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翠容
战地记者

我是战地记者张翠容,全球战乱地区的采访见闻,问我吧!

我是香港战地记者张翠容,自1999年起,我独立在中东、非洲、巴尔干半岛、中亚、东南亚、拉丁美洲等动荡之地采访,报道当地时局和政治纷争。我觉得,现场对记者而言是最宝贵的,有机会到事发现场,就要抛弃偏见和意识形态预设,去了解当地人真正的故事。
行走在战争前线,我觉得,恐怖主义的根源不是种族冲突,也不是信仰差异,而是利益分配不均,所以,有公义才有真正的和平。对于全球战乱地区的疑问,欢迎提出,我将尽力作答。
98
目击 2016-07-29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23个回复 共13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kanmoer2016-07-29

战地记者很危险吧,你选择采访的目标的标准是什么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你们在战争时随军在前线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戰地記者在前線報道的過程中最大的阻礙是什麼?

张翠容 2016-07-3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1

是的。
丝绸之路开通后最先传入中土的农作物就是葡萄。“葡萄”,为希腊文“batrus”之译音。在我国史书《史记》中写作“蒲陶”,《汉书》写作“蒲桃”,从《后汉书》起见到“蒲萄”,后来才逐渐使用“葡萄”这一名称。中国古代通称的葡萄属于欧洲葡萄,其原生地是黑海和地中海沿岸一带,最初传至埃及。大约5000-6000年以前,欧洲葡萄在埃及、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南高加索以及中亚细亚等地已开始栽培。
葡萄传入新疆后,由于塔里木盆地周边的气象条件与中、西亚相似,加之绿洲内水、土条件优越,因此得以迅速扩大栽植。中国内地引种葡萄则始于西汉时期。《史记•大宛列传》和《汉书•西域传》都有汉使从西域带回葡萄种的记载。由于葡萄不抗寒、不耐旱,在内地种植比较困难; 葡萄酒还有香美醇浓的特点,也是当时的粮食酒比不上的。曹丕就说,“葡萄酿以为酒,过之流涎咽唾,况亲饮之?”言下之意,那葡萄美酒让人一闻便会流口水,何况亲口饮上一杯!因此,用葡萄所酿之酒也被视为“珍异之物”,只有皇帝及其心腹重臣才能享用。《太平御览》记载,东汉末年扶风有位名叫孟佗的人,不知从哪儿搞了一斛葡萄酒,献给了大太监张让。张让非常高兴,随后便赏给他一个凉州刺史的官。有人推算,当时的“一斛”约等于现在的二十升或四十来瓶。用四十瓶葡萄酒便“换”得个封疆大吏的官职,足见当时葡萄酒的珍贵程度。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