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井忍
日本作家

我是旅华日本作家吉井忍,关于东京独立书店、日本出版业的故事,问我吧!

我是日本作家吉井忍,旅居北京,以中文写作。我毕业于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曾在中国成都留学、法国南部务农,现专职写作,向华语读者介绍日本文化。
2012年,我就地取材、介绍日式便当的制作方式,并加入关于食物的家庭记忆和感悟,结集为《四季便当》问世。
新近出版的《东京本屋》花费六年时间,走访了十家书店、一位选书师、一位一人出版社。东京的实体书店有1400余家,是全日本书店最多的城市,但2009年-2014年间减少了179家,其速度也是全日本第一。与那些大型书店相比,小书店更为艰难,他们的生存状态如何?有怎样的思考和努力,欢迎和我一起聊聊。
152
思想 2016-08-25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25个回复 共11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吉井忍 2016-08-27

谢谢您的提问。
我在书中访问的店主们,几乎每位都认为独立书店的生存之道在于制造一种环境,让“人与人”或“人与书”邂逅偶遇。《东京本屋》中有位选书师说:“最理想的书店,是让大家把从没听说过的书拿在手里。”不少独立书店为了实现这个理想钻研自家的选书风格、摆书技巧、店员的沟通和观察能力,互相切磋琢磨。这是网络书店比较难做到的,因为网络书店比较适合当你知道要什么书的时候。
以我的理解,上海的部分独立书店的经营困难中,店面租金是比较大的问题。尤其是在上海和北京,几年间房租提高了很多。东京的独立书店中,有的书店店铺也是租的,但东京的不动产租金已经比较稳定,而且他们的房地产中介比较配合店主,有时候会一起和店主协调与房东的沟通,维持合理的房租水平。有的独立小书店房子是自己的,店主住在二楼,省下了上下班通勤的时间和另外租房的麻烦。
日本的书奉行"不二价",不管在小书店或网络书店,书是不能打折的。也许因此日本小书店的生存环境比中国的会宽松些。但是,日本二手书店的便利性也已经足够让不少新书书店头疼。我的东京朋友也“理所当然”地跟我说,若他在书店发现不错的书,会先打开手机看看二手书连锁店的网站上有没有。
中国独立书店的经营困难,也许还有其他很多原因。我希望日后能多多拜访,聆听店主们的想法和经验。

你好,你对现在的电子书怎么看待,是否会取代纸质书?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8

这是一个好问题,要说脱欧公投对哪个国家影响最大,那自然是英国,而紧随其后的就是欧盟内部唯一和英国有陆地边界的爱尔兰了。现在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矛盾主要围绕在两国之间的边界如何管理这个问题上。1919年至1921年的爱尔兰独立战争最终以两国签订《英爱条约》分割爱尔兰岛告终,南部大部分天主教地区成为独立的爱尔兰共和国而北部一小部分英国国教地区成为北爱尔兰继续留在英国内部。但是,此后爱尔兰一直有强烈的要求南北统一的声音,这其中的代表就是爱尔兰共和军(IRA)。其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一直在英国从事暴力恐怖活动,坚持继续战斗,谋求爱尔兰岛的统一。此时在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陆地边界就是由铁丝网、栅栏、哨塔等组成的“硬边界”,但是英国政府最终难以承受这样的边界带来的财政负担,同时该边界对于解决爱尔兰共和军的各种爆炸或其他恐怖主义行为也并无帮助。因此1998年,在对爱尔兰共和军态度温和的工党上台后,双方签订了《贝尔法斯特协议》,英国允许北爱尔兰建立自治政府,取消两国之间的“硬边界”,允许北爱尔兰居民同时拥有英国和爱尔兰两国的国籍。因此英国不论如何脱欧,如何处理其和爱尔兰之间的陆地边境都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如果回到以前的“硬边界”时期,爱尔兰统一势力很可能重新举起恐怖主义和武装斗争的大旗。而如果不走“硬边界”这一条路,英国又无法真的和欧盟完成切割。而一个不稳定的社会环境对于爱尔兰的经济发展肯定是没有益处的。但是同时,如果英国和欧盟完成切割,许多北爱尔兰的企业很可能会搬迁到爱尔兰以期继续留在欧盟的市场内部。因此对于爱尔兰来说,英国脱欧既可以是挑战,也可以是机遇。就看都柏林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了。

26

是的。
丝绸之路开通后最先传入中土的农作物就是葡萄。“葡萄”,为希腊文“batrus”之译音。在我国史书《史记》中写作“蒲陶”,《汉书》写作“蒲桃”,从《后汉书》起见到“蒲萄”,后来才逐渐使用“葡萄”这一名称。中国古代通称的葡萄属于欧洲葡萄,其原生地是黑海和地中海沿岸一带,最初传至埃及。大约5000-6000年以前,欧洲葡萄在埃及、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南高加索以及中亚细亚等地已开始栽培。
葡萄传入新疆后,由于塔里木盆地周边的气象条件与中、西亚相似,加之绿洲内水、土条件优越,因此得以迅速扩大栽植。中国内地引种葡萄则始于西汉时期。《史记•大宛列传》和《汉书•西域传》都有汉使从西域带回葡萄种的记载。由于葡萄不抗寒、不耐旱,在内地种植比较困难; 葡萄酒还有香美醇浓的特点,也是当时的粮食酒比不上的。曹丕就说,“葡萄酿以为酒,过之流涎咽唾,况亲饮之?”言下之意,那葡萄美酒让人一闻便会流口水,何况亲口饮上一杯!因此,用葡萄所酿之酒也被视为“珍异之物”,只有皇帝及其心腹重臣才能享用。《太平御览》记载,东汉末年扶风有位名叫孟佗的人,不知从哪儿搞了一斛葡萄酒,献给了大太监张让。张让非常高兴,随后便赏给他一个凉州刺史的官。有人推算,当时的“一斛”约等于现在的二十升或四十来瓶。用四十瓶葡萄酒便“换”得个封疆大吏的官职,足见当时葡萄酒的珍贵程度。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