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捷
经济学博士

我是经济学者梁捷,如何从经济学视角看待贫困和福利,问我吧!

近日,执教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安格斯·迪顿摘得了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所研究的正是福利与贫困。在这个贫富分化差距拉大的时代,如何对待贫困问题,社会保障应该怎么做?
我是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澳洲莫纳什大学博士后,现任教于上海财大,主要研究福利问题以及发展经济学。如何从经济学视角看待贫困和福利,愿意在这里和大家讨论分享。
258
思想 2015-10-16 已关闭提问
114个回复 共32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梁捷 2016-09-13

借这个问题回答一下许多人关心的问题。
1.贫困线是一个不太准确的概念。就像我们能否划一条健康线、文化线,线下的人不健康,没文化?同样道理,贫困线是一个必须非常谨慎的概念。我们经常会使用贫困线来帮助找到贫困人群,这本身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工作(和找到不健康的人,没文化的人等一样地困难),而贫困线本身是一个有着严重缺陷的工具。
2. 世界银行公布过1美元、1.25美元和2美元的贫困线,这是参照世界最贫困10个国家的情况得出的,主要便于国际比较,《世界发展报告》不是特别权威严肃的学术研究。不妨请你思考这个问题,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仍在变动中,最近一年多已经贬值10%,你说的1美元贫困线要不要变动?
3. 退一步,我们用购买力平价来算,虽然购买力平价也有严重偏差。我们能否用北上广的麦当劳指数、星巴克指数来折算西部情况?显然两者存在严重偏差,穷人生活也只与粮食价格有关(因为一些研究证明中国穷人的恩格尔系数可能高达85%)。
4. 中国自1984年以来多次公布贫困线,这必然要随着物价(粮价,假定穷人食物结构不发生变化的话)波动,要随着评价标准波动,还要随着统计方法而波动。而且往往不是一条贫困线,而是几条。因为贫困线的最终目的是帮助我们找到穷人。
5. 城市和农村的贫困衡量标准显然不应该一样,城市的贫困标准可能要比农村高50%,当然这又涉及城市之间的差别,以及城乡和城市之间流动的问题。
6. 中国的贫困现象往往是以家户为单位,用人数来衡量往往并不是一个好的衡量。而家户的主要特点是,规模差异较大。一户可能有1人,也可能有10人。
7. 贫困与制度因素、政策因素高度相关,与天气收成也密切相关,这个不多说了。
8. 贫困当然与收入分配有密切关系。但怎么表达“收入分配差距”,又是一个三天三夜说不完的话题。不要说全国了,就说一个村子,城里的一个街坊,多少家庭掌握了多少财富,什么样的财富,你想想怎么计算?
9. 相关专家往往用很多复杂指标、指数来确定穷人,而不是简单的贫困。这个领域仍在发展,许多技术问题仍有待解决。
10. 你说的数据都靠不住。得到可靠数据,比大众设想的困难得多。按照一些经济哲学家的看法,我们永远不可能得到所有必须的数据。
这是一个简单回复。我知道读者都喜欢简明答案,但在贫困问题上,我只想回答说,不存在一个简明答案。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我们老百姓怎样才能减轻经济下行的压力,对我们生活造成的压力?

梁捷 2016-09-1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中国2016年贫困人口有多少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