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杰
京剧武丑演员

我是京剧武丑演员郝杰,如何了解、练好武丑功夫,问我吧!

我是郝杰,上海京剧院青年武丑演员,2004年毕业于上海戏曲学院,师从孙瑞春、刘习中、奚维堂、秦伟成、严庆谷等老师,曾先后主演《盗王坟》、《打瓜园》、《挡马》、《三岔口》、《时迁偷鸡》、《盗甲》、《盗银壶》等剧。第七届全国cctv京剧青年大奖赛“金奖”。
大家可能认为“武丑”就是会武功的小丑,其实武丑是传统戏曲的脚色行当,有个好玩的俗称叫作“开口跳”,因其具有开口说话爽脆有力、又快又猛,擅长武打翻跳的特征。武丑多扮演言语幽默、擅长武艺、性格机警的男性角色。表示人物身躯矮小,有些戏里也表示蹑足潜踪的动作。如:昆曲《游街》里的武大郎,京剧《扈家庄》里的王英,《时迁盗甲》里的“鼓上蚤”时迁。如果说李小龙的影视角色接近戏曲武生的话,那成龙大哥功夫喜剧中的角色就类似武丑,他本人恰好也是京剧武丑出身。PS.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有成龙电影展映,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片子里找一找戏曲武丑的影子哦。
如果大家想进一步了解武丑的功夫,和一些戏曲角色,那么可以来和我一起练练功,聊聊天。
114
文艺 2017-06-19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47个回复 共4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CCPJSG2017-09-25

丑角是不是只是喜剧角色

郝杰 2017-10-19

迎春2017-07-24

喜欢的人多吗

郝杰 2017-07-27

az2017-07-06

演《时迁偷鸡》时,吞火是怎么练的呀? (^_^)

yydzl2017-06-25

武丑是不是说唱很少?基本山以动作戏为主?

郝杰 2017-06-25

郝杰 2017-06-24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原生家庭是一个近些年很火的词,特别是在网络空间,在很多人的控诉中似乎带有一种原罪的意味。这是一个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词,英语是family of origin,就是一个人出生成长的家庭(大多数是血缘家庭,也包括收养的家庭),主要是和成年后通过婚姻或者说自己的选择而形成的家庭相比较而言。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家庭是一个人接受社会化,学习社会规范和生存技巧的初级群体(primary group),通过社会化,使得个人成为一个能够被社会接受的、合格的社会成员。所以说家庭对这个人以后的人格的形成,人生的经历,社会关系的建立等等都有长远的影响。在心理学、心理咨询领域,经常使用这个概念,来分析成年后人格和婚姻关系中的各种问题,比如暴力、控制、不安全感、个人成就等等。
是不是以前不讨论家庭的影响呢?当然讨论,不过用的不是原生家庭这个词。比如说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张爱玲的《小团圆》,都有对封建家庭的深刻反思。不过前者是在宏大历史话语体系里,在结构和规范层面上的抨击,后者则从很个人的角度,把家庭和个人渗透到历史飘摇的血脉之中。这个有点象我们现代讨论的原生家庭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历史流逝和社会背景的冰凉质感。。
再看看你讲的“毕竟我们父母做子女的时候也没归责原生家庭”。那时候对家庭的讨论或者“归责”可能没有提到公共层面上来。难道以前的家庭就没有冲突吗?和家庭的关爱、和睦和温情相联系的一直都有委屈、矛盾和冲突。家,就是这样的复杂!比如最近大热的《我的姐姐》,姑妈一直为了大家庭、为了父母、弟弟一家子、丈夫、子女而牺牲、奉献,堪称道德模范,可是她是委屈的,她没有忘记几十年前的梦想,她只是一直隐忍在私领域之中,无处诉说。正是自己经历太多的牺牲和不公,这最后促使她决定支持侄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而不是用家的名义去捆绑她。
那么原生家庭这个词,我讲有社会学和心理学的背景。在今天的社会的火爆,我想有西方的心理咨询、灵修等文化(therapeutic culture) 的引入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全球扩张有关,关注从个人和家庭层面去分析种种不幸的根源,去倾诉去疗愈去成长。我们转型社会中传统和现代的冲突、消融,代际关系的和谐和矛盾等等的张力,正是这种反思的重要现实土壤。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个体化的进程和青年文化的蓬勃发展,对于原生家庭的讨论,慢慢燃出燎原之势,成为一种公共领域的话语。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