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锦辉

我是“中国杯帆船赛”顾问罗锦辉,关于这项赛事及帆船驾驶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香港无线电视台的编剧罗锦辉,也是“中国杯帆船赛”顾问。我曾在台湾读新闻系,与马英九有一段师生缘。1979年加入无线电视台,编剧的作品有电影《月黑风高》《飞越迷情》《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等;我也在《东周刊》做过记者。
我现在已淡出影视一线,2007年受邀担任“中国杯帆船赛”的特别顾问。2015年“中国杯帆船赛”10月30日开赛,来自36个国家和地区的111支精锐船队展开激烈的海上角逐。从新船怎么停泊、台风来了怎么照顾、怎么把船改成需要的样式,到向国外船员介绍当地的水域和气候、保障他们的安全,都是我们的工作。早晨6点到码头,半夜2点回家,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我把所有的周末都投在了深圳浪骑游艇会。
“我是香港唯一一个懂得写帆船比赛的记者,也是第一个有帆船的编剧。”关于如何驾驶帆船、参加帆船比赛,以及我参加帆船运动背后的故事,欢迎提问。
34
运动 2015-10-30 已关闭提问
27个回复 共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Gribbon2015-11-07

你们平时都在哪里练?海南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您这个问题很好,这样的发现往往会有新的发现。有的时候是从未见过的物质文化,有的时候则是能丰富我们之前对埃及文化的理解。可惜的是,目前出来的信息还是很少的:除了埃及官宣外,各大媒体对这次发现的报道都还是非常笼统的,要想知道具体有没有全新的发现,我们还是要耐心等待考古发掘报告。不过仅仅从新闻中的信息,我们就已经能看出有哪些可能的新东西了。首先是木棺,虽然我们已经发现过了大量的木棺了,但是我们对木棺的了解还是有很多空白的。比如对于第26王朝到托勒密王朝的木棺,学界知道的还是很有限,因为埃及学家之前更重视新王国和新王国晚期的木棺(那个时候是古埃及棺发展的高峰,非常漂亮)。这次的发掘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前所未见的风格,但是这次的发现会提供大量的数据,让我们能更好地和已有的发现做对比,强化我们对这一时期木棺整体风格的认识。而且更可贵的是,这次的木棺是有出处的。换句话说,我们知道是在萨卡拉地区发现的。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孟菲斯地区木棺的具体风格,这样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看看之前发掘的,不知道是什么具体年代和地区的棺,是不是和这些棺相吻合,从而解决断代的问题。当然啦,发现了木棺就有可能会发现这个地区的木棺作坊,为我们了解这个地区的经济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其次就是棺材里头的木乃伊了,这次完全是没有打开过的,非常可贵,说不定会有新发现。一来是对这些完整的木乃伊做分析,我们对晚期木乃伊的制作方法可能有更好的认识。二来更可贵的是木乃伊本身是人类遗骸,保留了很多埃及人生前的信息,其中最有意义的可能就是古代疾病了。也许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我们现代社会面临的疾病在古代是什么样,埃及人是如何应对的。这个对医学史会有很好的贡献。另外我们通过对骨骼和组织的分析还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些人的生存状况,更好地了解这些彩棺背后的主人到底是不是贵族,他们到底是不是有锦衣玉食的生活。有时候答案会是很惊人的。
感谢您紧贴学术前沿的提问,希望您继续关注这次的重大发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