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敏
波士顿大学国际教育发展专业硕士

我在美国做教育研究,儿童保护方面有什么经验可资借鉴,问我吧!

儿童拐卖、校园暴力、留守儿童安全、虐童事件……一直以来,关于儿童保护的各种问题牵动着所有人敏感的神经。
我是杨敏,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教育发展专业硕士,教育政策和管理博士,现在美国康涅狄格州一州立大学从事教育研究工作。我翻译了《从零开始——创建你自己的课堂》,著有《学会爱孩子的五堂课》《儿童保护:美国经验及其启示》。
我在美十多年,对美国教育有着一定的研究经验,我将带着强烈的问题意识,为大家梳理出美国在儿童保护方面卓有成效的一些经验,和大家聊一聊怎么更好地保护孩子。
220
焦点 2016-09-0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8个回复 共10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你好!杨博士,美国虐待儿童的事件比中国多吗?

杨敏 2016-10-08

杨敏 2016-09-27

从70年代起,美国社会开始把注意力从对儿童身体上的虐待转移到对儿童的性骚扰上面来。有两点因素促成了民众对儿童性骚扰的关注。一方面,1974年的CAPTA法案把性骚扰也加入到虐待的定义中来。到1976年,所有的州都在法律上要求专业人员必须报告儿童性骚扰事件。并且在20世纪末,几乎所有的州都有法律要求性侵犯罪犯在执法部门登记。如果不登记是一种犯罪。很多州都允许雇员调查工作申请人这方面的犯罪背景。并且公众也可以在网上查到在自己居住范围内有哪些人有过性侵犯犯罪历史,以保证公众的知情权,最大程度预防和保护儿童。(我在一些提供此服务的网站上,只要输入自己家的住址,或者任何一个地址,就能查到这个地区附近的性侵犯罪犯的照片,他们的住址信息、基本身高、体重等信息,还有他们所受性侵犯指控的类别和日期。)当然,人们同时也在争论性侵犯罪犯的隐私是否需要被保护,把性侵犯罪犯信息公诸于众是否合适的问题。但是1995年新泽西高等法院判决认为,美国宪法并不禁止公众保护自己不受性侵犯罪犯伤害的尝试,从而承认了公布性侵犯罪犯信息的合法性。
  另一个促成美国社会对儿童性骚扰问题的关注的因素是,新的研究表明性骚扰对于受害者伤害的深远性。80年代和90年代有很多关于性骚扰的短期和长期影响的研究。性骚扰对儿童的短期影响包括焦虑、害怕、恶梦、学习问题、退缩、糟糕的自我概念、抑郁和不恰当的性行为等。有很多精神病患者在童年时都受过性骚扰。那些在童年时受过骚扰的成人有更多的身体问题、低自尊和自信、抑郁、自杀倾向、焦虑、高风险性行为以及饮食紊乱等 。随着人们对性骚扰对人造成的影响的认识的增多,对性骚扰受害者及施害者治疗的研究也在80年代到90年代不断成熟。

杨敏 2016-09-22

如果说母亲和孩子是一个社会的弱势群体,贫穷家庭的单亲母亲和孩子就算是弱势中的弱势了。在甘肃发生的这个 家庭悲剧里面,我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极度需要帮助的母亲——她需要的不仅是金钱上的帮助,更是在困境中的心理上的帮助。一个心理需要帮助甚至是失常的母亲,不仅无力照看孩子,并且会带给孩子的极大的恐惧和伤害。从这个家庭悲剧中,我看到的另外一点是,孩子极易成为一个家庭悲剧的受害者——因为孩子完全没有能力自己保护自己,他们的安危以及生存状况完全依赖于他们身边的大人。
   我们需要充分发挥媒体强大的教育功能,对母亲们要扶持,扶持再扶持,帮助,帮助再帮助——从心理上,教养孩子上,和婚姻关系上帮助和教育母亲们,让她们能够更好地履行自己作母亲和妻子的责任。母亲直接关系孩子的幸福和安危。在超生导致贫困这个问题的讨论上,我们一定要看到教育(高质量的,人性化的教育宣传资料和节目)能够起到的强大作用,单纯的强制起到的作用是很有限的。但是,一旦这个孩子降临到了这个这个世界上,我们不能够因为这个孩子是超生的,而给这个孩子的教育和发展给与种种的限制。
   在教育的问题上,不要任何孩子说“不”,对社会的长远发展非常重要。正是基于这点认识,在美国,公平的受教育权利甚至延伸到那些非法移民到美国来的学龄儿童。在密歇根州的一份公立学校的文件里面清楚地写着:
   每一个在密歇根州居住的孩子都有权利享受免费的公立教育,不考虑这个孩子或者孩子的父母的移民身份。在1982年Plyler针对Duo的案件中,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美国宪法禁止各州拒绝那些没有合法身份的学龄儿童平等进入小学以及初、高中的权利。因此,每个学区只需要确定这个孩子是此学区的居民就可以了,不论这个孩子的签证状况如何。
  在1982年的这个Plyler针对Duo的案子中,美国最高法院否决了德克萨斯州禁止通过为非法移民过来的孩子出资教育的一项法规,同时否决了另一学区要非法移民学生每年交1000美元学费,来补偿州里面损失的经费的尝试。法庭的绝大多数人认为德克萨斯州把一项歧视性的法令强加给了无辜的孩子——孩子被父母非法地带到美国不是孩子自己能够控制的。同时,法庭认为,拒绝这些孩子的受教育权,在将来会为社会造成失业、福利、以及犯罪方面的问题和成本。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对于孩子受教育问题上的两点认识:第一:孩子是无辜的,不应该否决他们的受教育权;第二:如果我们把受教育的权利不给某一群体的儿童,最终损失的是整个社会。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儿童拐卖问题,美国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

杨敏 2016-09-09

美国会有儿童失踪(应该不多),但是儿童拐卖这样的事情好像基本上听不到了。关于美国在儿童保护这方面的经验,有这么几点我认为很重要。
  第一点就是美国全民的强烈的儿童保护意识。这个儿童保护意识,我是指,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我自己的孩子,我只要发现某个孩子处于某种危险之中,我就会出面干涉,直到孩子安全为止。不少在美国的中国家长,都有碰到过这样 “多管闲事”的美国人的经历。如果在超市里,有孩子哭着找妈妈,一般的美国人都会很警觉上去询问,并且和孩子一起找到家长,找到家长之后,通常还会很严厉地告诉孩子家长,以后千万不能这样做了。这种外界的干涉会包括方方面面,比如说有孩子没坐安全座椅了,小孩子被家长独自放在家里了等等,而且一般的美国人会把它看成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同时,美国有法律规定,儿童工作者,不管是医生、社工或是老师,如果一但怀疑有孩子遭受虐待(不需要有确切的证据,只要怀疑就可以),是必须上报的,如果不上报,是要受到法律的惩罚的(我的新书《儿童保护:美国经验及其启示》对美国儿童保护有详细论述)。在这样一个人人踊跃参与儿童保护的社会里面,孩子走失和受到伤害的可能性就少很多。
  第二点是美国一般家长对自己孩子的强烈的保护意识。如果家长对孩子的安全保持高度的警觉,儿童失踪这样的事情就很难发生。美国法律有规定,小孩子是不能单独一个人呆着的,必须有家长陪伴(有些州规定8岁以下,每个州规定不一样,但是很细化)。另一方面,家长对孩子的安全高度警觉,不管是在公共场合或者是车辆穿梭的地方,家长一般不会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而且会教孩子,如何能够保护自己的安全。家长和学校对孩子的安全教育,让孩子学会自我保护非常重要。
  第三点,美国社会对于儿童犯罪有一种特别的伤感和严肃,整个社会大氛围和舆论压力对实施儿童犯罪特别的不利,处罚也会偏重一些。这大概是因为,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弱小和脆弱的群体,他们是完全没有能力自己保护自己的。美国 人看重个人隐私的保护,但是对于儿童性侵犯的实施者,他们的犯罪记录是公众和儿童保护和教育机构能够查得到的,从而限制他们的就业范围,减少这些罪犯和孩子接触的机会,让家长和儿童工作者更好的保护孩子。因此,这些对儿童实施犯罪的罪犯,通常自己和家人都会长时间地处在公众的压力之下,从而为自己的行为负上沉重的代价。
  儿童不是商品,是不能被买卖的,这个交易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不管买方的家长日后对这个孩子好不好,这种行为对这个孩子,以及这个孩子原来的家庭带来的伤害很多时候是摧毁性的。这件事情的解决,需要公众踊跃地参与,家长对孩子安全的警觉和提高,社会法律上的完善,以及提高整个社会对儿童的关爱和保护的意识和氛围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杨敏 2016-09-2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