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蒙

我辞去公务员回到戏剧舞台,如何坚持戏剧梦想及何为后戏剧,问我吧!

我是佟蒙,中央戏剧学院06级导演系毕业,2010年因就业压力,通过公务员考试考入了北京市公安局成为一名首都警察。
因为工作告别了热爱的话剧舞台,曾一度让我彷徨,家人眼里的完美铁饭碗职业在我心目中却远不及话剧舞台的活力与纯粹。2012年底,当了两年多警察的我在家人的极力反对下决定辞职,成为一名正式的北漂。
辞职以后,我自编自导了话剧《圈儿A》、《办公室迷情之非火不可》,导演了音乐剧《贵妇还乡》,主演了赖声川导演的《那一夜,在旅途中说相声》,林兆华导演的《老舍五则》,王翀导演的《大先生》、《群鬼2.0》、《阴道独白》、《雷雨2.0》,以及《滚蛋吧,肿瘤君》、《李雷和韩梅梅》、《后青春期的诗》、《给未知恋人的爱情短信》等多部舞台剧。还参加了以色列国际艺术节、东京国际艺术节、台湾两岸小剧场戏剧节等多个国际性戏剧展演。并凭借《群鬼2.0》获得了“好戏”2015年度最佳女配角。戏剧之路我会坚定的继续走下去!梦想与现实到底该如何折中?咱们可以一块儿聊一聊。
24
文艺 2016-11-29 已关闭提问
16个回复 共3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