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韵

我参与过众多大型演唱会、音乐会的编曲演奏及创作,关于现场乐队以及音乐改编,问我吧!

任何一场演唱会、音乐会,歌手的演绎与乐队的配合,都是在幕后经过无数次改编合乐而成的,这些是成就完美演出的重要环节。
我是音乐人韩韵,爵士钢琴家、作曲家,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2013年赴巴黎跟随法国著名爵士钢琴家Yaron Herman学习爵士音乐理论。
我的演奏风格多样,擅长以爵士乐的形式改编中国的民乐、戏曲。以音乐制作人身份参与跨界评弹的全部专辑编曲,同时在上海音乐厅举办的高博文新评弹音乐会中负责全部编曲。
作为流行音乐人,还参与过Michael Bolton、张楚、张信哲、李健、杨宗纬等歌手的现场演出。如何用爵士乐参与其他音乐形式跨界,如何改编歌曲,以及演唱会、音乐会、综艺音乐节目的台前幕后,你想知道的,都来与我聊聊吧。
53
文艺 2017-03-29 已关闭提问
38个回复 共4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兰刚2017-04-13

您好 我喜欢胡力的音乐,您怎么看他的音乐作品

韩韵 2017-04-1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忘川2017-04-05

老师 您好 请问您如何评价李健老师的音乐???

韩韵 2017-04-05

简单评价一下窦唯的编曲和作曲实力吧,如果你听过他中后期音乐的话。

韩韵 2017-04-05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22

这是一个好问题。偏见是在事实依据不足的情况下所作出的预判。然而,这种分类是错误的,带有敌意的。
奥尔波特指出,与事实依据相印证的分类标签往往会得到选择性的认可,而与分类标签相悖的事实依据则会遭遇大部分人的抵触。在面对互为矛盾的事实与分类时,坚持预判的心理机制即允许特例的出现。奥尔波特在书中给出的例子是我们能耳熟能详的一种表达,即,“的确有些黑人也是好人, 但是......”,或是,“我有一些好朋友是犹太人,但是......”这种转折的句式所表达的前半部分语义似 乎是一种消除敌意的机制,但是在通过剔除一些正面个例后,针对此类别之下其他事例的态度依旧是负 面的。简而言之,相悖的事实依据无法改变错误的泛化,人们虽然认可这一事实,但却在分类过程中将 其排除在外,这也被称为“二次防御”。此外,奥尔波特还在书中提及了一个有趣的例子:
当一名对黑人持有强烈偏见的人,在面对有利于黑人的事实依据时,他往往会将婚姻问题作为挡箭牌与诡辩的 理由:“你希望你的妹妹和黑人结婚吗?”一旦对方回答:“不,”或在回答过程中产生犹豫,偏见的持有者就会 说,“看到了吧,黑人和我们生来不同,有些事对黑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或者,“我就说吧,黑人本性难移, 令人厌恶。”
可以说,错误的分类并非造成偏见的绝对因素,但是,人们总是自以为有充分的理由维持自身的预 判,继而导致了偏见。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预判往往受到社会环境、社交网络的影响与支持,因而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都不会对此加以考量。
造成的偏见的另一要素是敌意。奥尔波特认为,这种敌意恰恰来自于偏爱——一种自身价值系统的 维护。斯宾诺莎将“出于爱的偏见(love-prejudice)”定义为“被爱蒙蔽了双眼”。正如古人有云:情人眼 里出西施。在热恋中的情侣眼中,对方的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与此相似,对信仰、组织、国家的爱也 会使人们“蒙蔽双眼”。
此类积极的依附关系对我们的生活至关重要。年幼的孩子不能离开监护人独自生活。他必须先通过 某人或某事学会爱,并认识自我,才能够学会憎恨。而在他分辨对其价值体系的威胁之前,他是被亲情 与友情所围绕的。正是出于对此的珍爱——同时也是个人生存的基础,人们倾向于受到对个人价值体系 袒护的驱使,而做出毫无依据的预判,对可能会威胁到我们价值体系的人和事物进行贬低(或主动攻击), 以抬高自身的价值取向。这种预判是非理性的,而基于偏见问题的复杂性,奥尔波特并未就其与大脑分 类活动之后的理性预判进行详尽的区分,事实上,这一问题依旧是目前该领域中所需探讨的问题之一。
仇恨偏见是基于错误预判与敌意加强后的二次发展,其所反映的事实背后通常是积极正面的价值体 系。西弗洛伊德曾就此这样表述:“在对陌生人不加掩饰的厌恶与反感之中,我们意识到,这其实是对 自己的爱的表达,是一种自恋。”可以说,是爱的偏见(偏爱)引来了仇恨的偏见(歧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