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俊
戏剧导演

我是徐俊,从沪剧演员到戏剧导演,如何让传统故事在当代剧场中发光,问我吧!

我是徐俊,恒源祥戏剧艺术总监、导演。濡染戏剧艺术四十余载,从演员到导演,仰赖悟性和韧劲拓土开疆。从早些年执导作品《第一次亲密接触》、《玉卿嫂》,到近年来恒源祥戏剧“上海三部曲”:沪语话剧《永远的尹雪艳》、话剧《大商海》、原创音乐剧《犹太人在上海》(SHIMMER),直至眼下正在编导的原创音乐剧《白蛇惊变》,秉承“一戏一格”的创作理念,在每一部作品的美学风格中颠覆前我,自求焕然。
我相信戏剧是有灵魂的,交错过去、当下和未来,所以亘古;际会直观、理智和情感,因而透彻。我相信戏剧灵魂的去蔽就在于创造者在剧作题材、形式、内容和韵味里种下对当下的观照和反思,透过观众生发,让戏剧开放、灵动和普世。身为戏剧创作者兼民营院团运作人,苛求作品的品质和美学高度、给予观众触动、担负社会责任,似乎难以形成等边三角。也正是在此模棱之中,我也渐渐有所心得。因此无论是关于戏剧艺术的纯粹思考批判、还是戏剧制作院团发展的现实境遇,相信我们都可以在几局对弈之中觅得些许灼见。
63
文艺 2017-10-18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9个回复 共2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现在上面对你们的创作空间大不大?

徐俊 2017-10-22

什么时候小城市也能看到话剧呢

徐俊 2017-10-21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66

对于灾难性的瘟疫,古人往往会从“邪恶”或“罪 恶”的角度阐释,比如说1世纪罗马爆发的致命的“安东尼瘟疫“,罗马人认为是军队洗劫塞琉西亚开始的,这是一个亵渎的行为,是阿波罗神庙释放出的有毒热气导致的。15世纪末欧洲人在发现美洲新大陆时,将旧世界的疫病,黄热病天花麻疹等传染给了当地人,导致90%以上的人死亡,从而征服了新大陆,16世纪**肆虐欧洲时,欧洲人认为这是哥伦布从美洲带回来的,是美洲人对欧洲人的报复。古代社会的处理方式是隔离(驱逐出村、或安置远离乡镇的郊外空屋)、焚烧尸体;改变生活方式,比如开始洗澡、洗手;近代社会发明用公筷、戴口罩;调整交际方式。制定贸易新规则,比如港口检疫,对货物和外员人员有检疫,1374年威尼斯首先颁布法规,规定所有进出威尼斯的客商,若有感染或有感染嫌疑的商人一律不许进城,其它意大利城市也照例而行。1377 年,在亚得里亚海东岸的拉古萨共和国首先规定,所有被疑为鼠疫传染者,必须在距离城市和海港相当距离的指定场所,同时是在空气新鲜阳光充足的环境里停留至 30 天才准入境,后延长至 40 天,称为四旬斋(Quarantenaria),即为今天的海港检疫。1383 年,法国马赛正式设立海港检疫站。瘟疫可以对人类社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也促使人们反思生命的价值,启发医学家探究致病原因,产生新型的学科,比如细菌学、流行病学的概念兴起、统计学调查方法的广泛应用、人口普查和疾病谱的出现,由霍乱而导致水资源的控制和水质量的监 督管理、疾病研究的社会学取向等。瘟疫在人类历史重大转折节点上扮演的角色可参看前面回答。值得补充的,SARS事件,不仅推动了中国公共卫生预防与应对机制改革与完善,而且将医学史、公共卫生史和医学社会史的研究从一个隐性的研究领域,推到了学术研究的前台,成为一门显学,越来越多地受到史学家、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的关注,开拓了史学研究的新领域。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