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歌

我是话剧《金龙》的导演之一缪歌,如何对经典作品进行再创作,问我吧!

《金龙》是德国当代戏剧的代表作,通过对生活在一栋公寓内形形色色的人的细致描写,让我们看到了整个社会各个阶层的缩影,现实且残酷,抽象又温情。充分展现了自我与社会之间的疏离感。
我是缪歌,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08级毕业生,话剧《金龙》的导演之一。
中戏毕业后,我导演了话剧《爱情不过一阵疯》和《悲鸿1895-1953》等;作为演员,参演了音乐剧《钢的琴》、话剧《无果花》《梵高自传》《台北上午零时》等。
现在,我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学生话剧团的指导教师,我很乐于与非职业的学生一起进行戏剧创作和排演,因为我的舞台剧之路也很周折。2006年,我毕业于沈阳农大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来京后接触戏剧,才有幸考入中戏导演系重读本科。我们在引进《金龙》的过程中,也加入了自己的思考,如何在舞台上演绎经典,欢迎与我聊聊。
27
文艺 2016-12-01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5个回复 共2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北雁2016-12-03

缪导您好。我是一名话剧爱好者。当下中国,什么样的再创作才是好的作品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