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鄞

我是一名儿童精神科医生,有关儿童青少年心理、精神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儿童精神科医生,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我在传统的封闭病房工作过,在国内领域顶尖的研究团队待过,曾着力于精神障碍、情感障碍的早期识别与干预,特别是儿童青少年人群中的早期识别、早期干预。目前,全力关注儿童青少年心理卫生领域。我擅长儿童青少年心理发展的评估,各类儿童青少年心理精神问题的诊治,如多动症、孤独症、学习困难和情绪障碍等。
关于自闭症(孤独症)、注意力障碍、多动障碍、学习障碍可以问我;情绪障碍、抽动症、精神疾病遗传风险,也可以问我。亲子教育、夫妻关系,涉及心理沟通的问题,都可以问我。如果你是一个低年资的精神科医生,如何在专业道路上发展,我也可以给建议。
另外,这里谢绝寻医问药。
322
健康 2017-11-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78个回复 共55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心理学专业难吗?有意向去

林鄞 2017-06-20

你好!
你提到的问题,实际上是越来越明显,不仅仅是大学生,高中生、初中生中也开始出现。
这个现象,我觉得要分开看。
一种情况,是和成长经历有关。现在很多孩子,挫折教育来得比较晚。有些本来应该在儿童时期应该完成的,都没有完成。那就只能拖到青春期或者成年早期。这个时候就有点棘手。
我们说,有些“错误”是在特定的年龄阶段可以被接受也很容易被原谅的。但如果出现在不合适的年龄段,大家对其期望值不一样,就容易出现问题。
比如,在幼儿园、小学的时候,小朋友们打闹很常见。可能上午打得不可开交,下午大家又变成好朋友玩在一起了。但如果到了初中、高中,打一架,要恢复友好关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如果挫折教育来得太晚,到了高中、大学,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别人打交道,更不知道如何去处理碰到的挫折,而这时候周围是以高中生、大学生的要求来看待,孩子就特别容易出现情绪上的挫折反应,甚至有不恰当的行为表现。
这样看来,提高心理素质的做法也是很明确的,就是“补课”,重新补以前没有上过的挫折教育的课。也就是说,要适当用对待初中生甚至是小学生的要求,来对待某些行为或者问题——当然,我不赞成完全当初小学生,因为我们本意还是想要孩子健康发育,至少和同龄人的心理状态相匹配。
另外一种情况,其实就有点极端。就是生病了。某些严重的情绪障碍,是不能用成长、性格这些东西来解释的。就是体内的神经递质水平发生了病理性的变化,就是一种疾病,就应该按照疾病的要求来处理,才有可能解决。这种情况需要尽快找医生处理,避免延误病情。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