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捷
经济学博士

我是经济学者梁捷,如何从经济学视角看待贫困和福利,问我吧!

近日,执教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安格斯·迪顿摘得了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所研究的正是福利与贫困。在这个贫富分化差距拉大的时代,如何对待贫困问题,社会保障应该怎么做?
我是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澳洲莫纳什大学博士后,现任教于上海财大,主要研究福利问题以及发展经济学。如何从经济学视角看待贫困和福利,愿意在这里和大家讨论分享。
258
思想 2015-10-16 已关闭提问
114个回复 共32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梁捷 2016-09-13

借这个问题回答一下许多人关心的问题。
1.贫困线是一个不太准确的概念。就像我们能否划一条健康线、文化线,线下的人不健康,没文化?同样道理,贫困线是一个必须非常谨慎的概念。我们经常会使用贫困线来帮助找到贫困人群,这本身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工作(和找到不健康的人,没文化的人等一样地困难),而贫困线本身是一个有着严重缺陷的工具。
2. 世界银行公布过1美元、1.25美元和2美元的贫困线,这是参照世界最贫困10个国家的情况得出的,主要便于国际比较,《世界发展报告》不是特别权威严肃的学术研究。不妨请你思考这个问题,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仍在变动中,最近一年多已经贬值10%,你说的1美元贫困线要不要变动?
3. 退一步,我们用购买力平价来算,虽然购买力平价也有严重偏差。我们能否用北上广的麦当劳指数、星巴克指数来折算西部情况?显然两者存在严重偏差,穷人生活也只与粮食价格有关(因为一些研究证明中国穷人的恩格尔系数可能高达85%)。
4. 中国自1984年以来多次公布贫困线,这必然要随着物价(粮价,假定穷人食物结构不发生变化的话)波动,要随着评价标准波动,还要随着统计方法而波动。而且往往不是一条贫困线,而是几条。因为贫困线的最终目的是帮助我们找到穷人。
5. 城市和农村的贫困衡量标准显然不应该一样,城市的贫困标准可能要比农村高50%,当然这又涉及城市之间的差别,以及城乡和城市之间流动的问题。
6. 中国的贫困现象往往是以家户为单位,用人数来衡量往往并不是一个好的衡量。而家户的主要特点是,规模差异较大。一户可能有1人,也可能有10人。
7. 贫困与制度因素、政策因素高度相关,与天气收成也密切相关,这个不多说了。
8. 贫困当然与收入分配有密切关系。但怎么表达“收入分配差距”,又是一个三天三夜说不完的话题。不要说全国了,就说一个村子,城里的一个街坊,多少家庭掌握了多少财富,什么样的财富,你想想怎么计算?
9. 相关专家往往用很多复杂指标、指数来确定穷人,而不是简单的贫困。这个领域仍在发展,许多技术问题仍有待解决。
10. 你说的数据都靠不住。得到可靠数据,比大众设想的困难得多。按照一些经济哲学家的看法,我们永远不可能得到所有必须的数据。
这是一个简单回复。我知道读者都喜欢简明答案,但在贫困问题上,我只想回答说,不存在一个简明答案。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我们老百姓怎样才能减轻经济下行的压力,对我们生活造成的压力?

梁捷 2016-09-1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中国2016年贫困人口有多少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日本没有“戏曲电影(戏曲片)”这种“电影类型”。
然而,日本传统的演剧,如“歌舞伎”、“人形净瑠璃”、“能”等,都类似于我国的古典戏曲。如果您所说的“类似我国的戏曲电影”是指把这类“演剧”拍成的影片,那么这类电影在日本电影史上曾经有过。不过,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一档名为《电影歌舞伎》的系列影片还比较活跃;它打出“在电影院里看歌舞伎”的口号,刻意强调“舞台”的临场感,用高清晰的摄像机拍摄舞台上演出的歌舞伎,然后进行放映。每月都有新剧上映,且往往是歌舞伎的大腕或明星担纲主演。日本人欣赏传统的演剧习惯于去专用的剧场,比如京都的“南座”。所以,此举明显迎合了观众的欣赏习惯。不过,反过来也说明传统演剧的观赏人群有着一定的范围指向,并不像普通电影那样,受众广泛。
从电影史的角度讲,如今看似萧条的日本这类“戏曲电影”,其实曾经有过一段辉煌耀眼的过去。比如,现存最早的电影《红叶狩》(1899年),就是一部“戏曲电影”。该片由当时的歌舞伎世家传人市川团十郎和尾上菊五郎一起演出,是一部传统剧目。还有,在日本电影诞生的初期,曾借用歌舞伎的演员、服饰、妆容、动作、台词、故事情节等,创造出了日本独有的电影类型——时代剧电影,早期还称做剑戟电影(チャンバラ映画)。这类影片虽脱胎于“传统戏曲”,但并非完全照搬,可算做是“类似戏曲电影”吧。这类电影在上世纪20~40年代曾风靡一时,广受民众的喜爱。当年,歌舞伎演员出身的尾上松之助,更是凭着主演了众多这类影片,成为名垂影史的大明星。
时代剧电影发展至今,作为一种影片的类型,已经非常独立和成熟(武士电影基本上属于此类型),已不再适合冠以“类似戏曲电影”的名头。不过,我们从现在的时代剧电影中依然可以看到传统演剧的影响。比如传统演剧的故事题材被直接或间接地用到电影中,演剧世家传人出演时代剧电影等;这种情况很常见。
因此,从日本电影发展史的角度讲,“传统戏曲”演剧对日本电影的影响,其实是非常深远的,其中时代剧电影所受到的影响最大。不过,在其他类型的电影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演剧的某些元素的存在。甚至在今天改编自漫画和电视动画片的电影(真人版,动漫版),都会在片名之前冠以“剧场版”字样。这些都可视为演剧(戏曲)的印记。
与日本相比,在今天的国内电影市场上,可以说中国的戏曲电影仍占有一席之地。其实从中国电影史的发展看,戏曲电影作为电影类型的一种,自诞生起,一直是一个重要类型。新中国制作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一部戏曲片。这类戏曲片,一直以来活跃于中国的电影舞台,为观众所喜闻乐见。如果回到电影诞生的那一刻,我们会发现,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1905年),即是一部戏曲电影,内容是著名京剧老生谭鑫培的表演片段。上世纪20年代,被认为是中国“武侠电影”开山之作的《火烧红莲寺》,显然脱胎于传统戏曲,之后的武打类电影也受到传统戏曲的影响。50年代以传统题材为主的作品如《红楼梦》《天仙配》等,家喻户晓;60~70年代京剧革命 样板戏,也令人难忘;80年代传统题材重放光彩,《白蛇传》等戏曲片,深受观众喜爱;最近又有《江姐》《春闺梦》等新影片上映。因此,这些众多优秀的“戏曲电影”,丰富了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也使得这类影片成为中国独有的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很值得深入研究。
总之,在今天看来,中日两国的“戏曲电影”虽然存在着“云泥之别”的情况,然而,在草创时期,曾经有着极其相似的开端,即以“戏曲”作为开端的事实。而且,在电影发展的最初时期,在武打类电影与传统戏曲的关系方面,中日两国电影也有着相似的情形。
话题涉及到中国的戏曲片,就有些收不住话头了。此刻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是一个在新中国戏曲片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戏迷”,怀念起那段观看戏曲片的美好岁月了(笑)。以上所介绍的,有些成为常识了,供您参考吧。
关于是否看重奥斯卡奖的问题,如果就媒体宣传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日本“非常重视”。每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都会有专门的电视频道直播,很多电视台会在新闻节目中予以介绍,各大媒体都会或多或少地登载消息报道。如果有日本电影人得奖,当然会加大报道的规模和力度。在这一点上,日本与中国的情况相同。这也会产生商业效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