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迪
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博士

我是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博士,关于医患关系、医改等问题,聊聊吧!

我是张迪,毕业于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现任北京协和医学院人文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新兴技术和卫生政策的伦理学研究。
曾参与的研究项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伦理问题研究、人与动物混合机体的哲学和伦理学研究、公民逝世后人体器官捐赠伦理问题研究、人体器官分配的伦理学研究等。参与编写的书籍:《医学伦理学》(第二版,高教出版社),《中华医学百科全书》部分条目的撰写。
我所关注的话题包括:安乐死、代孕、基因检测、设计婴儿、克隆人、器官捐献、稀有医疗分配以及医患关系、医疗改革等,欢迎大家就这些话题来和我交流。
317
焦点 2016-05-1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70个回复 共37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张迪 2018-03-10

您说的这个问题非常好。现在我们批判的这些现象背后是很多因素促成的。在经济上我们用30多年走完了发达国家100多年走的路,但以此同时我们的人文社会科学,人文素养并没有跟上。我们对医疗医院医生的过多干预和人为调控,以及整个社会从家庭到学校再到机构确实人文教育,导致整个社会将逐利作为机构和个体的首要目标。这导致一段时间内药品价格虚高,医务人员阳关收入微薄,公立医院资源垄断等等,最终呈现出来的就是您所说的这些现象。关于医生对患者的态度,我想绝大多数医务人员不是认为患者好欺负,都是希望解决患者的健康问题。但正如之前所说的,有几大因素导致医生的态度并没有达到患者的预期,甚至我们认为是对患者的不尊重,这包括了目前公立医院对医疗资源的垄断(私立医院服务好,但你一定不放心他们的技术,目前技术好的医生和团队还仍旧在公立医院,竞争上两者是不平等的),医生的阳光收入(这当然与垄断相关,也和医院的管理体制有关),还有就是从出生的死亡全过程的人文教育缺失(这是潜移默化的,不像经济一样立竿见影看得见摸得着,不直接产生经济效益,而经济效益是我们当下最关心的)如果有更多的好医院和医生可供患者选择,例如医生真正做到自由执业,有了竞争,他们就更关注人文,关注如何多待患者。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