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海泉
歌手

我是羽泉组合的海泉,关于音乐、演唱会、明星跨界投资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羽泉组合里的“炮哥”胡海泉。1999年,羽泉推出首张专辑《最美》,销量即破百万。在大部分唱片公司还在感叹着 “唱片已死”时,我们便开始尝试将音乐与产品相结合, 2013年的第九张原创专辑《再生》,我们摒弃了CD光盘,转为以U盘为载体。而第十张专辑《敢爱》,更是将音乐与充电宝、蓝牙音箱、耳机、红酒等数十种不同类型的硬件产品进行嫁接,消费者在购买硬件的同时扫描产品上的二维码,就可以下载专辑歌曲,这一系列的举动都开创了内地唱片业之先河。
2015年11月18日,我们即将发行自己的第十一张专辑《不服》,这张专辑同样也不会以实体唱片的形式发布,12月的圣诞演唱会也会在线上线下同时进行。
虽然如今明星投资早已屡见不鲜,但对于我个人来说,投资并不仅限于文化产业,还涉及到很多其他领域,如游戏、可穿戴、移动互联网等。2014年12月,我跨界主持了央视财经频道打造的大型青年创业励志节目《创业英雄汇》,陪伴中国青春派开启创业人生。
我是“炮哥”,我是海泉,关于音乐、关于演唱会、关于明星跨界投资的问题,都来问我吧!
91
明星 2015-11-11 已关闭提问
9个回复 共6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Mao2015-11-11

最近有什么好歌吗?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