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小王子
华东政法大学新闻系教师

我是专注研究新媒体的新闻传播学博士,关于互联网引发的传播革命,问我吧!

我们赞叹互联网带来的伟大变革,只需要借助一根网线,我们便可链接整个世界,不出户知天下的理想变成现实;当我们开口,我们每一句话都面向着亿万网民,我们惊讶于群体的智慧与围观的力量,我们可以在一夜之间成为聚光灯下的网红。
然而,互联网变革一切的力量也让我们忐忑不安——这种力量体现在来势汹汹的道德绑架中,体现在“谁弱谁有理”的逻辑中,体现在极端言论的大声疾呼中,也体现在随时等待暗示的乌合之众中。尽管,我们是有史以来的信息最富有者,但同时也是最贫困者——我们只关注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进而,我们置身于信息茧房中。
我是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博士、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后,现在担任华东政法大学新闻系教师。如何看待互联网引发的传播革命,如何在浩如烟海的信息浪潮中找回丢失的自我?如何利用互联网寻找自我解放与发展的无限可能?我专注研究新媒体十年,欢迎向我提问。
261
探索 2016-06-22 已关闭提问
51个回复 共14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传播小王子 2016-07-15

实际上,任何一种媒介都在对现实和虚拟世界的界限产生影响,互联网诞生之前的既往媒介,只是在对虚拟现实的建构上略有欠缺。
互联网新媒体对社会现实产生的影响包含在3个维度,分别是:延伸、建构和重构。
所谓的延伸,就是互联网将我们社会现实中可以做的工作和其他从事的事情延伸到虚拟空间中,比如交易、讲课、学习。
所谓的建构,就是互联网建构了现实空间之外的另外一种空间,我们称之为虚拟空间,比如论坛、贴吧和网络游戏。
所谓的重构,就是互联网以社会现实为素材,进行加工之后赋予了其在虚拟空间中的特殊含义,比如一个事件,经互联网全方位呈现之后它是另外一种形式,而不是简单的对社会现实的随机抽样。
互联网对社会现实和虚拟现实之间关系的影响是新闻媒体、少数精英人士和数量庞大的网民借助信息传播技术共同实现的。新闻业只是其中的一种力量。
对于今天的新闻业而言,他们的核心任务依是信息生产,渠道的问题交给互联网公司。
因为互联网所建构的现实中,起决定作用的不是媒体,而是社会大众的观念以及社会大众对自己理性的充分使用。
从现阶段来说,新闻业的责任是尽可能理性客观、公正专业、多角度全面的报道社会现实,同时也要将充分发挥教育的功能——教会我们的网民如何更好地使用互联网。
但我觉得更为重要的是,目前的新闻业应尽快地实现互联网的转型和升级,转型后的传统媒体将放弃大部分自身所拥有的渠道,投入到以互联网为平台的信息生产中,他们在新闻传播产业链条中的一环——信息生产这一个层面发挥作用。

2016-07-03

不知道你们这样专业的博士,存在都有什么意义?

传播小王子 2016-07-03

谢谢你的提问,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
我想,大部分的新闻传播学博士,如果从实用的角度来看的话,他应该做很多研究,解决很多的问题,这些研究和问题应该包括但不限于:发现并解决传播过程中的障碍,对传播的效果进行评估,对传播的策略进行谋划,对经验和案例进行理论梳理,探讨舆论生成与表达机制,研究政策、产品、理念的推广与普及……
我们所想象和期待中的博士应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每日穿梭于图书馆、实验室、书房、学校、企业、乡村、城市的街角、政府的会议室……做大量的阅读、观察、研究、记录、访谈,提出一个个构想,解决一个个问题,然后通过努力,让这个社会的某一个层面变得更好。
但实际状况是,大部分的新闻传播学的博士刚毕业之后都有一个工作岗位叫青年教师或助理研究员,他们被称为青椒。
他们要穿梭于图书馆、书房和教室,既要做研究又要教书。如果将教育比喻一个生物链,这些人处在的生物链的最底层,干最苦逼的活,拿最低的工资——工资待遇甚至不如农民工——此外,还在各种考评、填表以及非升即走的压力下为面包和奶粉而焦虑——成为一个房奴成了一件不敢奢望的事情。
当然,博士之后还有一个境界叫“博士后”,或者“师资博士后”,他们只是临时工,两年,完成不了各种考评的指标就要走人,甚至还不如青椒。
我们花了30年才能机会成为教育食物链的底层。所以,我想,博士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为国家培养下一代人才?为了提升自我?为国家发展服务贡献智力成果?这个问题真难回答。我们用三十年去获得一个资格,然后用一生去解答这个问题。
我想,如果我们将问题简单一些思考,你为什么读博士?那么,我想说,没什么理由,只是觉得自己学的知识太少了,需要提高,想走更多的路,看更多的精彩——当然,这个精彩可能还没看到,它在远方,很远的地方。
这个问题不仅在于“你们这样的博士存在有什么意义”,它同样适用于每一个人,即“每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你能告诉我吗?人活着是为了吃饭、睡觉、生宝宝和赚钱吗?

传播小王子 2016-07-05

在今天,离场介入现象非常普遍——每一个人并不一定是事件的当事人,但却依据各种各样的新闻报道对事件进行点评,同时各种观点和意见更是层出不穷。这反映出的一个现象是,没在环境被我们当成了环境本身,也就是拟态环境的环境化。
这种现象的出现,主要是新闻媒体大量的信息生产和信息传播,以及各种自媒体人的爆料和传播,这其中不乏事件真相的建构,也有不少虚假的、歪曲的或局部的信息。
我们认为,在UGC、OGC、PGC三种信息生产范式下,借助于碎片化的信息发布,通过拼贴的方式也可以建构相对完整丰富的社会现实,这个社会现实会越来越接近于事实的真相。所以我们认为,媒体上各种各样的观点和意见的讨论,有间接的事实依据。而且我们也有理由认为,在今天很难通过掩盖部分真相去误导和操纵舆论。
但我们同样不能否认的是,新闻媒体的呈现和公众碎片化的信息发布都是经过了选择的,即便有6亿多网民都在参与信息的生产和发布,他们所建构的信息仍然只是媒介现实。媒介现实并不等同于社会现实,也不能简单地认为媒介现实是社会现实的抽样,而是对社会现实的一种重构。
所谓的重构是指部分信息是源于社会现实,但还有其他的信息属于公众的想象、期待或者评价,满足了不同人的想象空间。这种重构已经脱离了语境,也脱离了原作者,脱离了原来的事件,被赋予更多的新的含义。
比如说,假设微博上有一两个人讨论传播小王子,那么他们的讨论将会使公众产生一种印象,他是一个人;如果有1000个人来讨论传播小王子,那么公众可能会认为,他是一个研究新闻传播学的青年教师,懂一些新媒体;但是如果有1亿人来讨论,那么公众可能会认为,他是个教新闻传播学的老师,家里有几只狗,有可能头上长着角,背后还长着一对翅膀。
对于新闻媒体而言,强化其专业性,提升其专业素养,注重其专业主义肯定是必须的,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下都应该有这方面的要求。但问题在于,公众的想象和期待在很多时候与媒体报道无关,媒介的报道只是呈现了事件的线索,公众的解读倾向和解读策略才是最关键的。
我们可以想象的是,即便是公众站在具体的新闻事件现场,他们还是有不同的解读策略——他们更倾向于用头脑中的观念来解读社会现实。

传播小王子 2016-07-06

造物者创造了人类,每一个众生都是平等的。它意味着,面对着数以亿计的人说话不是一种特殊人物所专有的权力,而是一种众生平等的权利。自媒体之所以受到追捧,就是因为它实现了这种可能,或者说他并没有实现这种可能但是已经迈出了一大步。
追求自由表达的权利是每一个人的渴望。保罗莱文森提出了几个关于新媒体的理论,其中有两个我觉得特别有启示意义,可能会对预测人类媒介未来发展的走向有一些参考。
首先,是媒介的补偿理论,他认为,任何一种媒介都不是完美无缺的,当它的缺点被充分暴露出来以后,一种能够继承之前媒介优点并且弥补其缺点的新媒介形态就会出现。比如现在的网络直播继承了之前视频和声音兼备的特点,同时呈现的是正在发生中的新闻事件。比如互联网,它继承了广播电视,报纸杂志等一切现有媒介绝大部分的优点,同时又弥补了其选择性低、信息量少、传输速度慢、不便于查找等各种缺点。那我们可以设想一下,现在的媒介有什么缺点呢?
其次,罗莱文森还有一个理论叫人的选择理论,他从生物进化中的自然选择理论延伸出人的选择理论,他认为,生物的进化是自然选择的结果,而媒介的进化则是人类社会选择的结果。这种选择是以人的需求为基点的,我们希望随时随地能跟别人通话,所以就出现了手机;我们希望随时随地能够上网,就出现了移动互联网。只有那些能够迎合人类需求的媒介才能生存下来,并且朝着能够更好的满足人类需求的方向发展。那么,在你看来,你对媒介使用的需求是什么呢?人类社会对媒介的使用需求是什么呢?
接下来,我想还有很多的理论可以来预见我们将来媒介发展的趋势。比如,泛中介化,可以用一个通俗的比喻叫万物皆媒。此外,从媒介发展的趋势来看,它在技术上越来越具有人脑的属性,如果有一天,计算机所具有的强大的计算数据处理能力被开发到一个可以媲美人脑的程度,并且在体积和价格上有足够的优势,他们便可植入人的体内。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传播小王子 2016-07-04

我们理想中的学术氛围不是厚此薄彼而是百家争鸣。但受很多因素的制约,学术研究不可能不出现一些倾向性。
经验功能学派能够发展起来,他根本的因素在于满足了特定群体尤其是精英群体的需求——无论是国家、政党、商业机构还是任何的社会团体组织,他们都有需求并且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经费或政策的支持。所以,经验学派会过得很开心,他们将一句话奉为真理:好好听话,认真赚钱。
相比而言,批判学派就没有那么舒服,在批判学派看来,什么都是那么不顺眼,不是欺骗就是操纵。不能说没有人为他们的研究买单,但可想而知的是,绝对不会有很多人愿意去支持他们的研究,尤其是商业机构和政府部门。
记得很多年前,曾经在美国开过一个国际性的会议,讨论如何加强跨文化的对话和交流,会议得出结论:以美国为代表的少数国家是跨文化传播中最大的障碍。这个会议只举办了第一次就结束了,因为这个学术会议的赞助方就是美国的一些特殊部门(具体记不清了)。
研究什么?怎么研究?为什么做研究?这3个问题不是纯粹的研究者说了算的。假设我给你钱让你帮我做一下研究,你肯定会致力于帮我出谋划策,而不是从根本上否定我的价值,批判我存在的合理性。
结合中国的国情来看,中国处于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所以很多研究所持有的态度是进行对策性的研究,而不是批判性的研究——我想这也是发展传播学所长调的一个侧重点。
相反,那些已经经历过快速发展阶段的国家,他们已经进入了反思期,希望更多的注重个体的价值和个人存在的意义,那么批判学派就有茁壮成长的可能,当然经验学派也会存在,只是此消彼长或分庭抗礼。
在中国,那些能为政府部门或商业机构出谋划策的往往被奉为座上宾,他们会通过各种课题项目获得各种各样的收益。当然,批判研究也会存在,只是偶然的一点小菜或调味品。
从长远的角度来说,经验研究会产出很多既像官员又像商人的智囊型学者,他们服务的是几个机构,几个组织;批判学派会产出很多大师和流传下去的经典作品,服务的是人类以及人类的共同理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啊白2016-06-30

您怎样看待"新闻反转"?怎样看待人们习惯性等待新闻反转?

传播小王子 2016-07-04

首先,我们先说一下什么是“新闻反转”?根据我们的通俗理解,就是新闻媒体或公众对特定事件、人物的态度呈现出与之前差别较大甚至是截然相反的变化。
新闻反转现象产生的原因大题有两个方面:第一,媒体在呈现新闻事实时因主客观原因(包括调查的深度、获得材料的完整程度、采访报道时主观判断、媒体及记者的个人倾向、有意的回避部分重要信息或线索、新闻事件的复杂性、闻事件正在进展过程中、新闻媒体及记者抢占新闻报道的时效性)导致的新闻报导的不完整性或不客观性。伴随着新的线索、材料被披露出来,之前的观点或结论被推翻,媒体及公众出现反转。
第二,上述讲的都是源于新闻媒体和新闻记者某些方面原因而呈现的新闻反转情况。实际上还有第二种可能,就是新闻报道在二次或多次传播的过程中,源于一些网民或大V进行的一些诸如贴标签、刻板偏见等方面的原因而呈现出的一边倒现象(不排除有水军等干扰舆论问题的因素的存在)。在这个过程中,部分意见被放大成有优势意见,遮蔽了新闻报道原本的面貌。随着非理性声音的降温及理性一点的沉淀或媒体及其他机构的再度发言,新闻报道出现反转。
除却少部分案例,大部分的新闻反转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尤其是那些习惯了在网络上进行表达的网络用户。
当新闻反转之后,因表达了明确态度而被打脸的经验和教训,使他们不敢轻易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因为近几年来反转新闻越来越多,一不小心可能还会被打脸。所以,习惯性的等待新闻反转也就成了网民的另外一种心态。
我想在今天,新闻反转以及等待新闻反转从客观上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太多的网民习惯了碎片化阅读、快速浏览、零思考、双倍反应,通过等待新闻反转或许可以让网民更加理性一些,多思考一下再去发表言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