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朝宁

我致力于先秦儒家思想研究,关于《论语》的那些人和事儿,问我吧!

我是卞朝宁,江苏如东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师从南京大学历史系刘毓璜先生攻读先秦思想史专业研究生,毕业后近三十年间一直致力于先秦儒家思想研究。近期连续推出《论语》研究系列学术著作——《〈论语〉人物评传》、《〈论语〉事件评述》,《〈论语〉言论评析》也将于2017年出版。
《论语》本是儒家传道的核心经典,经过二千多年层层累积,相关学术著作汗牛充栋,卓见时出,然研究者大多从政治、经济、文化、哲学、伦理、训诂等角度切入,因此许多观点难免脱离历史实际,牵强附会。近年来随着“国学”不断升温,《论语》又称为大众热议的话题,“滔滔者天下皆是也”,各种五花八门的“新解”、“心得”在商业消费中荒腔走板、偏离正道。关于《论语》的那些人和事儿,欢迎来和我交流。
174
思想 2016-04-20 已关闭提问
107个回复 共11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您认为儒家思想对我们民族最大的负面影响是什么?

卞朝宁 2016-04-2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卞朝宁 2016-04-20

你的这个问题非常好!
清人王夫之曾说,春秋战国时期是“古今一大变革之会”,当时社会急剧动荡,旧的统治秩序遭到破坏,新的统治秩序尚未建立,于是许多像孔子一样有理想抱负的政治家、思想家为了拯救颓世,纷纷提出各自的救世主张,形成了百家争鸣的生动局面。
就社会表象来看,似乎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与孔子所处的春秋末年有许多相似之处:由于社会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等领域发生巨变,造成人们思想混乱,缺乏信仰,人心浮躁,急功近利,道德水准下降,价值观念发生偏差等等。但是我们这个时代为什么没有像春秋战国时期那样出现孔子、老子那样伟大的思想家和百家争鸣的生动局面呢?我个人认为目前社会仍处于变革之中,各种思想观点或政治主张都需要经历实践的检验和理论的积累,这是一个非常漫长曲折的过程。当然思想和学术氛围还不够开放和宽容也是一个外部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
历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同样,具有历史高度的思想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春秋战国时期延续了四五百年的变革动荡,而我国现行的改革才进行了四十年,没有历史的积淀,怎么能形成伟大的思想?所以我相信我国经历了深刻的变革之后,经过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思想的激烈碰撞之后,尤其是我国的改革实践取得了成熟的经验之后,一定会产生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的政治家和思想家。
假以时日,拭目以待吧!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0个回答

治洋2016-04-21

请问,怎么理解,唯女子与小人难养?

卞朝宁 2016-04-21

在《论语》全书中,论及女性的言论很少,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与“孝”有关的“父母”。孔子是极其推崇孝道的,他本人三岁丧父,孤儿寡母相依为命,由贫贱而至圣贤,其间无不浸润着母爱及母教的伟大力量,因此他把“孝”作为构建其“仁”学思想体系的重要范畴和核心内容,他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1•2)。孔子在谈及“孝”时大多是父母并列的,并没有区分男女:“父母唯其疾之忧”(2•6)。“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4•19)。“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4•21)。此外,孔子在设计大同世界时也说:“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礼记•礼运》。他认为,真正的理想社会应该是男女老幼各得其所,人人都应该受到平等的待遇和尊重。对于那些在历史上做出重要贡献的伟大女性,孔子也给予她们极高的评价和赞誉,《论语•泰伯》中说:“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孔子这里所说的“妇人”,一说是文王夫人太姒,号曰文母,一说是武王夫人成王之母邑姜。九个男人治外,一个女人主内,内外协调才成就了周王朝的大业。其实孔子这段话里还隐含了一层更深的含义,当初周族已经取得了“三分天下有其二”的优势,但仍然隐而不发,“以服事殷”,这完全是女子的阴柔之术,倡导者必定是“乱臣十人”中的“妇人”,所以孔子盛赞“周之德”为“至德”——阴阳兼备,十全十美。由此可见,在孔子的妇女观中并没有轻蔑或歧视妇女的成分。
二、与嫁娶有关的女子。在中国古代观念中,天地、阴阳、男女都是自然界的始基,两者和谐则是最高境界。为了维持夫妻间的和谐,儒家伦理规范对女子提出了“贤”的要求,即子夏所说的“贤贤易色”(1•7),重品行而不重容貌。品行贤淑的女子当然要许配给有德之君,这样才能琴瑟和谐,相得益彰,孔子非常看重这一点,所以他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了勇于为真理献身的公冶长。“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5•1)又把自己的侄女许配给了德行高尚、治乱两适的南容。“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5•2)。在孔子看来,并不是所有女子都是“难养”的,好女子嫁给了好男子,家庭和睦,夫和妻柔,这是符合儒家的道德规范的,也是有利于维护和谐的社会秩序的。
三、卫灵公宠妾南子。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南子“美而淫”,行为轻佻放荡,深得卫灵公宠信。孔子客居卫国时曾私下会见过南子,当时“子见南子”完全陷入了“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的两难境地,孔子勉为其难,结果却受到学生子路等人的质疑,逼得老夫子发出“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的毒誓。还有一次,卫灵公与南子邀孔子同车出行,他们让他坐在“次乘”的位置上招摇过市,让孔子脸面丢尽,当时他就发牢骚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此语在《论语》的《子罕》、《卫灵公》等篇中亦载)。不久,孔子就以此为丑而离开卫国。由此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断,孔子这里所说的“女子与小人”是特指卫灵公身边的佞臣(雍渠等)和南子,而非泛指所有的妇女。春秋时期,君王因宠信身边佞臣女色而亡国丧命的事例很多,比如雄才大略的齐桓公因“好内”,姬妾太多,诸子争立,加上宠信“小人”——厨师易牙和宦官竖刁,结果不但自己病重时被活活饿死,死后还祸及子孙,引起一场宫廷内乱(见《史记•齐太公世家》)。孔子对于这些历史悲剧是有着深刻理解的,所以当他看到卫灵公的所作所为时,必然与先哲管子发出同样的感慨道:“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再说一遍,孔子这段话是特指,而不是泛指。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7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