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C赵亮
北京文艺广播主持人 评书演员 编剧

我是单田芳先生亲传弟子,欲知学艺日子如何,问我吧!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一代评书大家单田芳于2018年9月1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他曾经留给几代人的记忆,从此却再无“下回分解”。
我是评书演员赵亮,现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工作,每天出入的就是九十年代末每天跟随先生录音的地方。我14岁初识单田芳先生,2010年正式拜师。可以说,先生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影响至深。先生是一个极其纯粹的人,他一生的诉求就是“我要说书”,这种需求占据了他生命中绝大多数时间。先生说过的评书超过130多部,几乎陪伴了几代人的成长,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
物是人非恍若隔世。我愿意在此平台与大家聊聊我眼中的评书大师单田芳先生,怀念与他学艺的那段日子。
355
文艺 6天前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0个回复 共3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RBC赵亮 6天前

今天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互联网科技文化带给了很多行业新的冲击和机会。我觉得对于很多民间艺术来说,都走在了这样一个岔路口了。单说评书吧,虽然现在很多艺人收徒还沿用过去的形式,引保代一应俱全,可是这不过是一种形式感,仪式感而已。引保代谁能发挥作用,代师能教学吗,保师能负责吗?绝大多数都是虚名而已。
  为啥呢,时代变化了,市场变化了,曲艺演出的方式也变化了。旧式师 徒关系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产物,是人生命运的绑定。我觉得这种口传心授虽然没有固定教材,也不分科,看似不科学,但是在艺术领域,这种方式是真正能够传承的方式。师徒如父子,耳鬓厮磨,生活工作都在一起,艺术与生活杂糅,生活与情感交织,那种影响是一种沁入式领悟式的影响。我觉得手艺人的口传心授教学要高于现代办学的“大班式”教学。你看,到了高级阶段,现代学校不也有这种绑定情况吗?研究生选导师,导师也挑学生。关系好的也会形成如父如子的关系。当然,师徒反目者也大有人在。不过我觉得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的人生中有很多位老师,我大学的古代文学老师也已八十多岁了,还有编剧界的老师,我跟他们的关系都很好。君子之交淡如水,他们对我的教诲都是我的人生财富,我对他们的感恩也都铭刻肺腑。
  师生之间如果保持一定距离,当然可以产生一定的职业化美感,但我仍然觉得,如父如子的师生关系才是最令人向往的。人生苦短,知己难求。做不成血缘父子,就做师徒吧。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RBC赵亮 5天前

刚刚结束单田芳先生纪念专场演出回来。今晚演出有刘兰芳先生弟子,袁田先生弟子,刘延广先生弟子。但是,今天不管是哪个门户谁的弟子,我们都是听单老长大的孩子,今夜我们都是单田芳!!
每个人说一段单老的书,我今晚说的就是乱世枭雄当中的一段。
  我有幸得到单老的传授,他给我讲了这部书的诞生过程。前半部枭雄传奇,后半部历史风云,大事不虚,小事不拘,当电视剧少帅播出时,我更加想念评书里的张作霖。单老擅长运用传统书的经典模式来创造现代人物。比如张似非处理成坏小子的形象,汤二虎是粗中有细的张飞,孙烈臣是老诚保守的军师等等,虽然这些人未必是历史形象,但是评书里的人物性格鲜明,跃然纸上,形成的戏剧性的确很精彩,而大的历史事件套在这些性格人物身上又非常合适。
 从酝酿到播出一共经历了十年时间。期间单老曾经拜访沈阳的一位朋友,此人祖辈曾跟张作霖吃过老横儿,打听到了一些当年这些土匪的逸事。还经历过两次对播出口径的掂量。彼时对张氏父子的评价定性尚有争议,先生也担心在政治导向上出现问题被人诟病。但这些担忧都烟消云散了,最终十年磨一剑一鸣惊人。
 乱世枭雄是一部真正体现单老水平的原创历史人物评书。
 我至今仍然不断回听。并以此为契机查阅材料了解这些人物的历史面貌,这既可以增加学习历史的趣味,还能从中了解单老处理史实和艺术创作关系的艺术手法,真是难得的精神食粮。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