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乐乐

我是演员代乐乐,关于喜剧女演员是如何炼成的,问我吧!

我是演员代乐乐,演过电影、拍过电视剧、表演过舞台剧。电影《情圣》里的沈红,电影《恶棍天使》里的花痴老板娘,电视剧《你是我兄弟》里的英子等等。喜剧与其他类型剧目在表演处理方式上有很大差异,在我看来投入的表演本身也是一种创作。女生演喜剧,常常会被人误解,放得太开,容易让人忽略颜值,放不开,喜剧效果不好。关于喜剧女演员如何在电影、电视剧、舞台剧之间转换,我想和你聊聊。
37
明星 2016-12-22 已关闭提问
13个回复 共6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代乐乐 2016-12-29

其实每个人都存在的多面性,在不同的状态下、不同的时段里的不同的表现,或者说面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态度。我觉得做演员最大的一个好处是,能够感受这种差异。特别是有的时候,当你拿到的角色和自己反差很大,越发明显。比如,之前演一个电视剧叫《独生子女的婆婆妈妈》,我扮演了一个世俗眼光中的坏女人。她的野心比较大,为了嫁入豪门,和同班女同学一起嫁给了一对父子:我的那个角色嫁给了那个爸爸,女同学则嫁给了儿子。在外人看来,这显然是个坏女人。但是从角色角度理解,她其实也是一个很独立的女性,她其实只是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希望自己能在商业上一展身手,所以,这对她而言是很英明的一个人生选择。
但如果就我个人而言,这肯定不会是我的选择,这也不是我的人生观。恰好因为自己是个演员,角色让我做这样的选择。那么,在表演的时候,我肯定不能讨厌她,否则表演会失利。我觉得,做演员久了,人会变得越来越宽容,会去理解很多角色的动因,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以前经历过什么?他有没有童年阴影?等等。有时候为了加深理解,要去看人物小传、故事背景,深入地理解这个人的成长、理解这个人的处境,才能真正走入他的内心,真正说角色要说的话,做角色要做的事情。

代乐乐 2016-12-29

我也同意这个观点:喜剧本身很不容易,尽管中国影视市场很大,想从事影视表演的演员很多,每年还有大批中戏北电等专业院校的毕业生,但是真正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并不多,被大家记住并喜欢的演员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能从事喜剧的女演员,更是很稀缺、很稀有,所以,这些人也很了不起(没有夸自己:)。
我个人比较喜欢的喜剧女演员有闫妮、姚晨、吴君如,马丽、贾玲,她们都是我心目中的天使。一个喜剧年女演员是如何一步一步被大家认可的?这里很多辛苦的路,比如需要扮丑,吃西瓜等就类似这种细节。最重要的是,她还需要一个很健康、很阳光的大心脏,才可以去从事这个行业。才能用一颗特别健康积极的态度,来面对这个行业里的一些客观存在的负面。
现在可能是喜剧最好的时候:喜剧节目越来越多,大家也喜欢喜剧这种形式。但有的时候,依然有一部分人似乎还是对喜剧没有那么宽容,批评喜剧是纯逗乐、纯搞笑、不深刻、不感动。但我觉得,一个能逗笑别人的演员,本身就非常了不起。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因为你的表演,坏情绪、负面情绪被消除,那就太厉害了!这是一个心理医生才能做的事情呀!所以,从事喜剧行业,是光荣有成就感,让人享受的一个职业。
人们总希望通过喜剧来受教育,希望寓教于乐。当然,喜剧作品能寓教于乐、笑中带泪最好了,但是人们受教育的渠道有很多,不一定要让喜剧来承载。所以,能不能教育人、发人深省,并不是衡量好喜剧的唯一标准,我们不能要求每一部喜剧都要寓教于乐,也不能要求每一部喜剧作品都要笑中带泪,我觉得那样的话,就把有意思的事变得没意思了。

代乐乐 2016-12-29

是的,尝试很重要。关于最喜欢的电影、电视剧、舞台剧,我说说自己比较满意的一个角色,从这个角度谈谈表演的意义。
前段时间客串了《非凡任务》,在戏里我出演黄轩的妈妈。这个妈妈是一个吸毒的女人,黄轩在戏中的角色正是因为妈妈吸毒,然后才做了缉毒警察。虽然只有两场戏:一场是他的回忆,另一场是梦境,剧本也只有寥寥数语刻画这个人物,整个过程实现全部靠表演,难度非常大。
我和导演主创先进行了沟通,完成了人物分析,过程非常愉快。在实际拍摄时,表演的空间被加大了:第一场戏拍的是梦境,成年的黄轩躺在那儿,被一些歹徒控制了,捆起来特别痛苦。那一瞬间,我有特别强烈代入感,我用自己的人生经验,把他替换成自己的儿子:当时情绪就非常崩溃!这些得益于自己的人生经验,这是一个演员的财富。如果我没有结婚生子,肯定不会有那么强烈的感受。要表演出来,只能依靠间接经验,就需要去寻找、去体验,去做心理建设。但是因为有了这种人生经验,我就可以做到瞬间感同身受。当然,那场戏很快就拍摄完成了,导演非常满意,我也很满意。
第二天再拍就是另外一场吸毒戏,大概是因为对前一天的表现很满意,导演给了我更多的表演空间,比原本剧本需要呈现的要大得多。我们也很顺利完成了拍摄。整这个角色虽然只有两场戏,但是我们合作非常愉快,我的收获也很多:既有大家对自己专业的认可,也有自己基于工作的满足感。至于最后电影会得到什么样的评价,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而作为演员,在那一瞬间是非常满足、非常有成就感的,这是一种单纯专业被认可的喜悦。

代乐乐 2016-12-29

先说电视剧。电视剧交给表演空间更多,因为台词量非常大。在这方面,我觉得自己经验更丰富一些,对我而言也相对轻松,自己表演上更得心应手一些,更多的难度在于挑战不同的角色。
电影的表演则更精一些。我其实从这几年才开始尝试大荧幕,从《饭局也疯狂》里尝试打戏,到《分手大师》、《恶棍天使》、包括《情圣》里的沈红这些喜剧角色。相比之下,电影的表演更为细腻,拿捏需要更为精准,电影艺术也更精炼。如果你完成了多余的表演,电影要么承载不下,要么被剪辑掉,所以对演员的表演要求更精准。
舞台剧则是我偏爱的一种表演形式,我可能会用一辈子时间去慢慢的体会,慢慢揣摩,不断在舞台表演上求得进步。和很多演员一样,我觉得舞台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我很享受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尤其是当你和很多非常优秀的舞台剧演员合作过以后,清楚地知道舞台上的那个“好”的标准在哪。
其实这三种表演形式是共通的,都属于表演范畴,只是实现形式不一样。对于一个几种形式都尝试过的演员来说,重要的是努力用一个匠人的精神,去磨砺自己的演技,体会不同的表演模式的区别。我会把自己的人生经验放进表演里,创造更多经典的角色,对于自己演出的每一个角色,我都喜欢。我认为,能去演的都是自己喜欢的角色,比如《情圣》里的沈红。

你有男朋友吗

代乐乐 2016-12-2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代乐乐 2016-12-2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代乐乐 2016-12-2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原生家庭是一个近些年很火的词,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在很多人的控诉中似乎带有一种原罪的意味。这是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词,英语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家庭(大多数是血缘家庭,也包括收养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后通过婚姻或者说自己的选择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较而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家庭是一个人接受社会化,学习社会规范和生存技巧的初级群体(primary group),通过社会化,使得个人成为一个能够被社会接受的、合格的社会成员。所以说家庭对这个人以后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经历,社会关系的建立等等都有长远的影响。在心理学、心理咨询领域,经常使用这个概念,来分析成年后人格和婚姻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个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讨论家庭的影响呢?当然讨论,不过用的不是原生家庭这个词。比如说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张爱玲的《小团圆》,都有对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过前者是在宏大历史话语体系里,在结构和规范层面上的抨击,后者则从很个人的角度,把家庭和个人渗透到历史飘摇的血脉之中。这个有点象我们现代讨论的原生家庭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历史流逝和社会背景的冰凉质感。。
再看看你讲的“毕竟我们父母做子女的时候也没归责原生家庭”。那时候对家庭的讨论或者“归责”可能没有提到公共层面上来。难道以前的家庭就没有冲突吗?和家庭的关爱、和睦和温情相联系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冲突。家,就是这样的复杂!比如最近大热的《我的姐姐》,姑妈一直为了大家庭、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牺牲、奉献,堪称道德模范,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没有忘记几十年前的梦想,她只是一直隐忍在私领域之中,无处诉说。正是自己经历太多的牺牲和不公,这最后促使她决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用家的名义去捆绑她。
那么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讲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背景。在今天的社会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咨询、灵修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扩张有关,关注从个人和家庭层面去分析种种不幸的根源,去倾诉去疗愈去成长。我们转型社会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消融,代际关系的和谐和矛盾等等的张力,正是这种反思的重要现实土壤。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个体化的进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发展,对于原生家庭的讨论,慢慢燃出燎原之势,成为一种公共领域的话语。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