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井忍

我是旅华日本作家吉井忍,关于东京独立书店、日本出版业的故事,问我吧!

我是日本作家吉井忍,旅居北京,以中文写作。我毕业于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曾在中国成都留学、法国南部务农,现专职写作,向华语读者介绍日本文化。
2012年,我就地取材、介绍日式便当的制作方式,并加入关于食物的家庭记忆和感悟,结集为《四季便当》问世。
新近出版的《东京本屋》花费六年时间,走访了十家书店、一位选书师、一位一人出版社。东京的实体书店有1400余家,是全日本书店最多的城市,但2009年-2014年间减少了179家,其速度也是全日本第一。与那些大型书店相比,小书店更为艰难,他们的生存状态如何?有怎样的思考和努力,欢迎和我一起聊聊。
152
思想 2016-08-25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25个回复 共11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吉井忍 2016-08-27

谢谢您的提问。
我在书中访问的店主们,几乎每位都认为独立书店的生存之道在于制造一种环境,让“人与人”或“人与书”邂逅偶遇。《东京本屋》中有位选书师说:“最理想的书店,是让大家把从没听说过的书拿在手里。”不少独立书店为了实现这个理想钻研自家的选书风格、摆书技巧、店员的沟通和观察能力,互相切磋琢磨。这是网络书店比较难做到的,因为网络书店比较适合当你知道要什么书的时候。
以我的理解,上海的部分独立书店的经营困难中,店面租金是比较大的问题。尤其是在上海和北京,几年间房租提高了很多。东京的独立书店中,有的书店店铺也是租的,但东京的不动产租金已经比较稳定,而且他们的房地产中介比较配合店主,有时候会一起和店主协调与房东的沟通,维持合理的房租水平。有的独立小书店房子是自己的,店主住在二楼,省下了上下班通勤的时间和另外租房的麻烦。
日本的书奉行"不二价",不管在小书店或网络书店,书是不能打折的。也许因此日本小书店的生存环境比中国的会宽松些。但是,日本二手书店的便利性也已经足够让不少新书书店头疼。我的东京朋友也“理所当然”地跟我说,若他在书店发现不错的书,会先打开手机看看二手书连锁店的网站上有没有。
中国独立书店的经营困难,也许还有其他很多原因。我希望日后能多多拜访,聆听店主们的想法和经验。

你好,你对现在的电子书怎么看待,是否会取代纸质书?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