筑的中点,连成一条从南至北的直线,则便是北京城池的中轴。这一中轴配以左右对称的平面格局,使得整座明清北京紫禁城,呈现出群体组合的建筑、道路与大型庭院等因素的严正、规矩、有序与大气的风格,象征皇 家政治及其伦理等级的恢弘而神圣、严肃而严厉的风格。可见,紫禁城中轴线的设置,不仅仅是风 水上的考虑。除此,还有与风水相谐的家国、朝 廷最高 意 识 形 态 上的考虑。

21

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是黑海贸易和通往东方的咽喉。1204年,在威尼斯的 说服和支持下,第四次十字军攻陷君士坦丁堡。从此,拜占庭帝国被东方拉丁帝国替代,直到1261年在热那亚人的援助下才复国。在这50多年里,不仅东地中海地区的政治力量有了新框架,威尼斯总督也获得了“东罗马帝国八分之三主权人”的光荣称号,直到1356年。威尼斯实现了对拜占庭首都的大部分控制,成功加速了对中东的商业渗透,一跃成为地区霸主,为夺取并掌管黑海贸易的金钥匙做好了准备。所以,威尼斯人在这一历史事件的动机,绝不仅仅在于解决后者还钱的问题。当然,削弱的拜占庭有利于奥斯曼土耳其的崛起,但在随后的一百多年里,威尼斯人毕竟赢得了东西商路上的最佳机遇,能够齐头并进的,也就剩下沉默的热那亚人了。
 奥斯曼土耳其,以1453年占领君士坦丁堡宣告正式崛起。这时,经过黑海的东西商路已经没落多年,但东方香料贸易全数还有红海航线来保障,转战埃及已久的威尼斯商人,依然坐在欧洲市场老大的交椅上。直到15世纪末,威尼斯人除了多几场海战,生意并没有拉下。16、17世纪,威尼斯人打太多仗,陆战海战,要啥有啥。除了死磕的土耳其人,米兰人、教皇国、法国人,轮番上,这边打成一锅粥,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的帆船已经跑在向东的新航路上。关于东西方的生意,威尼斯人的菜就这么凉透了,土耳其的菜也蒸不上锅。改去开了银行的热那亚人,早换了饭碗。地理大发现,难辞其“咎”?

13

国际空间站在2024年以前是会正常运转的,但由于空间站的寿命已经超过了设计寿命,所以会出现很多的部件老化问题。比如最近俄罗斯舱段就出现了裂纹问题。但是我想这样一个大型空间基础设施必须要尽量延长它的寿命,来提高它的使用价值。据报道,美国宇航局会让国际空间站尽可能运行到2028年或2030年。从国际空间站的构型来看,也存在这种可能性。
从现在美国航天局的计划来看,他们正准备大力推进国际空间站的商业化。商业化的方法主要是两种,一种是实现太空旅游,允许私人游客进入空间站,并且要支付较高的费用。第二种方法是在空间站上进行的科学试验项目需要支付一定费用,这样做可以增加空间站收入,而且可以激发创新活力,因为只有那些具有商业前景的创新项目,才愿意付高昂的费用到空间站上进行科学实验。除此以外,美国还正在鼓励发展商业的空间站和建设太空酒店,但这些可能要一段较长时间后才能够实现。
因此,在我看来,在未来十年中,太空将进入“双空间站”时代,即在地球低轨道将有国际空间站和中国空间站等两个空间站。其中,中国空间站有明显的后发优势,但也存在种多挑战。至于俄罗斯是否要退出国际空间站,并建设自己的空间站,目前还带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其中涉及到俄罗斯的国力和俄罗斯与美国的政治博弈。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