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宇宏

我是《凤凰周刊》主笔段宇宏,关于英国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玫瑰战争,问我吧!

发生在中世纪末期的玫瑰战争,是金雀花王室两大旁支兰开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争夺英格兰王位的战争,先后串起兰开斯特、约克、都铎三个王朝,也是英国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内战。在残酷无情的军事斗争背后,是每个家族利益最大化的需求;战争与金钱,无意中成为推动宪政和议会发展的重要因素。战后,英国方进入近代社会。
对于这段战争史,西方诸多文学、史学著作皆有涉及,美国作家乔治·马丁的长篇小说《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原著)也从玫瑰战争中汲取大量灵感。我写的这本《血王冠:玫瑰战争》,力图根据中国读者的阅读习惯和知识背景,通俗呈现这段中世纪战争史。玫瑰战争也是莎士比亚历史剧的素材库,莎翁历史剧,除了《约翰王》之外,如《爱德华三世》、《理查德二世》、《亨利四世》、《亨利五世》、《亨利六世》、《理查德三世》《亨利八世》,几乎都与玫瑰战争直接或间接相关。
关于玫瑰战争的由来,关于其中错综复杂的权力、金钱关系,关于英国中世纪的社会文化,欢迎提问。
153
思想 2016-12-27 已关闭提问
25个回复 共4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段宇宏 2016-12-29

你的问题是目前问得最有“专业性”的,很赞。
玫瑰战争是英法国百年战争末期,英国战败以后内政外交困境所导致的产物。所以,了解玫瑰战争,必须要大致知道英法百年战争的脉络。
自诺曼征服以后,英国被威廉一世引入了封建制,也就出现了封建制下标志性的军事产物——骑士和城堡,就有了骑士制度和文化,当然也就有了封建军役制。如根据采邑大小,封臣战时为封君提供不同数量骑兵,每年服40天骑士役。
但在13世纪,自金雀花爱德华一世频繁用兵以来,封建骑士军役制度日趋瓦解,随着战线拉长,战斗规模变大,出征日期久远,40天骑士役根本不足以应付战事;有些贵族和骑士醉心于经营活动,早就不爱舞刀弄枪,宁愿缴纳“盾牌钱”代替服役,这使得国王经常无法把具有骑士役的人召集齐全。按照威廉一世时期册封的骑士领统计,最多可以组织5000至6000骑兵,动员力已经跟不上战争形势的需要。
“契约军役制”应时而生,君主与贵族们签署合同,由封臣们提供骑士、弓箭兵、步兵,国王按照级别和兵种差异给每个人发放薪资,这些部队有充足时间训练和作战;骑士的马匹和装备损失由国王负责赔付,人们参战热诚相应提升;同时军队也开始统一着装,初步具备近代国家职业军队雏形。英法百年战争时代,契约军役制已经相当主流。所以这也使得战争对国王的财政开支需求越来越大,国王越要依靠召开议会请大家批准征税充作军费。(未完)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段宇宏 2016-12-28

相关话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4

我没有特别关注女性买房的话题,所以不能确定是不是“越来越多的女性会买房了”。
房子很重要,是因为在很多中国城市里,房主身份(home ownership)和市民权挂钩。也就是说,居民必须在占有了一套房产之后,才能享有城市提供的部分公共服务。计划经济时期,城市居民所享有的公共服务,从社保到子女入学,都通过城市户口获得。过去三十年,中国迅速城市化,大量人口涌入城市,房市实际上变成了地方政府调控人口流入的手段。有的城市,买房可以获得本地户口;有了本地户口,才能享受城市提供的一些公共服务。有的城市希望控制人口流入,给房市降温,于是出台政策要求必须有本地户口才能买房。最近很多地方政府纷纷出台人才购房优惠政策,也是一种体现。
再举个例子,我在田野里遇到的一部分“刚需”购房者,是孩子大约五六岁的时候买房的。这些父母有的已经在南京,作为个体户,工作生活了十多年。他们在孩子即将到学龄的时候,才意识到,没有本地户口,他们的孩子将无法在本地入学;而对体制外的工作者来说,没有单位的支持,要获得本地户口,只有购房。
要扭转这一情况,最重要的就是做到“租售同权”。也就是说让租房者也能和房产所有者一样平等得享受市民权。2020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了租售同权。接下来的地方政策会不会有变化,还需要拭目以待。

43

很理解你的问题,这确实还是蛮中国父母的。当然我相信也有很多父母不是这样子的,比如《你好,李焕英》中的妈妈一直在强调就是希望孩子健健康康,开心快乐就行了。
我想也许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传统中国家庭的父母往往把孩子看作是自己的私产,自己没有完成的梦想希望孩子去完成,希望孩子去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对啊,“但想望子成龙的家长本身也不是“龙”啊😓”正是因为TA自己没成龙,才希望你成龙啊。
二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特别重视教育,科举考试制度从隋文帝开始距今已经有1400多年了,所以才有今天的鸡娃内卷、教育“军备竞赛”。放眼望去,世界上和我们一样擅长考试的民族真的不多了,主要也就是东亚儒家圈的国家和地区,我们的邻居韩国在这方面可以和我们一比高下。同样有着久远的重视教育传统的印度也很可能是旗鼓相当的。
三可能是我们有着差不多四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目前仍处于中高速增长中,很多人都希望实现社会台阶的上升,但是到目前这个渠道可能没有以前多了。当然这也是发展的正常规律。同时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还在建设和完善之中。所以大家普遍出现焦虑的心态,很多行业甚至生活中都出现内卷态势,包括育儿,包括教育竞争。
那么我觉得我们的社会福利体系的建设和完善非常重要,这会给我们每一个人以极大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从个人的角度来讲呢,我觉得,人生是一个过程,我们所有人最后的结果都是死亡,所以我们应该关注过程,而不是结果。父母健健康康,子女最开心;而子女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成龙,希望这才是让父母最开心的事情。少一些攀比,多关注一下过程,生活会简单些,人也会更健康,更开心。

18

多谢提问!
宴会礼仪属于食礼,宴会礼仪是否仅是士大夫专属,可以从礼仪发展脉络中去探寻。先秦时期虽然有“礼不下庶人”(《礼记·曲礼》)之说,但是关于庶人的食礼规范亦见于经传,如:“诸侯无故不杀牛,大夫无故不杀羊,士无故不杀犬豕,庶人无故不食珍。”(《礼记·王制》)“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此时涉及庶人的礼仪大多为与贵族阶层“别等级”。
到汉代礼制建设有向大众渗透的趋势,《汉书》载西汉韩延寿为推行礼乐教化,“召郡中长老为乡里所信向者数十人,设酒具食,亲与相对,接以礼意。”汉章帝时“(曹褒)受命,乃次序礼事,依准旧典,杂以五经擞记之文,撰次天子至于庶人冠婚吉凶终始制度,以为百五十篇,写以二尺四寸简 。”(《后汉书·曹褒传》)这则史料记载了关于庶人的礼仪正式成文,其中可能有庶人宴会的具体礼仪规则。
之后贵族门阀将礼法作为炫耀门第、维护特权的工具,尤其东汉末年后士庶之间的身份差别继续。这一现象一直延续到唐代,虽然礼制对庶民的影响在扩大,但是礼制并未真正以庶民为关注对象,如杜佑《通典·礼典》中宴会礼仪都为贵族而设,少数几条涉及庶民的礼仪也仅为别等级。
直到宋代,徽宗朝政和年间颁行《政和五礼新仪》,首次在官修礼典中为庶人制礼,其中就有宴会礼仪,如卷一百七十九“庶人昏仪”中,民间婚宴上的礼仪涉及方方面面,非常周到。从此庶人宴会礼仪被广泛接受,并持续影响后世,明代《明集礼》中“庶人婚礼”,清代《钦定大清通礼》中“庶人婚”等,婚宴礼仪大致沿袭宋代传统。 按照章太炎的说法,清代礼仪“一切下庶人”。
因此,从礼仪的发展看,宴会礼仪并非仅仅关乎贵族阶层。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