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杰

我是京剧武丑演员郝杰,如何了解、练好武丑功夫,问我吧!

我是郝杰,上海京剧院青年武丑演员,2004年毕业于上海戏曲学院,师从孙瑞春、刘习中、奚维堂、秦伟成、严庆谷等老师,曾先后主演《盗王坟》、《打瓜园》、《挡马》、《三岔口》、《时迁偷鸡》、《盗甲》、《盗银壶》等剧。第七届全国cctv京剧青年大奖赛“金奖”。
大家可能认为“武丑”就是会武功的小丑,其实武丑是传统戏曲的脚色行当,有个好玩的俗称叫作“开口跳”,因其具有开口说话爽脆有力、又快又猛,擅长武打翻跳的特征。武丑多扮演言语幽默、擅长武艺、性格机警的男性角色。表示人物身躯矮小,有些戏里也表示蹑足潜踪的动作。如:昆曲《游街》里的武大郎,京剧《扈家庄》里的王英,《时迁盗甲》里的“鼓上蚤”时迁。如果说李小龙的影视角色接近戏曲武生的话,那成龙大哥功夫喜剧中的角色就类似武丑,他本人恰好也是京剧武丑出身。PS.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有成龙电影展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片子里找一找戏曲武丑的影子哦。
如果大家想进一步了解武丑的功夫,和一些戏曲角色,那么可以来和我一起练练功,聊聊天。
112
文艺 2017-06-1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7个回复 共4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CCPJSG2017-09-25

丑角是不是只是喜剧角色

郝杰 2017-10-19

迎春2017-07-24

喜欢的人多吗

郝杰 2017-07-27

az2017-07-06

演《时迁偷鸡》时,吞火是怎么练的呀? (^_^)

2017-06-25

武丑是不是说唱很少?基本山以动作戏为主?

郝杰 2017-06-25

郝杰 2017-06-2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从十九世纪末拍摄第一部日本自己的电影开始,电影在日本的发展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战后,日本电影的高潮期或者说“黄金时代”,是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一时期,在国际上,以黑泽明、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为首的日本导演的影片,在欧洲各大电影节上频频获奖。“日本电影”,开始为世界所知晓,其制作风格和特色也令国际电影人刮目相看。日本国内,电影也逐渐在普通百姓的娱乐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电影院的数量和票房收入逐年上升。
然而,60年代,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电影急剧发展的势头受到一定的遏制。70、80年代开始,电影在整体形势上有些起伏,如山田洋次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票房收入一直稳定;宫崎骏动画影片引发的观影人数一直保持历史最高记录;北野武、是枝裕和等导演和作品在国际电影节获奖,等等。但基本呈缓慢下降的态势。90年代,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电影院数量萎缩现象开始加剧,加上“少子化”和“老龄化”等社会现象,观众人数递减。可以说,在日本,“电影独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关于“日流”和“韩流”。“日流”的动漫有着深厚的底蕴和潜力。“韩流”也不容忽视,它的背后有着政府的支持。但是,我个人更加看好“华流”,特别是大陆地区的电影市场和动漫产业,目前的实力就已经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将来的发展更值得期待。

22

您的问题触及到了我个人对日本电影的一个“私密”喜好(笑)。坦率地说,虽然我的博士论文研究的是黑泽明电影,但从单纯的电影欣赏的角度讲,其实我更喜欢小津安二郎的作品。我在写博士论文的期间,因为参加了一个课题,曾把小津安二郎和黑泽明的作品进行比较分析,发现了不少有趣的现象,为加深我对这两位导演的作品的理解,提供了帮助。
《东京物语》和《楢山节考》这两部电影,我认为都是极具导演个人风格和性格魅力的影片。
《东京物语》,在表达手法上,使用了小津安二郎电影中独有的一种“小津调”。所谓“小津调”,具体包括摄影机固定在榻榻米上,镜头也基本固定;不使用特写,一般只用标准镜头;人物对话时不使用切换镜头;类似的人名、台词反复出现;几部影片的主要角色,重复使用同样的演员等。《东京物语》也援用了这些特征。在主题思想方面,《东京物语》直面“离别”、“生死”、“父母与子女”等人生的普遍主题,且娓娓道来,直入人心。可以说这种主题一般不会随时光远去而退色,带有普世性,是一部有着独特的“日本味道”的电影。
在日本,小津电影长期有着稳定的人气,这主要表现在知识阶层。10年前,日本学界一度掀起了一股对小津再评价的热潮。2003年12月,在东京召开了“纪念小津安二郎生诞100年 国际专题研讨会”。在小津研究大家莲实重彦(刚卸任东京大学的校长一职)召集主持的这次大会上,来自国内外的权威电影评论家、著名导演和演员,从多个侧面对小津电影进行讨论。那次大会主要强调了小津电影在当今社会的意义。大会期间,还上映了由台湾侯孝贤导演的、为表达他个人对小津敬意而制作的影片《咖啡时光》。集一时之盛。当时我正写博士论文,也参加了那次研讨会。
关于小津作品,值得讲的内容实在是很多,遇到“同好”,禁不住想多啰嗦几句(笑)。以上所谈,供您参考吧。
至于今村昌平,其实他也是我比较欣赏的导演之一,对他作品的关注恰恰是始于《楢山节考》。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对日本民俗文化比较感兴趣,所以,这部以浓厚的民俗文化为题材的影片,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印象深刻。我认为该影片延续了导演一贯的创作风格,即用充满活力的“肉体”和略带讽刺的手法,探讨了“生”与“死”的问题。不过,我个人以为这部影片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所展现的民俗文化元素,所谈的“传统”“文明”“母爱”“贫穷”等问题,似乎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该片是一部比较另类的日本文化史记录片,可以借助这部影片,进一步了解日本的“民俗电影”情况。
说到大岛渚导演,让我想起博士论文选题时的一段纠结。当时,我正准备确定写黑泽明电影,然而,隔壁研究室的一位平时关系不错的老师向我强烈推荐大岛渚。说实在的,当年的我,觉得大岛渚的作品的内容很难理解和接受,所以最后婉拒了他的好意。现在来看,大岛渚的作品其实很有个性,值得研究。他的作品在日本被视为左翼电影,往往通过对人的“欲望”的描写,来剖析人性虚伪的部分和社会的深层矛盾,其深刻度具有试图颠 覆一般道德、伦理的内涵,是一种有别于日本正统电影的类型。其主题似有所指。看他的电影,会受到不一样的启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