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熙
中国女足运动员

我是“最美女足姑娘”熊熙,关于女足与我的足球生涯,问我吧!

我是熊熙,2017全运会女子足球U18组亚军,全运会后,我选择离开足球赛场,回归校园,目前是上海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的一名大学生。
我从8岁就开始接受足球训练,到现在差不多已经10年了。一开始入门是父亲“强迫”的杰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渐渐爱上了足球。我们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样,夏天的时候每天都得顶着太阳在三十八度高温下训练,所以晒得特别黑。记得有次体能训练,跑了二十四圈四百米,特别感激自己能坚持下来。
如果不能踢球还能干什么?这是摆在我们面前一道很现实的问题。所以对于未来,选择职业足球还是大学校园,我仍难以下定决心。毕竟踢了十年足球,放弃还是比较可惜的。但无论如何,路都是我自己选的。关于女足与我的足球生涯,很高兴和大家一起聊聊!
73
运动 2017-12-15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6个回复 共3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有美女可以提高女足的收视率!

熊熙 2017-12-17

踢球是不是特别累阿,很辛苦吧

熊熙 2017-12-15

熊熙 2017-12-15

熊熙 2017-12-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