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nda
InnoMaker创客空间

我是创客Amanda,关于创客产业化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Amanda,原新车间核心成员,现在我做了InnoMaker创客平台,对接创客与产业。
之前,我们讨论了如何放飞气象探空气球,加载全景相机,拍摄地球大气层的话题。对于创客而言,通过努力把自己的想法实现,这本身就是很好玩的事。在乐趣之外,如何引导创客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同时实现自我价值,是我近来一直考虑的问题。消费类智能硬件创业大潮的冷却,让很多创客体会到了创业的不易;接下来何去何从?我觉得,创客与产业结合是一条出路。关于创客产业化,欢迎与我讨论。
50
商界 2016-11-08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34个回复 共3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自己的创意要如何实现,比如找谁加工?

妞妞2016-11-08

你们创客都啥项目呢

你们新车间的基地在哪?怎样才可以加入?耗不耗钱?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在环境保护方面采取了那些措施,毕竟电池会有污染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您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不过,把他们的导演风格与“禅”相联系,这样的解读,不知道出自何处?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您如果翻看一些欧美的日本电影评论,或者关于小津电影的研究专著,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小津电影风格与“禅”有关联(不过,在这里请注意:他们在谈到小津电影风格的时候,关于长镜头和固定镜头的手法只是其中的一个构成部分)这样的见解,最早是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后来传到日本,成为对小津电影的常识性的解读,而是枝裕和则是后来者。
其实我也一直感到很不可思议:为什么西方人解读小津电影与“禅”相关联,而日本的观众对此却感觉迟钝,并不见有这方面的解读呢?我翻了一下有关“禅”在西方传播情况研究的书籍,发现小津电影进入欧洲的上世纪50年代(《东京物语》获得1958年英国电影协会的萨瑟兰郡奖Sutherland Trophy),恰恰与日本佛教学者铃木大拙在美国和欧洲的一些大学讲学和演讲的时期相重叠,铃木被公认是第一位把日本的“禅”推广到欧美的佛教学者,他的名著《禅与日本文化》,也是在那个时期在欧美流传的,对欧美人认识“禅”文化起到了启蒙作用;该书至今依然是一部了解日本文化的经典性入门书籍。因此,可以想象,铃木大拙在西方对“禅”的宣传,应该影响到了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其实,据研究,不仅仅是小津电影,西方对包括电影在内的日本文化的理解,都多少受到铃木大拙的影响)。
然而,小津电影风格究竟与禅道文化有没有关联呢?西方人的这种观点是否符合事实呢?因为我不是研究禅学的学者,无法给出一个客观的回答。小津电影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带有“克制的”、“淡然的”风格,是不是可以归类于“禅”?我咨询了一下周围这方面的专家,他们的回答是:现实中的“禅”与想象中的“禅”之间存在着距离,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理解与东方人自己之间,也存在着差距,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总之,导演的风格与其文化背景有关联,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放大性的解读,往往容易让人忽视或者误读作品的本意和导演的创作意图,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我倒是觉得,如果想要清晰地把脉小津电影的风格,不如把它与黑泽明电影进行比较,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比如从小津电影的“淡”与黑泽明电影的“浓”,小津电影的“静”与黑泽明电影的“动”等,进行比较,来看两位导演的风格之不同及其所蕴涵的文化意味,等等。这具体涉及到审美的问题,属于电影美学的范畴,很难一句话来概括,所以,在此也只能提供一些思路,以供您参考吧。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