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熙
中国女足运动员

我是“最美女足姑娘”熊熙,关于女足与我的足球生涯,问我吧!

我是熊熙,2017全运会女子足球U18组亚军,全运会后,我选择离开足球赛场,回归校园,目前是上海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的一名大学生。
我从8岁就开始接受足球训练,到现在差不多已经10年了。一开始入门是父亲“强迫”的杰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渐渐爱上了足球。我们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夏天的时候每天都得顶着太阳在三十八度高温下训练,所以晒得特别黑。记得有次体能训练,跑了二十四圈四百米,特别感激自己能坚持下来。
如果不能踢球还能干什么?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很现实的问题。所以对于未来,选择职业足球还是大学校园,我仍难以下定决心。毕竟踢了十年足球,放弃还是比较可惜的。但无论如何,路都是我自己选的。关于女足与我的足球生涯,很高兴和大家一起聊聊!
86
运动 2017-12-15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6个回复 共3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有美女可以提高女足的收视率!

熊熙 2017-12-17

踢球是不是特别累阿,很辛苦吧

熊熙 2017-12-15

熊熙 2017-12-15

熊熙 2017-12-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首先要明确一点,“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学术称谓是“抑郁障碍”),两者有明显而严格的区分。“抑郁症状”描述的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情绪状态,而“抑郁障碍”则是一种心理疾病。
网络上关于抑郁的测试工具,都是针对抑郁症状,测量症状的严重程度,但不具备诊断抑郁症的价值。因此从诊断的角度来看,就不靠谱。比如抑郁自评问卷(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贝克抑郁自评问卷(Beck depression rating scale,BDI)都是临床常用的专业评估工具,量表本身具有非常好的信效度,经过国内学者的修订和使用,是很靠谱的测量工具。但也仅仅是靠谱的工具而已,不具备诊断的价值。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靠谱的工具也需要靠谱的使用,比如使用者对引导语的理解、得分的计算、结果的解读等都影响测量的“靠谱”程度。所以,一些网络上的心理测量工具是靠谱的,但得出的结果未必准确。
医院里诊断抑郁症需要全面详细的询问病史和精神检查,才能获得相对准确的诊断。医生问诊,要了解求助者心理问题的当下,既往的心理,行为,人际交往,家庭和社会功能等,还有身体检查,以便排除因为生理、药物等身体原因导致的抑郁症状。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颁布的疾病诊断系统中有关心理行为障碍的标准。
总之,网络上有关抑郁症的测评有参考意义,对于了解测试者的情绪状态有一定提示效果。但是准确的评估和诊断需要临床专业人士系统的进行操作。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