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鄞
儿童精神科医生

我是一名儿童精神科医生,关于儿童青少年心理、精神的问题,问吧!

我是儿童精神科医生,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我在传统的封闭病房工作过,在国内领域顶尖的研究团队待过,曾着力于精神障碍、情感障碍的早期识别与干预,特别是儿童青少年人群中的早期识别、早期干预。目前,全力关注儿童青少年心理卫生领域。我擅长儿童青少年心理发展的评估,各类儿童青少年心理精神问题的诊治,如多动症、孤独症、学习困难和情绪障碍等。
关于自闭症(孤独症)、注意力障碍、多动障碍、学习障碍可以问我;情绪障碍、抽动症、精神疾病遗传风险,也可以问我。亲子教育、夫妻关系,涉及心理沟通的问题,都可以问我。如果你是一个低年资的精神科医生,如何在专业道路上发展,我也可以给建议。
另外,这里谢绝寻医问药。
383
健康 2017-11-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78个回复 共57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林鄞 2017-06-20

你好!
你提到的问题,实际上是越来越明显,不仅仅是大学生,高中生、初中生中也开始出现。
这个现象,我觉得要分开看。
一种情况,是和成长经历有关。现在很多孩子,挫折教育来得比较晚。有些本来应该在儿童时期应该完成的,都没有完成。那就只能拖到青春期或者成年早期。这个时候就有点棘手。
我们说,有些“错误”是在特定的年龄阶段可以被接受也很容易被原谅的。但如果出现在不合适的年龄段,大家对其期望值不一样,就容易出现问题。
比如,在幼儿园、小学的时候,小朋友们打闹很常见。可能上午打得不可开交,下午大家又变成好朋友玩在一起了。但如果到了初中、高中,打一架,要恢复友好关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如果挫折教育来得太晚,到了高中、大学,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别人打交道,更不知道如何去处理碰到的挫折,而这时候周围是以高中生、大学生的要求来看待,孩子就特别容易出现情绪上的挫折反应,甚至有不恰当的行为表现。
这样看来,提高心理素质的做法也是很明确的,就是“补课”,重新补以前没有上过的挫折教育的课。也就是说,要适当用对待初中生甚至是小学生的要求,来对待某些行为或者问题——当然,我不赞成完全当初小学生,因为我们本意还是想要孩子健康发育,至少和同龄人的心理状态相匹配。
另外一种情况,其实就有点极端。就是生病了。某些严重的情绪障碍,是不能用成长、性格这些东西来解释的。就是体内的神经递质水平发生了病理性的变化,就是一种疾病,就应该按照疾病的要求来处理,才有可能解决。这种情况需要尽快找医生处理,避免延误病情。

心理学专业难吗?有意向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您这个问题很好,这样的发现往往会有新的发现。有的时候是从未见过的物质文化,有的时候则是能丰富我们之前对埃及文化的理解。可惜的是,目前出来的信息还是很少的:除了埃及官宣外,各大媒体对这次发现的报道都还是非常笼统的,要想知道具体有没有全新的发现,我们还是要耐心等待考古发掘报告。不过仅仅从新闻中的信息,我们就已经能看出有哪些可能的新东西了。首先是木棺,虽然我们已经发现过了大量的木棺了,但是我们对木棺的了解还是有很多空白的。比如对于第26王朝到托勒密王朝的木棺,学界知道的还是很有限,因为埃及学家之前更重视新王国和新王国晚期的木棺(那个时候是古埃及棺发展的高峰,非常漂亮)。这次的发掘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新的,前所未见的风格,但是这次的发现会提供大量的数据,让我们能更好地和已有的发现做对比,强化我们对这一时期木棺整体风格的认识。而且更可贵的是,这次的木棺是有出处的。换句话说,我们知道是在萨卡拉地区发现的。这样我们就能知道孟菲斯地区木棺的具体风格,这样我们就可以顺藤摸瓜,看看之前发掘的,不知道是什么具体年代和地区的棺,是不是和这些棺相吻合,从而解决断代的问题。当然啦,发现了木棺就有可能会发现这个地区的木棺作坊,为我们了解这个地区的经济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其次就是棺材里头的木乃伊了,这次完全是没有打开过的,非常可贵,说不定会有新发现。一来是对这些完整的木乃伊做分析,我们对晚期木乃伊的制作方法可能有更好的认识。二来更可贵的是木乃伊本身是人类遗骸,保留了很多埃及人生前的信息,其中最有意义的可能就是古代疾病了。也许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我们现代社会面临的疾病在古代是什么样,埃及人是如何应对的。这个对医学史会有很好的贡献。另外我们通过对骨骼和组织的分析还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些人的生存状况,更好地了解这些彩棺背后的主人到底是不是贵族,他们到底是不是有锦衣玉食的生活。有时候答案会是很惊人的。
感谢您紧贴学术前沿的提问,希望您继续关注这次的重大发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