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少
剧评人

我是《红楼梦》作品的狂热爱好者,关于这部著作的电视剧改编及解读,问我吧!

我是古典文学爱好者言少,知乎通俗小说领域的活跃答主,《红楼梦》的死忠粉丝。曾对1987年版《红楼梦》电视剧的幕后班底、拍摄历程做过一些粗浅的研究,对这部伟大著作的影视剧改编及解读也有一些拙见。如有兴趣,欢迎大家不吝留言探讨交流!
147
文艺 2017-06-19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8个回复 共9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红楼梦是不是被过度解读了?

言少 2017-06-20

过度解读——或者说“过度诠释”,与“意图谬误”(从作者的创作意图、写作过程来评价作品的方法是一种错误的批评方法)一直是文学批评里的古老辩题。事实上“作者中心论”早已不是主流,毕竟作者也会出现“无意识”的创造,但是我相信文本诠释也一定有它的“合理边界”存在。就《红楼梦》来说,我们当然欢迎形形色色的解读,正如鲁迅所说:“道学家看到了淫,经学家看到了易,才子佳人看到了缠绵,革命家看到了排满,流言家看到了宫闱秘事”。但是不一定所有的解读是都“符合逻辑”的。红学繁衍数百年,形形色色的学说理论,一定也是良莠不齐的。譬如,民国时红学的“索隐派”主要有三种学说:第一派说红楼梦为顺治帝和董小宛而作,第二派说是康乾时期的政治小说,第三派则认为写纳兰明珠家事。第二派以蔡元培先生的《<石头记>索隐》为代表,比方说“书中‘红’字多隐‘朱’字。朱者,明也,汉也。宝玉有‘爱红’之癖,言以满人而爱汉族文化也”,故曰本书排满。其次,又有说贾宝玉(假宝玉)是伪朝之帝系,指胤礽,因为“宝玉”是传国玉玺的意思,林黛玉寓指朱彝尊(号竹垞),因为“绛珠仙子”寓指“朱”,潇湘馆寓指“竹”……凡此种种,你会发现,这些理论的脑回路九曲十八弯,逻辑清奇牵强附会。按这种说法,是否贾宝玉也可以是“王阳明”?因为宝玉都有“王”,男儿身为“阳”,宝玉“爱红”所以红者朱、朱者明? 从不同的角度解读《红楼梦》无可厚非,但最忌讳的就是预设好了立场,再倒果为因,为了自己的结论挖空心思从书中寻找支持自己的证据,这样本末倒置的“解读”,就变成一种过度解读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您提到的《历历红尘字字红》是一本书还是一篇文章?诚求

言少 2017-06-29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对网上流传的癸酉本红楼梦怎么看?

言少 2017-06-21

先说结论:又一个伪续。而且是87版电视剧的窠臼,东施效颦罢了。
一百零八回癸酉本的前身是“何初本”,于2008年发布于网上,当时正值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红楼梦中人大型选秀活动的余热未歇,时间发得蹊跷。何初本持有人叫何莉莉(化名),号称祖父年代战场上传衍下来的过录本,后来逐章发布网上,曾引起不小风波。但是网友随之也发现不少问题:一、这后二十八回的行文相较前八十回,甚至相较高鹗版本,语言浅白平庸至极,大相径庭。二、何初本有一章回目叫“大厦倾公府逐末路”,可巧的是,87版电视剧35集就叫做“大厦倾公府末路”,但这是编剧原创的。如果何初本是红楼梦原版,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回目?古抄本原本又在哪呢?三、后二十八回不少剧情雷人,薛宝钗居然跟贾宝玉婚前发生了性行为,宝玉还动辄要驱逐鞑虏,后面一群人也开始打起了流寇,充满赤裸裸反清复明的味道,似乎是为民国旧索隐派背书。打着吴梅村的作者名头,更是与前述“假语村言”云云风格迥异。
后来何玄鹤等人又重新修订整理出版,命名为“癸酉本”,将大厦倾公府逐末路的回目改掉,并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填补上述漏洞,譬如语言措辞差别,一会儿说缘于原作者未经修饰的初稿,一会儿说是过录者自行改动所致。这或许可以为赤裸裸的反清思想当一个挡箭牌,但仍疑点丛生:如果作者初稿如此,那与前八十回比,可谓天壤之别——而且许多语言可以说是现代化了,这绝不是“初稿”可以搪塞的。如果说是过录者自行改动,那后二十八回还有许多拙劣的诗词诔文,试问哪个过录者会有如此闲情逸致,连同诗词都要长篇改写一番?
唯一的亮点是:这个结局同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一样,是集许多红学家的探佚结果、前八十回的判词、脂砚斋暗示的伏笔所致,包括宝黛钗、王熙凤、史湘云、妙玉等人的结局,许多疑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答案。但这些人的结局,看过就好,若是拿它当红楼原本,就未免贻笑方家了——我承认作者有点小才华,但所谓的癸酉本,其实从未在学界引起重视。
试摘录一段:“两人聊了半个时辰,雨村见左右无人,大胆倾诉对宝钗的爱慕,宝钗叹气说自己容貌有限,难以承受大人错爱。雨村又说了几句甜言美语,忽然走近一把揽他入怀,宝钗闻着他身上惑人气味,早已情难自矜,含羞假意推攘,两个一番推拉,搂在一处。”
我相信是受了“钗于奁内待时飞”的影响(贾雨村字时飞),但薛宝钗跟贾雨村偷情的桥段,粗陋直白,这比前文鄙夷的才子佳人风月小说,还远远不如了。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崔牛2017-06-19

红剧里有很多非专业演员,请问老师,当时是怎么选拔的?

言少 2017-06-20

我在澎湃新闻有戏栏目里的文章《87版<红楼梦>30年》“千红一窟”章节里有提到,当时绝大多数采用新人,由于新人少经烟火,纯良质朴,易于进入红楼梦的角色。选拔方式包括:1、从万封自荐信中筛选,如陈晓旭(林黛玉),但这种方式如大海捞针,多不靠谱;2、由选角导演潘欣欣(后去中戏读书),以及夏明辉(邢夫人扮演者)、王贵娥(尤氏)、李颉(贾赦)、李志新(贾珍)等人,奔赴上海、杭州等全国二十个省市实地走访各文艺团体。如江苏扬剧团选到的侯长荣(柳湘莲、北静王),沈琳(平儿),成都相中的邓婕(王熙凤)、张莉(薛宝钗),安徽黄梅剧团的袁玫(袭人)、郭宵珍(史湘云)、马广儒(贾瑞),昆明市话剧团的周月(尤三姐)……这也是最主要的选角方式;3、由他人引荐,如京剧大师张君秋介绍的学生张静林(晴雯),侯长荣、张玉屏(原史湘云第一人选)推荐的欧阳奋强(贾宝玉);4、其他部分角色,亦由剧组职员兼任,如副导演马加奇(贾政)、孙桂珍(南安太妃),制片主任任大惠(钱大人)、韩准(贾敬),以及表演老师李婷(贾母)、李颉(贾赦)、刘宗佑(贾雨村)、王忠信(甄士隐)等,当时很多年轻演员到后来甚至也兼起了剧组职务,如东方闻樱(贾探春)当过结尾几段的执行导演,吴晓东(贾芸)也当过场记做过道具,可谓人尽其用了。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6

足球被誉为和平年代的战争,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运动,自然有其道理。那么就按照您的提问,与篮球作对比来介绍。
首先,触球部位不同。篮球大部分是双手,而足球是除了双手和手臂之外(门将例外),其他任何部位均可。众所周知,手部是人身体重最灵活也最容易操控的部位,从难度而言,足球无疑更大,也正因如此,足球的含金量和价值相对较高。当然,在这里我并没有丝毫贬低篮球运动的意思,只是两项运动形式不同。
其次,运动参与程度不同。都说篮球是长人的运动,NBA历史中当然也有艾弗森、“土豆”韦伯、以赛亚·托马斯这样矮个子巨星,但终究只是个例。即便是野球场上的较量,身高臂长也是最大的优势。而足球则不然,身高1米7和1米9的两个人相比,并没有哪一方在身体素质上占据绝对优势,高一点的可以打高球,而矮一点的可以用速度。体重也同样如此,100公斤的球员对抗占优势,而65公斤的球员,则非常灵巧。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篮球运动员那么完美的身体条件,因此也注定了篮球运动的门槛更高,代入感更低。
第三,推广难易度不同。篮球虽然不像棒球或乒乓球那样,对器械有太多苛求,但也并非毫无要求。至少你要有一个可以拍的起来的球,如果没有篮筐的话,竞争性就差的很多。足球则不一样,只要是圆形的可以踢得动的物体,都可以用来做球,甚至瓶子盖,石头子等物体,也能凑合。至于球门,随便找两块砖头或者学生的书包,都可以拿来摆门。相对简便,装备要求更低,便于足球运动在大多数地方的推广。
至于其他方面,诸如篮球一家独大,足球百花齐放;篮球历史较短,足球发展更早;篮球场地小,氛围不如足球场等等都可以看作影响因素,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两种运动的“可控性”。打个比方,如果库里今天状态正佳,他在三分线外的出手就很难防范。而足球则不然,不管你是梅西还是C罗,不管你的射门有多刁钻,对手都有可能防守下来。相较于篮球的个人能力为先,足球更需要团队配合,要打进一个球,需要付出的精力和努力远远超过篮球,过程中的偶然性和不可预知性更多如牛毛,其中赋予了太多的趣味性。
当然,爱好是每个人的选择,没有一定之规,也不存在孰高孰低的差别。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受欢迎程度,的确能说明一项运动是否更深入人心。有个非常有趣的比喻,能说明两种运动的区别。你刚打开电视,就看到篮球比赛两支球队打成110平,进入比赛最后一分钟,你很幸运没有错过最精彩的环节。而你看足球比赛时,3比3进入最后5分钟,那你实在不走运,过程中的惊心动魄全都错过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