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玺

我是北大参军的女大学生,跟随部队在亚丁湾海域巡航的所见所闻,问我吧!

我是宋玺,北京大学心理学专业一名大四的学生。在2015年大三时,我加入了海军陆战队,成为一名军人。在新兵连的日子打破了之前的所有生活规律,对身体和内心进行全方位重塑。我是全连唯一一个来自北大的兵,一开始,这成了我最显眼的标签。干什么都被盯着,大家总觉得我应该做得最好,但我实在不是个生来规矩的人,手脚也不勤快,因此不管是训练还是内务,经常完成得不够好,当时觉得压力很大。第一个月下来,我瘦了 20斤,每天感觉累到极限,后面慢慢适应了部队生活。
2016年,我跟随部队前往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舰队上一共有两百多人,我们在海上不断来回巡逻,从亚丁湾的A点航行到B点,每天睁开眼就是大海。我们在海上进行各种侦察,我也经历了反海盗的行动,2017年4月8日,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一艘图瓦卢籍货船遭遇不明数量海盗登船袭击,中国海军的16名特战队员急速出击,经过7小时的惊险营救,成功解救了19名船员。
2017年,两年军营生涯结束,我返回校园继续专业学习。有关大学生参军,和我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巡航任务的所见所闻,都可以来和我聊聊。
180
目击 2018-01-04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82个回复 共13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DBC2018-01-24

你对自己未来的打算是什么呢?

宋玺 2018-02-01

你是个话少,帅气的姑娘

宋玺 2018-01-17

想问您,中断两年学业,退伍后返校复读,重新拿起课本是否感到吃力?

宋玺 2018-01-1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Really2018-01-16

亚丁湾说的星际之门私下有没有讨论过?纯好奇

宋玺 2018-01-17

femsal2018-01-11

我想说,我的梦想你都实现了,真的好佩服你啊,你是北京的嘛?

宋玺 2018-01-14

宋玺 2018-01-1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从十九世纪末拍摄第一部日本自己的电影开始,电影在日本的发展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战后,日本电影的高潮期或者说“黄金时代”,是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一时期,在国际上,以黑泽明、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为首的日本导演的影片,在欧洲各大电影节上频频获奖。“日本电影”,开始为世界所知晓,其制作风格和特色也令国际电影人刮目相看。日本国内,电影也逐渐在普通百姓的娱乐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电影院的数量和票房收入逐年上升。
然而,60年代,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电影急剧发展的势头受到一定的遏制。70、80年代开始,电影在整体形势上有些起伏,如山田洋次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票房收入一直稳定;宫崎骏动画影片引发的观影人数一直保持历史最高记录;北野武、是枝裕和等导演和作品在国际电影节获奖,等等。但基本呈缓慢下降的态势。90年代,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电影院数量萎缩现象开始加剧,加上“少子化”和“老龄化”等社会现象,观众人数递减。可以说,在日本,“电影独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关于“日流”和“韩流”。“日流”的动漫有着深厚的底蕴和潜力。“韩流”也不容忽视,它的背后有着政府的支持。但是,我个人更加看好“华流”,特别是大陆地区的电影市场和动漫产业,目前的实力就已经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将来的发展更值得期待。

22

您的问题触及到了我个人对日本电影的一个“私密”喜好(笑)。坦率地说,虽然我的博士论文研究的是黑泽明电影,但从单纯的电影欣赏的角度讲,其实我更喜欢小津安二郎的作品。我在写博士论文的期间,因为参加了一个课题,曾把小津安二郎和黑泽明的作品进行比较分析,发现了不少有趣的现象,为加深我对这两位导演的作品的理解,提供了帮助。
《东京物语》和《楢山节考》这两部电影,我认为都是极具导演个人风格和性格魅力的影片。
《东京物语》,在表达手法上,使用了小津安二郎电影中独有的一种“小津调”。所谓“小津调”,具体包括摄影机固定在榻榻米上,镜头也基本固定;不使用特写,一般只用标准镜头;人物对话时不使用切换镜头;类似的人名、台词反复出现;几部影片的主要角色,重复使用同样的演员等。《东京物语》也援用了这些特征。在主题思想方面,《东京物语》直面“离别”、“生死”、“父母与子女”等人生的普遍主题,且娓娓道来,直入人心。可以说这种主题一般不会随时光远去而退色,带有普世性,是一部有着独特的“日本味道”的电影。
在日本,小津电影长期有着稳定的人气,这主要表现在知识阶层。10年前,日本学界一度掀起了一股对小津再评价的热潮。2003年12月,在东京召开了“纪念小津安二郎生诞100年 国际专题研讨会”。在小津研究大家莲实重彦(刚卸任东京大学的校长一职)召集主持的这次大会上,来自国内外的权威电影评论家、著名导演和演员,从多个侧面对小津电影进行讨论。那次大会主要强调了小津电影在当今社会的意义。大会期间,还上映了由台湾侯孝贤导演的、为表达他个人对小津敬意而制作的影片《咖啡时光》。集一时之盛。当时我正写博士论文,也参加了那次研讨会。
关于小津作品,值得讲的内容实在是很多,遇到“同好”,禁不住想多啰嗦几句(笑)。以上所谈,供您参考吧。
至于今村昌平,其实他也是我比较欣赏的导演之一,对他作品的关注恰恰是始于《楢山节考》。因为自己一直以来对日本民俗文化比较感兴趣,所以,这部以浓厚的民俗文化为题材的影片,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印象深刻。我认为该影片延续了导演一贯的创作风格,即用充满活力的“肉体”和略带讽刺的手法,探讨了“生”与“死”的问题。不过,我个人以为这部影片最大的魅力,在于它所展现的民俗文化元素,所谈的“传统”“文明”“母爱”“贫穷”等问题,似乎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该片是一部比较另类的日本文化史记录片,可以借助这部影片,进一步了解日本的“民俗电影”情况。
说到大岛渚导演,让我想起博士论文选题时的一段纠结。当时,我正准备确定写黑泽明电影,然而,隔壁研究室的一位平时关系不错的老师向我强烈推荐大岛渚。说实在的,当年的我,觉得大岛渚的作品的内容很难理解和接受,所以最后婉拒了他的好意。现在来看,大岛渚的作品其实很有个性,值得研究。他的作品在日本被视为左翼电影,往往通过对人的“欲望”的描写,来剖析人性虚伪的部分和社会的深层矛盾,其深刻度具有试图颠 覆一般道德、伦理的内涵,是一种有别于日本正统电影的类型。其主题似有所指。看他的电影,会受到不一样的启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