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
财经专栏作家

我长期研究宏观经济,今年中国前三季度GDP跌破7%意味着什么,问我吧!

我是金融从业者张涛,财经专栏作家,在财新网、东方早报开有专栏“简容论经”,长期研究宏观经济。2015年三季度中国GDP增速六年来首次跌破7%,但高于此前市场预期。应该怎么看待中国的宏观经济,其前景如何?政府应该采取什么政策?投资和产业是否还有机会?我愿意在此与大家分享我的观点。
95
商界 2015-10-22 已关闭提问
71个回复 共12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张涛 2015-10-26

提三条建议:
  降准,大幅降准,尽快盘活商业银行的低收益资产
  按照中国过去的经验数据,在经济回升之前,首先是资金需求的回升(从2013年9月份开始,中国的资金需求增速一路下滑至今),这就要求中国长期利率必须出现明显下降,以10年国债收益率为例,需要从目前的3.4%降至2.8%-2.9%。怎样才能实现这一条件呢?需要大幅降准。因为目前18%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大体冻结了商业银行22万亿的资产,这部分资产只能给商业银行带来1.62%的收益,如此低的收益率已经不能覆盖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商业银行只能通过提高其他资产的收益率来对冲。现在经济回升需要商业银行降低实体的融资成本,就必须将商业银行存放在央行的这部分低收益率资产盘活(存款准备金资产),进而使得商业银行在不影响自身利益的时候,有动力把给实体的融资利率降下来。
  减税,全面减税,补充实体经济的盈利空间
  由于我国仍然是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结构,相应税收增速与物价走势高度相关,虽然目前我国的宏观税负在20%左右,但税收增速却持续下降至个位数水平,已经处于典型的“高税负、低增长”的财政收入阶段,因此依然固守宏观税负不降显然既无助于政府收入的增长,更无助于微观经济层面的恢复,例如,最新公布的前7个月的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下降1%,降幅比1-6月份扩大0.3个百分点。继续通过全面减税,来补充实体经济的盈利空间,同时也能对于税基的涵养产生积极的作用。
  利用G20会议轮值主席的有利时机,倡导流动性支持国际协调机制的恢复
  2010年以来,G20协调机制的弱化,直接导致了全球的财政紧缩,反映到中国内部就出现了货币和财政政策目标不完全一致的局面,反而强化了去杠杆下的货币政策紧缩和重构国家治理能力能下的财政紧缩,而在双紧缩之下出现的经济异常下行被误认为是经济新常态无法避免的误识,以至于借助简政放权的途径启动私人投资的策略收效甚微。2016年,G20的第11次峰会将在中国杭州召开,届时中国将是轮值主席,相应给中国提供了难得有利时机,如果中国能够将人民币国际化和新兴市场国家流动性互助机制结合起来,形成新的共识,那么不仅对于中国自身,对于全球经济而言也将是大好事。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Redback2015-10-24

关于郎咸平教授声称中国制造业撑不过2015年,您有什么看法?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V2015-10-26

您对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有何评价?

张涛 2015-10-2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张老师您觉得国家干预经济的行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