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打拐“团圆”项目组

我们是互联网打拐“团圆”系统项目组,关于互联网打拐,提问吧!

孟庆甜,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副主任,从2007年至今一直在打拐办工作,多次参与指挥跨省、跨国大要拐卖案件的侦办工作,目前承担“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的管理工作。
魏鸿,互联网安全志愿者联盟盟主,同时兼任公安部“团圆”系统阿里方负责人。2015年起受公安部打拐办委托,为全国6000多名打拐民警搭建了“互联网+打拐”的公安部失踪儿童信息紧急发布平台。
今年5月15日,这款依托互联网的信息发布平台即“团圆”系统正式上线,希望通过全国6000余名打拐民警的努力,及时发布各地失踪儿童信息,快速找回失踪的孩子,避免他们受到不法侵害。关于网络打拐的问题,问我们吧。
56
法律 2016-07-26 已关闭提问
18个回复 共2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公安部打拐“团圆”项目组 2016-07-29

意强2016-07-28

互联网只是手段,如何更好地将互联网与线下寻人联系起来?

公安部打拐“团圆”项目组 2016-07-29

多年以来,公安部打拐办探索建立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打拐工作机制和工作方法:一是强化侦查破案责任,要求儿童少女失踪、妇女被拐的案件一律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并对拐卖儿童案件实行“一长三包责任制”。 “一长”就是县市区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担任专案组长;“三包”就是专案组长对案件侦办、查找解救被拐卖儿童、安抚被害人家庭工作全程负责到底。二是建立多警种联动的快速反应,实行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在接报儿童失踪警情后,公安机关的指挥中心立即调集刑警、巡警、交警、治安警等警力开展堵截、查找工作,快速反应,力争在最短时间内查找解救失踪被拐儿童,抓获犯罪嫌疑人。三是公安部直接指挥跨区域大案的侦办工作,通过指挥部署各涉案地协同作战,彻查拐卖犯罪网络,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四是建立与打拐志愿者的长期合作机制,对志愿者和热心群众提供的拐卖案件线索,分别以公安部打拐专项行动督办案件和督查线索的形式,部署属地公安机关开展侦办工作。
公安部打拐办为更好地将互联网与线下寻人联系起来?在互联网开通“打拐”信箱,派员加入 “宝贝回家” 寻亲网站QQ群,指定专人接收、反馈志愿者与群众反映的拐卖信息和线索,及时受理群众的投诉举报。为更广泛地联系群众收集打拐线索,公安部副巡视员陈士渠开通了实名打拐微博,听取群众呼声,有效回应群众诉求,扩大打拐工作辐射面和影响力。2016年5月15日,公安部为适应“互联网+反拐”的时代要求,上线运行了“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成为儿童失踪信息发布的权威渠道,有效发动群众搜集拐卖犯罪线索。相关儿童失踪信息会在第一时间通过“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官方微博等新媒体、高德地图等移动应用对公众发布,同时通过相应渠道自动推送到儿童失踪地周边的相关人群,让更多群众及时从官方渠道获取准确信息,协助公安机关快速侦破拐卖案件,尽快找回失踪儿童,形成群防群治、全民反拐的良好局面,为失踪儿童家庭早日实现“团圆”梦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公安部打拐“团圆”项目组 2016-07-29

关于拐卖儿童犯罪,在欧美国家,实施此类犯罪的主要目的是奴役、劳动剥削、性剥削。而在我国拐卖儿童的主要目的是非法收养,偶尔才会出现强迫为人妻、强迫卖淫和强迫劳动。公安机关在解救被拐卖儿童时,会制定周密的解救方案,以确保儿童的安全和解救工作的顺利开展。
  90年代至2000年初,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常常面临较为严重的阻碍解救行为,像电影《亲爱的》里面警车被砸,村里群众围攻警察的场面时有发生,应对此类情况,公安机关采取调动大量武警在村口外候命,打拐民警解救儿童后,在武警的掩护下撤离村庄的办法,避免警察受伤被困的局面。2007年,公安部打拐办成立以后,非常重视打拐宣传工作,电视、报纸等媒体多番报道阻碍解救需要承担严重法律后果,最高人民法院也公开报道阻碍解救犯罪的典型案例。2009年4月,公安部开展全国公安机关“打拐”专项行动后,群众聚众抗法类的阻碍解救情况很少出现,只有在少数民风彪悍地区,解救儿童时需调动大量武警,警察需要提防的是买主将孩子藏匿或转移的阻碍解救的行为。  2011年,网络上出现“微博打拐”热潮后,很多热心网友和群众提供了一些疑似买主信息,在协助公安机关早日侦破拐卖案件,解救被拐卖儿童工作方面彰显了人民群众的重要作用。
  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和拐卖妇女的犯罪分子是不同的犯罪目的,一般团伙不同,但人贩子有时在拐卖带孩子的母亲时顺带会拐走孩子。不过随着反拐宣传力度的加强,外出务工妇女防骗意逐渐提高,这类案件发案率较少。另在中国,拐卖犯罪侵害的主体是妇女和儿童的人身权益,我们说到拐卖犯罪,是指拐卖妇女儿童犯罪。

公安部打拐“团圆”项目组 2016-07-28

公安部仅与宝贝回家公益网站建立了合作机制,该网站遍布全国的21万志愿者成了打拐办的得力助手。
  针对重点地区的被拐儿童摸排问题,公安部组织开展来历不明儿童摸排行动,要求对以下13类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儿童摸排采血:1、未办理户籍登记的儿童;2、非亲属关系申报办理户口的儿童;3、与家庭成员户籍地址不在同一地市的儿童;4、落户时间与出生时间相差较长的儿童;5、街头流浪、乞讨、卖花、卖艺的儿童;6、被强迫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7、民政部门福利、救助机构内的儿童;8、办理收养登记的儿童;9、无出生记录或涉嫌伪造、变造出生记录的儿童;10、卫生部门有防疫登记但无户籍登记的儿童;11、计生部门掌握的非亲生儿童;12、教育部门有入学登记但无户籍登记的儿童;13、群众检举的来历不明儿童,并将采集血样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进行自动比对血入库比对,争取实现应采尽采。
  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一期通过高德地图和新浪微博实时发送儿童失踪的紧急信息,让更多群众从官方渠道获取准确信息,协助公安机关快速侦破拐卖案件,尽快找回失踪被拐儿童,实现群防群治、全民反拐的良好局面。“团圆”系统是一个新生事物,公安部打拐办与阿里巴巴公司技术人员都在不断的更新系统,增强功能,项目二期会加入一些新的移动应用和新媒体,方便更多群众接收有关信息。

公安部打拐“团圆”项目组 2016-07-27

第二百四十条: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一)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二)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的;(三)**被拐卖的妇女的;(四)诱骗、强迫被拐卖的妇女卖淫或者将被拐卖的妇女卖给他人迫使其卖淫的;(五)以出卖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绑架妇女、儿童的;(六)以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七)造成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或者其亲属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八)将妇女、儿童卖往境外的。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
第二百四十一条: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非法剥夺、限制其人身自由或者有伤害、侮辱等犯罪行为的,依照本法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并有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的犯罪行为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又出卖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定罪处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二百四十二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聚众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的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其他参与者使用暴力、威胁方法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第二百六十二条拐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二百六十二条之一: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者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3

2008年12月赵斗淳绑架性侵了当时年龄为10岁的小女孩(小学3年级),该事件在韩国社会引发了对凶犯的处罚力度的争议,发现了酒醉后即使再恶劣的犯 罪也会减刑的“酒醉感警”的漏洞,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最后促进了法律的修改与新设。
一 审 判 决判处罪犯有期徒刑12年。大法院量刑委员会以性犯 罪量刑标准为由 (13岁以下未成年人强奸伤害案件的标准量刑为有期徒刑6~9年,加重处罚7~11年),检察官没有上诉。
酒醉属于身心微弱的漏洞。当时刑法第10条规定 “对因心神微弱而没有辨别事物能力的,不给予惩罚(1款); 辨别能力微弱的则减刑(2款)”。 该条款中的“心神微弱”不仅指精神疾病,也包括醉酒者,因此出现了“醉酒后犯 下 的罪 行”在法律上可能成为减轻处罚的理由。
赵斗淳在抗诉审(二审)称,被判12年有期徒刑的一 审 量 刑过重,二审以及三审都驳回了上诉,维持原判。
成为争论焦点的问题是检察官认为根据《性 暴 力 犯 罪的处罚及受害者保护等相关法律》,罪 犯不能被判处无期徒刑,因此适用了刑法中的强奸伤害规定。但是根据2008年6月13日被修订的《性暴力犯 罪的处罚及受害者保护等相关法律》第9条,对未满13岁的未成年人的强奸伤害罪可以被判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该事件之后,法律进行了修正。自此,对于儿童性 暴 力 犯 罪等,饮酒或药物不可以“心神微弱”为由减刑。后因2018年江西区网吧杀人事件,彻底废除了身心微弱的义务减刑制度。此外,为应对赵斗淳的刑满出狱,韩国政府于2018年4月15日出台了《对特定罪 犯的保护观察及电子装置附着等相关法律》(也称赵斗淳法),并于16日施行。根据该法案,曾性侵未成年人的罪 犯在刑满出狱后将被命令佩戴电子脚环,限制其居住地区,禁止接近特定人群,并将受到保护观察官的一对一监视。故其出狱后将配戴电子脚环被全面监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