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军

我是俄罗斯研究专家冯玉军,关于俄罗斯在中东的战略,问我吧!

我是冯玉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副秘书长,主要从事俄罗斯问题、欧亚事务、能源外交和俄罗斯国际关系理论问题研究。
9月30日,普京请求议会上院授权其对外用兵,并且在得到首肯几个小时后即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势力实施了第一轮空袭。俄罗斯为什么突然高调动用武力?俄罗斯在叙利亚究竟能“玩”多大?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大国叙利亚博弈最终会以怎样的结果收场?纵览欧亚风云,把握俄国脉动,我很高兴与您聊聊俄罗斯的那些事。
288
焦点 2015-10-13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5个回复 共25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是出于什么目的?为何选择在此时介入?

冯玉军 2015-10-13

俄罗斯此举欲达到“一箭多雕”的目的。
一是越界打击恐怖势力。尽管西方对俄罗斯打击“伊斯兰国”的说辞倍加置疑,但我认为俄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有此考虑。这不仅是由于俄多年来深受恐怖主义之害并经历过两次血淋淋的车臣战争,更重要的是目前有7000多名俄罗斯及原苏联国家公民参加了“伊斯兰国”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作战,这股祸水如果回流,无疑将成俄心腹大患。因此,对“伊斯兰国”进行“先发制人式”打击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俄罗斯的真实想法。
二是力挺巴沙尔政权,避免2011年的“利比亚版本”在叙利亚重演,从而维系俄罗斯在叙利亚和中东地区的战略存在。从俄在叙军事行动的打击目标来看,除空袭“伊斯兰国”武装盘踞的拉卡和巴尔米拉外,俄军的打击目标更多集中在从伊德利卜经哈马、霍姆斯到杜马一线的地区,而这里正是去年以来形形色色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对政府军形成压制的前沿地带,是和首都大马士革以及叙利亚地中海沿岸地区唇齿相依的战略要地。有俄罗斯专家坦言,俄军的行动与其说是打击“伊斯兰国”,还不如说是防止美国及其盟友的空军对叙利亚政府军狂轰滥炸。从现实效果看,俄军的空袭确定是重创了反政府武装,在很大程度上扭转了巴沙尔政权的颓势,甚至帮助叙利亚政府酝酿由守转攻了。
第三,从军事安全角度而言,俄罗斯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重要目标是力保其在塔尔图斯和拉塔基亚的军事基地。众所周知,寻求在黑海的海上优势并获取通往地中海的通道和立足点自彼得大帝以来就是俄罗斯的不懈追求。特别是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之后,俄罗斯的“不安全感”和“孤岛意识”进一步上升,在叙利亚的基地作为俄黑海舰队前出地中海的战略支点更被俄罗斯视为抗衡北约对其“围堵”的必然选择。因此,即使不能帮巴沙尔收复所有被“伊斯兰国”和反政府武装夺取的地盘,俄罗斯也要借阿拉维派保住在塔尔图斯和拉塔基亚的军事要地。
第四,恢复在中东的战略影响,满足“大国自豪感”。在俄罗斯眼里,自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的“大中东战略”就接连失误,目前美国正加速从中东抽身并“重返亚太”,因此中东出现了冷战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力量“真空”,俄罗斯如果能够及时填补,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恢复在中东的传统影响并获取对美博弈的战略“棋子”。更为重要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满足俄罗斯久违了的大国自豪感,除了在“原苏联空间”扩大影响外,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心。
第五,俄罗斯300年大国外交的一个重要传统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当前,俄罗斯正以在叙利亚军事行动的“示强”和在落实“明斯克2”协议上的“示弱”来为自乌克兰危机之后遭遇到的困境解围,并力图通过展现在叙利亚的战略存在和行动能力“逼和”美国,先是以建立避免擦枪走火的危机管控机制为由恢复俄美两军的磋商和对话,继而用共同“反恐”的旗号解冻与美国的合作,并为逐步改善俄美关系创造条件。这从普京多次呼吁美国建立反恐统一战线并就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进行合作的表态中可见一斑。与此同时,俄罗斯希望借在乌克兰问题上的部分让步,并借用难民危机给欧洲带来的巨大压力迫使欧洲调整对俄政策。
第六,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空袭叙利亚还和俄罗斯国内复杂的政经形势不无关联。在油价下跌和西方制裁的重压下,俄罗斯经济今明两年必然陷入衰退,而这必将冲击国内政治社会稳定,并进而影响明后两年接踵而至的杜马和总统选举选情。在俄战略界人士来看,空袭叙利亚不仅可以迫使沙特加大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援助力度从而因财政压力改变“保产压价争市场”的政策,还可以增强伊朗支持巴沙尔政权的信心从而使因“伊核问题”解决而重现国际能源市场上的对手竞争力下降,让中东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推升国际油气价格,解俄燃眉之急。事实上,俄罗斯从1500公里外的里海发射巡航导弹就有这种考虑。因为里海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沿岸几个国家都是重要的油气生产和出口国,这一行动足以引发国际石油市场的担忧并一定程度抬升油价。此外,出兵叙利亚、抗击美国和北约的“豪气”还可以使俄国民众斗志昂扬并进一步提升领导人的支持率,从而缓解俄国内因经济衰退、民生保障下降带来的社会和政治压力。
总之,俄罗斯此次行动既不是要帮助阿萨德全面“收拾旧河山”,也并非要荡平“伊斯兰国”,更不是与美国和北约“血拼到底”从而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其实质是有进有退、软硬结合、一箭多雕、以斗争求妥协的精细算计。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9个回答

冯玉军 2015-11-0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6个回答

有道2015-10-14

请问俄罗斯为什么不大力发展远东和中俄边贸?

冯玉军 2015-11-0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联合行动最终会剿灭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吗?

冯玉军 2015-11-01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7

这是一个好问题。偏见是在事实依据不足的情况下所作出的预判。然而,这种分类是错误的,带有敌意的。
奥尔波特指出,与事实依据相印证的分类标签往往会得到选择性的认可,而与分类标签相悖的事实依据则会遭遇大部分人的抵触。在面对互为矛盾的事实与分类时,坚持预判的心理机制即允许特例的出现。奥尔波特在书中给出的例子是我们能耳熟能详的一种表达,即,“的确有些黑人也是好人, 但是......”,或是,“我有一些好朋友是犹太人,但是......”这种转折的句式所表达的前半部分语义似 乎是一种消除敌意的机制,但是在通过剔除一些正面个例后,针对此类别之下其他事例的态度依旧是负 面的。简而言之,相悖的事实依据无法改变错误的泛化,人们虽然认可这一事实,但却在分类过程中将 其排除在外,这也被称为“二次防御”。此外,奥尔波特还在书中提及了一个有趣的例子:
当一名对黑人持有强烈偏见的人,在面对有利于黑人的事实依据时,他往往会将婚姻问题作为挡箭牌与诡辩的 理由:“你希望你的妹妹和黑人结婚吗?”一旦对方回答:“不,”或在回答过程中产生犹豫,偏见的持有者就会 说,“看到了吧,黑人和我们生来不同,有些事对黑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或者,“我就说吧,黑人本性难移, 令人厌恶。”
可以说,错误的分类并非造成偏见的绝对因素,但是,人们总是自以为有充分的理由维持自身的预 判,继而导致了偏见。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预判往往受到社会环境、社交网络的影响与支持,因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会对此加以考量。
造成的偏见的另一要素是敌意。奥尔波特认为,这种敌意恰恰来自于偏爱——一种自身价值系统的 维护。斯宾诺莎将“出于爱的偏见(love-prejudice)”定义为“被爱蒙蔽了双眼”。正如古人有云:情人眼 里出西施。在热恋中的情侣眼中,对方的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与此相似,对信仰、组织、国家的爱也 会使人们“蒙蔽双眼”。
此类积极的依附关系对我们的生活至关重要。年幼的孩子不能离开监护人独自生活。他必须先通过 某人或某事学会爱,并认识自我,才能够学会憎恨。而在他分辨对其价值体系的威胁之前,他是被亲情 与友情所围绕的。正是出于对此的珍爱——同时也是个人生存的基础,人们倾向于受到对个人价值体系 袒护的驱使,而做出毫无依据的预判,对可能会威胁到我们价值体系的人和事物进行贬低(或主动攻击), 以抬高自身的价值取向。这种预判是非理性的,而基于偏见问题的复杂性,奥尔波特并未就其与大脑分 类活动之后的理性预判进行详尽的区分,事实上,这一问题依旧是目前该领域中所需探讨的问题之一。
仇恨偏见是基于错误预判与敌意加强后的二次发展,其所反映的事实背后通常是积极正面的价值体 系。西弗洛伊德曾就此这样表述:“在对陌生人不加掩饰的厌恶与反感之中,我们意识到,这其实是对 自己的爱的表达,是一种自恋。”可以说,是爱的偏见(偏爱)引来了仇恨的偏见(歧视)。

54

这位网友客气啦!您这个不是问的偏门儿,而是问得好啊!做埃及学一方面要了解上层文化,一方面也要研究平头百姓。所以说您能问出这些问题正说明您是行家!那么咱们还是这个问吧的老规矩,把您问的这些问题掰开来揉碎了来解答。
咱们先来说说老百姓是怎么看自己脑袋顶儿上的王权的。实话说,我们的材料是非常有限的。为什么呢?因为一般只有文献能让我们参透一个古人到底怎么想的。而在古埃及识文断字儿的仅仅占这个社会的百分之一。而在这些会写字儿的人中,很多都是书隶、僧侣和官员,都是指望国王的统治吃饭的,因此即使在文字里头也很少会对法老有什么不满,反而是炫耀法老洪恩,给他们什么恩典了,各种“凡学”各种吹。老百姓都是不太会写字儿的,因此他们的想法和他们如何称呼法老都没有留下来。即使记录下来一般也是pr-aA(大房子)hm=f(陛下), nb tAwy(两地之王)等书面中常用的词汇,这些词儿对于您这样的行家,应该都比较熟悉了。不过您说得没错,的确是留下了针对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有点少儿不宜的涂鸦。所以从这件事儿可以见得,虽然我们无法知晓他们的说法,但是能观察他们的行为和他们传唱的故事来看他们的态度。不得不说,埃及人和世界其他民族是一样的,对谁是好法老谁是坏法老,心里头跟明镜儿似的。举两个例子。一是第18王朝的阿蒙霍特普一世和他的母亲雅赫摩斯-奈芙尔塔丽。这两位是非常受到德尔-麦地那这个地方的人爱戴的。德尔-麦地那这个地界儿是为新王国王室修筑陵寝的工匠村,我们对于平头百姓的了解很多都来自这里。这儿的百姓估计是太喜欢这位法老了,把他们娘俩干脆供奉为神明,以至于崇拜到了300年后的拉美西斯二世时期依然没有停止。甚至“生长季”第三个月,一年里头的第七个月都是叫“阿蒙霍特普”,保留到了科普特语中。这可了不得了,快赶上命名七月和八月的凯撒和屋大维了。有学者认为,阿蒙霍特普一世娘俩很可能是创建了这个村子,所以村民历代把他们供着。也有人说是娘俩象征的王朝的开始,或是感念他们在底比斯一代大兴土木,因此奉为神明。可见老百姓对于为自己带来繁荣和饭碗的阿蒙霍特普娘俩是非常崇敬的。那么另一个例子就是坏法老了。胡夫就是代表了。胡夫修筑了最大的金字塔,我们今天还能看到,按理说也算是名垂青史。但是好像老百姓并不是很待见胡夫。何以见得呢?传到今天的故事《魔术师的故事》里头就把胡夫写得倍儿坏。召见魔术师结提,憋着想从老爷子那里套出来神庙里头图特隐秘的祠堂的事儿。见到魔术师之后就非说看表演,说:唉?结提老爷子您不是会魔法吗,咱们把一个囚犯斩了,您把脑袋给我接上看看啊?结提老先生赶紧回绝:启禀皇上,咱还是换个鹅吧,请皇上龙意添裁。从这个故事里,有的学者就说,胡夫可能修建金字塔时给当时的人带来了很大的负担,以至于会留下这样的故事和暴君的印象。的确,这些学者说的在理。因为即使到了希罗多德的年代,胡夫的名声依然是美好哪里去,甚至有传言说他为了筹措大兴土木的钱,让自己的女儿去从事一些“第三产业”。估计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是不太喜欢他。暗戳戳地在口耳相传的故事里损他。这就像我们的大鼓书和评书里头,每每唱到桀、纣咬牙切齿是一样的。
对于宫廷礼仪,埃及人不象咱们的老祖先,为我们留下了记述礼仪、官职和朝政的浩瀚史书。民间也没有留下“手捧朝珠,低头看二纽儿,迈方步,亮靴底儿,一步三摇”的故事。所以要靠我们去从零星的史料来找。比如,古王国时期有一个人叫Ptahshepses,这个人留下了一个很巨大的假门,上面刻了自己一生比较“凡学”的事儿。这个人是跟王宫里头的王子们长大的,然后呢,娶了公主,当了驸马爷,这他都写到墓里是很正常的。但是有一句内容很奇怪,他说,法老对我很满意,所以我可以亲吻他的双脚,而不是地。从这段话我们能知道两件事儿,一,见法老,至少在古王国,照理是要匍匐贴地,亲吻法老脚下的地面的。二,不让亲地面,改亲脚,那就是黄恩浩荡,御赐黄马褂儿的荣耀了,可见宫廷礼仪之森严。那么外国人呢?我们也是从图像和史料里头来推测。图像里的外国人,来到埃及一般要么是被五花大绑着,要么就是牵着珍奇异兽,土特产品,客客气气地哈着腰来进贡。至于他们自己的礼节是不是在埃及也用了,很难判断。不过通过阿玛尔那书信,我们至少能看到外国君主对法老还是很客气的,信里会相互称兄道弟,问候家人,甚至连战车宫殿也要问候问候,可见外交礼仪还是很对等的。不过呢,也有抱怨的。中亚述帝国派出的使节来见阿肯那吞,结果呢,这位宗教改革的先锋法老让人家外国人也随着他跟大太阳底下暴晒着。估计使者也是被晒得够呛,觉得法老是故意整他,这个事儿就成了外交抱怨。可是对于法老来说,这是在邀请他以法老的方式崇拜太阳啊。所以从这件小事也能看出,外国人来到埃及,实际上也是遭遇礼节上的文化冲击的。
限于篇幅和材料,我只能初步为您解答到这里。一会儿还要解答您的关于埃及文保质量的问题。希望这个回答能让您这位行家满意呀。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