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宇宏
《凤凰周刊》主笔

我是《凤凰周刊》主笔段宇宏,关于英国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玫瑰战争,问我吧!

发生在中世纪末期的玫瑰战争,是金雀花王室两大旁支兰开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争夺英格兰王位的战争,先后串起兰开斯特、约克、都铎三个王朝,也是英国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在残酷无情的军事斗争背后,是每个家族利益最大化的需求;战争与金钱,无意中成为推动宪政和议会发展的重要因素。战后,英国方进入近代社会。
对于这段战争史,西方诸多文学、史学著作皆有涉及,美国作家乔治·马丁的长篇小说《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原著)也从玫瑰战争中汲取大量灵感。我写的这本《血王冠:玫瑰战争》,力图根据中国读者的阅读习惯和知识背景,通俗呈现这段中世纪战争史。玫瑰战争也是莎士比亚历史剧的素材库,莎翁历史剧,除了《约翰王》之外,如《爱德华三世》、《理查德二世》、《亨利四世》、《亨利五世》、《亨利六世》、《理查德三世》《亨利八世》,几乎都与玫瑰战争直接或间接相关。
关于玫瑰战争的由来,关于其中错综复杂的权力、金钱关系,关于英国中世纪的社会文化,欢迎提问。
152
思想 2016-12-27 已关闭提问
25个回复 共4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段宇宏 2016-12-29

你的问题是目前问得最有“专业性”的,很赞。
玫瑰战争是英法国百年战争末期,英国战败以后内政外交困境所导致的产物。所以,了解玫瑰战争,必须要大致知道英法百年战争的脉络。
自诺曼征服以后,英国被威廉一世引入了封建制,也就出现了封建制下标志性的军事产物——骑士和城堡,就有了骑士制度和文化,当然也就有了封建军役制。如根据采邑大小,封臣战时为封君提供不同数量骑兵,每年服40天骑士役。
但在13世纪,自金雀花爱德华一世频繁用兵以来,封建骑士军役制度日趋瓦解,随着战线拉长,战斗规模变大,出征日期久远,40天骑士役根本不足以应付战事;有些贵族和骑士醉心于经营活动,早就不爱舞刀弄枪,宁愿缴纳“盾牌钱”代替服役,这使得国王经常无法把具有骑士役的人召集齐全。按照威廉一世时期册封的骑士领统计,最多可以组织5000至6000骑兵,动员力已经跟不上战争形势的需要。
“契约军役制”应时而生,君主与贵族们签署合同,由封臣们提供骑士、弓箭兵、步兵,国王按照级别和兵种差异给每个人发放薪资,这些部队有充足时间训练和作战;骑士的马匹和装备损失由国王负责赔付,人们参战热诚相应提升;同时军队也开始统一着装,初步具备近代国家职业军队雏形。英法百年战争时代,契约军役制已经相当主流。所以这也使得战争对国王的财政开支需求越来越大,国王越要依靠召开议会请大家批准征税充作军费。(未完)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段宇宏 2016-12-28

相关话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8

您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也在我的研究范围之内,不过涉及的问题较大, 因为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特色,不同作品也有不同的内涵;而且还牵涉到“武士电影”的定义和“武侠片”的定义,因此很难笼统地回答。这里,就选黑泽明的《七武士》与李安的《卧虎藏龙》作为例子,简单地谈一下吧。
首先,关于两者的相同点,我认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一,两者都以“打”为特点。尽管武士用刀打,侠客动拳脚,有时也使用各种兵器。黑泽明《七武士》中挥刀对阵的武士形象已经成为世界电影中的经典,而李安《卧虎藏龙》的打斗场面,亦精彩纷呈,具有极高的观赏性特征。二,两者在剧中人物和思想内涵的布局和植入上,大都表现出“义”、“仁”等源自中国的传统思想精神。《七武士》中的武士为保护村民而死去,《卧虎藏龙》中的侠客们更是以“江湖义气”作为行走世间的道德准则和精神支柱,伸张正义,英勇决斗。三,结局都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正义”一方获得最后的胜利;邪恶与善良分明,具有浓厚的道德教育意义。
其次,关于两者的不同点,我认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打斗场面的表现手法的不同。武士电影往往通过风、雨、雪等大自然的变化来渲染和烘托气氛,或者隐喻人物的内心世界,而打斗本身则显得较为“实打实”,招式和套路方面虽有所夸张。不过,基本上不脱离现实,具有较强的现实感。与此相比,武侠片则动用“威亚”手段制作,人为地制造出飘渺、飞空的视觉效果,把武艺的表现提升到了只有“超人”才能驾驭的高度,因而现实感不强,比较脱离实际。其背后是否与道家的“神仙”“仙人”思想相关,需要探讨。二,武士电影中,“忠君”是一个很主要的主题,早期的武士影片基本上都是涉及这种思想的作品。与此相对,武侠片则恰恰与之相反,“远离朝堂,游走江湖,行侠仗义”是这类影片最中心的主题思想。这种不同的背后,毋庸讳言,有着各自文化生成的历史缘由。这里只简单地谈谈,即历史中的武士阶层,曾较长时期居于日本社会的最高地位(镰仓时代以来的幕府时代),属于统治阶级,至明治维新时期,武士阶层虽然被瓦解,不复存在,但“武士精神”(侍精神)依然是存活在一部分日本人心中,甚至在关键时期(比如二战时期)发生过重要作用。与此相对,中国的武侠文学影视作品中的“侠客”,大都远离权力的中心,对政治淡漠,甚至是一种反正统体制的民间存在。
至于您认为“日本电影中的武士更真实,接近普通人”的看法,想来应该与上面提到的“打斗场面”的表现手法有关。
此外,我不知道您是否观看过山田洋次导演的《たそがれ清兵衛(黄昏清兵卫)》《隠し剣 鬼の爪(隐剑鬼爪)》《武士の一分(武士的一分)》等三部作品,这些不同以往的武士作品,另辟蹊径,侧重描绘武士的家庭和日常。影片中的“武士”可以说是披着“武士”外衣的普通百姓。这些作品给我们提示了“武士”的“另类真实”。

34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