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乐乐
演员

我是演员代乐乐,关于喜剧女演员是如何炼成的,问我吧!

我是演员代乐乐,演过电影、拍过电视剧、表演过舞台剧。电影《情圣》里的沈红,电影《恶棍天使》里的花痴老板娘,电视剧《你是我兄弟》里的英子等等。喜剧与其他类型剧目在表演处理方式上有很大差异,在我看来投入的表演本身也是一种创作。女生演喜剧,常常会被人误解,放得太开,容易让人忽略颜值,放不开,喜剧效果不好。关于喜剧女演员如何在电影、电视剧、舞台剧之间转换,我想和你聊聊。
34
明星 2016-12-22 已关闭提问
13个回复 共6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代乐乐 2016-12-29

其实每个人都存在的多面性,在不同的状态下、不同的时段里的不同的表现,或者说面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我觉得做演员最大的一个好处是,能够感受这种差异。特别是有的时候,当你拿到的角色和自己反差很大,越发明显。比如,之前演一个电视剧叫《独生子女的婆婆妈妈》,我扮演了一个世俗眼光中的坏女人。她的野心比较大,为了嫁入豪门,和同班女同学一起嫁给了一对父子:我的那个角色嫁给了那个爸爸,女同学则嫁给了儿子。在外人看来,这显然是个坏女人。但是从角色角度理解,她其实也是一个很独立的女性,她其实只是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希望自己能在商业上一展身手,所以,这对她而言是很英明的一个人生选择。
但如果就我个人而言,这肯定不会是我的选择,这也不是我的人生观。恰好因为自己是个演员,角色让我做这样的选择。那么,在表演的时候,我肯定不能讨厌她,否则表演会失利。我觉得,做演员久了,人会变得越来越宽容,会去理解很多角色的动因,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以前经历过什么?他有没有童年阴影?等等。有时候为了加深理解,要去看人物小传、故事背景,深入地理解这个人的成长、理解这个人的处境,才能真正走入他的内心,真正说角色要说的话,做角色要做的事情。

代乐乐 2016-12-29

我也同意这个观点:喜剧本身很不容易,尽管中国影视市场很大,想从事影视表演的演员很多,每年还有大批中戏北电等专业院校的毕业生,但是真正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并不多,被大家记住并喜欢的演员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能从事喜剧的女演员,更是很稀缺、很稀有,所以,这些人也很了不起(没有夸自己:)。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喜剧女演员有闫妮、姚晨、吴君如,马丽、贾玲,她们都是我心目中的天使。一个喜剧年女演员是如何一步一步被大家认可的?这里很多辛苦的路,比如需要扮丑,吃西瓜等就类似这种细节。最重要的是,她还需要一个很健康、很阳光的大心脏,才可以去从事这个行业。才能用一颗特别健康积极的态度,来面对这个行业里的一些客观存在的负面。
现在可能是喜剧最好的时候:喜剧节目越来越多,大家也喜欢喜剧这种形式。但有的时候,依然有一部分人似乎还是对喜剧没有那么宽容,批评喜剧是纯逗乐、纯搞笑、不深刻、不感动。但我觉得,一个能逗笑别人的演员,本身就非常了不起。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因为你的表演,坏情绪、负面情绪被消除,那就太厉害了!这是一个心理医生才能做的事情呀!所以,从事喜剧行业,是光荣有成就感,让人享受的一个职业。
人们总希望通过喜剧来受教育,希望寓教于乐。当然,喜剧作品能寓教于乐、笑中带泪最好了,但是人们受教育的渠道有很多,不一定要让喜剧来承载。所以,能不能教育人、发人深省,并不是衡量好喜剧的唯一标准,我们不能要求每一部喜剧都要寓教于乐,也不能要求每一部喜剧作品都要笑中带泪,我觉得那样的话,就把有意思的事变得没意思了。

代乐乐 2016-12-29

是的,尝试很重要。关于最喜欢的电影、电视剧、舞台剧,我说说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个角色,从这个角度谈谈表演的意义。
前段时间客串了《非凡任务》,在戏里我出演黄轩的妈妈。这个妈妈是一个吸毒的女人,黄轩在戏中的角色正是因为妈妈吸毒,然后才做了缉毒警察。虽然只有两场戏:一场是他的回忆,另一场是梦境,剧本也只有寥寥数语刻画这个人物,整个过程实现全部靠表演,难度非常大。
我和导演主创先进行了沟通,完成了人物分析,过程非常愉快。在实际拍摄时,表演的空间被加大了:第一场戏拍的是梦境,成年的黄轩躺在那儿,被一些歹徒控制了,捆起来特别痛苦。那一瞬间,我有特别强烈代入感,我用自己的人生经验,把他替换成自己的儿子:当时情绪就非常崩溃!这些得益于自己的人生经验,这是一个演员的财富。如果我没有结婚生子,肯定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感受。要表演出来,只能依靠间接经验,就需要去寻找、去体验,去做心理建设。但是因为有了这种人生经验,我就可以做到瞬间感同身受。当然,那场戏很快就拍摄完成了,导演非常满意,我也很满意。
第二天再拍就是另外一场吸毒戏,大概是因为对前一天的表现很满意,导演给了我更多的表演空间,比原本剧本需要呈现的要大得多。我们也很顺利完成了拍摄。整这个角色虽然只有两场戏,但是我们合作非常愉快,我的收获也很多:既有大家对自己专业的认可,也有自己基于工作的满足感。至于最后电影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而作为演员,在那一瞬间是非常满足、非常有成就感的,这是一种单纯专业被认可的喜悦。

代乐乐 2016-12-29

先说电视剧。电视剧交给表演空间更多,因为台词量非常大。在这方面,我觉得自己经验更丰富一些,对我而言也相对轻松,自己表演上更得心应手一些,更多的难度在于挑战不同的角色。
电影的表演则更精一些。我其实从这几年才开始尝试大荧幕,从《饭局也疯狂》里尝试打戏,到《分手大师》、《恶棍天使》、包括《情圣》里的沈红这些喜剧角色。相比之下,电影的表演更为细腻,拿捏需要更为精准,电影艺术也更精炼。如果你完成了多余的表演,电影要么承载不下,要么被剪辑掉,所以对演员的表演要求更精准。
舞台剧则是我偏爱的一种表演形式,我可能会用一辈子时间去慢慢的体会,慢慢揣摩,不断在舞台表演上求得进步。和很多演员一样,我觉得舞台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我很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尤其是当你和很多非常优秀的舞台剧演员合作过以后,清楚地知道舞台上的那个“好”的标准在哪。
其实这三种表演形式是共通的,都属于表演范畴,只是实现形式不一样。对于一个几种形式都尝试过的演员来说,重要的是努力用一个匠人的精神,去磨砺自己的演技,体会不同的表演模式的区别。我会把自己的人生经验放进表演里,创造更多经典的角色,对于自己演出的每一个角色,我都喜欢。我认为,能去演的都是自己喜欢的角色,比如《情圣》里的沈红。

代乐乐 2016-12-2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你有男朋友吗

代乐乐 2016-12-2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如何抛下颜值包袱?

代乐乐 2016-12-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