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俊
戏剧导演

我是徐俊,从沪剧演员到戏剧导演,如何让传统故事在当代剧场中发光,问我吧!

我是徐俊,恒源祥戏剧艺术总监、导演。濡染戏剧艺术四十余载,从演员到导演,仰赖悟性和韧劲拓土开疆。从早些年执导作品《第一次亲密接触》、《玉卿嫂》,到近年来恒源祥戏剧“上海三部曲”:沪语话剧《永远的尹雪艳》、话剧《大商海》、原创音乐剧《犹太人在上海》(SHIMMER),直至眼下正在编导的原创音乐剧《白蛇惊变》,秉承“一戏一格”的创作理念,在每一部作品的美学风格中颠覆前我,自求焕然。
我相信戏剧是有灵魂的,交错过去、当下和未来,所以亘古;际会直观、理智和情感,因而透彻。我相信戏剧灵魂的去蔽就在于创造者在剧作题材、形式、内容和韵味里种下对当下的观照和反思,透过观众生发,让戏剧开放、灵动和普世。身为戏剧创作者兼民营院团运作人,苛求作品的品质和美学高度、给予观众触动、担负社会责任,似乎难以形成等边三角。也正是在此模棱之中,我也渐渐有所心得。因此无论是关于戏剧艺术的纯粹思考批判、还是戏剧制作院团发展的现实境遇,相信我们都可以在几局对弈之中觅得些许灼见。
66
文艺 2017-10-1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9个回复 共2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现在上面对你们的创作空间大不大?

徐俊 2017-10-22

什么时候小城市也能看到话剧呢

徐俊 2017-10-21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娱乐是没有营养的。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
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用以麻痹人们,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娱乐至死》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
所以整体上,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
但在今天,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
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审美性的公共论坛,或者社会场域。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在创造快乐之外,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比如:
1)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比如郑爽代孕事件,翟天临论文事件。这样,娱乐新闻与过去的“社会新闻”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
2)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关注女性与年龄,《我独自生活》关注单身社会问题,《变形记》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忘不了餐厅》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
3)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
4)更主动的娱乐教育——比如《国家宝藏》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声入人心》《舞蹈风暴》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脱口秀/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比如99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