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宇阳

我是资深足球记者姬宇阳,关于上海足球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姬宇阳,沪上著名足球记者。在超过20年的职业生涯中,曾经供职于《新民晚报》体育部、并长期担任《足球报》驻上海记者,担任《东方体育日报》首席记者兼评论员。熟悉了解上海足球生态,扎根上海本土球迷文化,对海派足球风格与传统有深刻认知和理解。
关于上海足球和申花和上港的上海德比,请问我吧!
47
运动 2016-08-02 已关闭提问
10个回复 共4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韩旭2016-09-17

你和董路去米兰看欧冠是住一起么

姬宇阳 2016-09-19

申花和上港的国内球员对比,哪队国内球员实力更强些?

姬宇阳 2016-09-19

如何成为一名记者?

姬宇阳 2016-09-19

标飚2016-08-03

中超哪一年扩军,现在是16个队。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3

中信美术馆的老师您好!不愧是美术馆的同仁,问题直指埃及艺术的精品。
奈弗尔提提像的“历史意义”包含了很多层面。这尊雕像在世界美术史上的意义是很重大的,我相信中信美术馆的老师才是行家,在此不再班门弄斧了哈。我觉得还有一个层面作为埃及学家应该多谈一谈,就是从她的发现,到当下的争议,这段历史的意义。
首先我们能看到一件艺术品或者一件作品(因为在古埃及没有现代美术上所说的“艺术”这个概念)的意义是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的。我们对这尊雕像在古代的功用尚不清楚,有学者说是祭祀用,有学者甚至提出是教学模型。无论如何,她重见天日后已经不再有这些意义,而是成为了一件供人欣赏的艺术品—这是一个西方美术传统赋予的新意义。同时,她也成了大众文化的一部分,被人们以装饰品、广告、商标等方式消费着,乃至成为了古埃及女性和当代埃及的名片。这些都是古埃及那会儿没有想到的。而如今围绕归还她到埃及的争议也反应了这尊雕像正在被当代埃及的民族主义浪潮赋予新的意义。
再次,这段历史的意义也关乎考古学与殖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联系。不可否认,胸像是被德国人发掘来的。无论德国人是把她顺走的,骗走的,还是“合法”地拿走的,这都反映了欧洲国家在埃及发掘曾经的霸权地位,以及埃及考古学和欧洲殖民势力间紧密的联系,我们回望奈弗尔提提胸像的历史和今天的争议,就会发现学科史上这块不可抹去的阴影。从这座胸像的“争议史”中我们还能看到民族主义和考古发现的联系。纳粹政权拒绝归还,并且声称要为她建立新的博物馆,这是在借这件考古发现来彰显霸权和纳粹宣扬的民族主义。如今埃及的哈瓦斯追讨德国,也是为了彰显埃及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在争议中不自觉地将这件雕像实为埃及主权和民族认同的一部分了。
所以这件雕像的历史意义不仅在于其历史,也在于其当下的争议。毕竟,当下就是未来的过去。
至于归还的问题,我还是这句老话,在这里谈很伤民族情感,因为每每谈及人家的文物,就会想起自己的文物。不过,还与不还,就国际上来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相信一个国家国土内的所有发掘所得属于这个国家,因此应当归还,这个没毛病;有人也觉得古埃及的文物就应该属于现代埃及,因此理当归还,这个也没问题;有人相信这是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保存在哪儿不是主要矛盾,保存好才是关键,这个说得也在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不必互相指摘。如今这座胸像的归还已经到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我们不在其中,不了解具体的隐情,不好妄下判断。唯一的出路是相信人类集体的智慧。
说得很伤心,很沉重,但是我仍然希望大家在“吃瓜”哈瓦斯追讨德国柏林博物馆的同时,思考这些历史意义,看到历史是复杂的,多层次的,不能一概而论的。

49

谢谢这位网友的提问!我喜欢这样有生活气息的问题!
这里头说的很多古埃及人生活上的习惯实际上是经过了很多代流行文化的吸收和再创作之后形成的,往往忽略古埃及不同社会地位、不同历史时期和地区的风俗习惯。就好比一个老外来了趟北京胡同,回到家乡就跟人家白活说“哎呀额地上地呀,中国人都喝豆汁儿,吃焦圈儿”,其实这不是一个准确的说法儿,对不对?因此在这里,咱们就每条儿都拆开来说说。
咱们先说说发型和假发的事儿。古埃及人无论男女都刮光头?No No No,古埃及的托尼老师们都不高兴了。埃及人是很热爱“洗剪吹”的。在埃及的一些遗址我们会看到虽然尸体已经是骷髅了,但是头骨上会保存有特别好的头发,有的还梳着一些小辫子做装饰。学者们甚至发现了垂在发间的小挂坠,说明头型上埃及人还是很会玩儿的。假发是非常昂贵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戴得起的。如果去看埃及的平民墓葬,如果大家都戴假发的话,理应有陪葬进去(贵族会这样做的,比如都灵埃及博物馆里的Kha夫妻),但是实际上大多数老百姓都没有陪葬假发。僧侣刮光头是没跑儿的,因为僧侣的目标就是要洁净。所以对于埃及人是不是光头,是不是戴假发,要看社会阶层和职业的。
然后说说化妆。在这方面,埃及人无论男女都的确很精致。当然,人家化妆的主打不是BB霜,气垫粉扑这些个高科技,而是很简单的眼线膏、化妆勺和研磨用的小“调色板”。从前王朝开始,就能在人们的墓葬中找到各式各样的小调色板,有时候能在周围或者调色板表面找到方铅矿的痕迹。这就是埃及著名的“眼妆”了!到了中王国,一些富人的棺材中也要画上来世需要的东西:枕头、凉鞋,还有两袋子眼妆膏。不过您要注意啦,古埃及小姐姐们画眼妆不仅仅是为了好看,男人们画眼妆也不为了当“女装大佬”,这其中是讲究医用价值的。埃及的医学纸草中就建议人们用化妆用的眼膏治疗眼部炎症。一些学者认为,眼膏中的方铅矿有一定毒性,因此能消炎。还有一些学者认为,厚厚的眼线还可以防止眼睛被沙漠反射的阳光灼伤,现代很多滑雪运动员也是用类似的手法。所以对埃及男女化妆这个事儿,不仅要从我们对化妆的理解来认识,也要考虑到埃及人自己怎么说的。
最后说说撸猫。的确,埃及人是人类历史上驯化喵星人的有功之臣,但是把他们说成是十足的猫奴就有点过了。这一点可能都出自埃及学历史上发现的大量猫木乃伊、漂亮的猫铜像(Gayer-Anderson cat)。加上古典作家也误会了,觉得埃及人奉猫为神明,甚至有波斯人攻打贝鲁西亚(Pelusium)用猫作为“肉盾”,埃及人不敢还击的奇闻(这个真的太欠儿了),于是今天的人就觉得埃及人“崇拜猫”,经过流行文化进一步包装就成了猫奴。实际上这种做猫木乃伊和动物崇拜出现在古埃及历史较晚的时候,而这种动物崇拜实际上的目的是崇拜猫所对应的神,贝斯泰特。当时地中海地区很多人来埃及,正巧碰到了,以为埃及人只是单纯地崇拜猫这种动物。近代西方人也将这点视为一神教所不齿的偶像崇拜,于是也可以夸大“拜猫”这个认识。到了今天,我们就真的认为埃及人是纯粹的拜猫,是猫奴了。实际上,人家埃及人的确喜欢猫,但是对于他们“崇拜猫”的这个印象,一定要看具体的时间段,并且要考虑我们接受的信息是不是经过了很多代的扭曲。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借此能澄清一些流行文化中不太准确的说法儿。说了这么多,有一点必须承认,埃及人的生活真的不比我们差,也是很精彩的呀。

42

多谢提问!这个问题真棒,关乎使用筷子的礼仪。
《筷子一敲仙乐飘》讲的是南北朝时期音乐奇才万宝常与筷子之间的一段故事。在常人眼中筷子就是筷子,没有什么稀奇,但是在万宝常的眼中,筷子它分明就是一种乐器。与朋友相聚的宴席上,万宝常用筷子一划拉,瞬间金石丝竹仙乐阵阵,动听的旋律一泄而出。
对于像万宝常这样的造诣深厚的音乐家,世界就是个大舞台,身边的一切都能成为乐器。他用筷子敲击杯盘碗盏是因为在宴席上没有合适的乐器在身边,他灵机一动用上了筷子暂当乐器。当然,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场景。
一般情况下在饭桌上用筷子敲击碗碟是一种无礼行为,比如,在等待餐食时无聊地用筷子敲击碗碟,为引起服务员注意用筷子猛敲碗碟,用餐时不开心了用筷子敲碗碟……
作为中国人标志性的食器,使用筷子要符合礼仪,用筷子敲碗碟属于使用筷子的禁忌。南朝南齐南梁时期道教茅山派代表人物陶弘景在其《养性延命录》一书中告诫众道士不要犯五逆六不详,其中之一就是:“以匙箸击盘上,凶。”意思是用勺子、筷子敲击盘子,很不吉祥,有犯者凶。另外,过去乞丐沿街讨饭时,往往用筷子击打饭碗饭缸,以引起人们注意给予施舍。因此,在餐桌上用筷子敲击碗碟类似乞讨行为,显得卑微低贱而无礼。
小时候因为用筷子敲碗被家长训诫的小伙伴,快回家感谢家长,他们都是隐于民间筷子礼仪的守护人!正是因为有了长辈们的严守,筷子礼仪才能一代一代传承至今。
除开不用筷子敲击碗碟,使用筷子时还要注意不要随意放置、颠倒首尾、指指点点、含吮嘬嘬、翻检菜盘、滴落汤汁、竖插筷子,等等。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