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良
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

我是法医秦明的老师刘良,如何准确“翻译”死者的语言,问我吧!

法医实际上就是翻译。尸体不会说话,法医要做的就是把死者的语言翻译给不懂的人听——这是我对我的职业所做的定义。
我是刘良,原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系系主任,也是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人。在与死者打交道的30余年中,我解剖过上千具尸体,经我手平过冤、昭过雪的案子有不少,其中不乏湖南黄静案、山西讨薪案、聂树斌案等著名案件的复查。我带出的学生几乎“占领”了中国各省市公安局,网红“法医秦明”也曾在央视拜我为师。我主编的《法医毒理学》更是所有法医学生必须学的国家规划专业教材。
作为尸语者,最大的要求就是准确。但有时,要做到“准确”可没那么容易。但我可以很自信地说,这几十年来,我基本没犯过什么错误。若你对于法医这个神秘的职业感兴趣,想知道如何准确“翻译”死者的语言,欢迎向我提问!
法律 2018-08-1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50个回复 共26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星坠2018-08-15

您有遇到过灵异事件吗

刘良 2018-08-1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刘老师,您能送我们年轻法医一些话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2018-08-14

您有没有遇到过灵异事件,相不相信?

刘良 2018-08-1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666

刘良 2018-08-15

教授,为什么近百个问题每个问题您都会回复?

刘良 2018-08-1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