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我们是北大网文论坛,关于互联网行话的起源与应用,问吧!

你是否了解什么叫“私域流量”?疫情期间的生活是否让你意识到万物皆可“云XX”?每个网络部落都有着自己的生态系统和话语系统。互联网圈也不例外,行话更新迭代,我们“冲浪”时总会与它们不经意间相逢。
我们是北京大学网络文学论坛,由一群常年混迹于各个网络部落的学者粉丝组成。小坛对245个网络文化关键词进行研究,将其分为二次元·宅文化、同人·粉丝文化、女性向·耽美、网络文学、电子游戏、社会流行词六个单元,整理为《破壁书》,希望探索网络文化的核心脉络和词语的根源,展现出这些部落文化自我言说的能力和可能。
本次,小站携手澎湃问吧与今日头条,一起推出“必懂的互联网行话”问答专栏。关于互联网行话及其背后的话语逻辑与网络文化生态,一起讨论吧!
582
百科 2020-07-2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7个回复 共2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2020-07-25

一开始,人们讨论明星时,想尽可能回避被粉丝搜索到所引发的争端,因此用拼音缩写其姓名的方式“打码”,或者有些明星的姓名太过生僻,则缩写也是种省力方式。这种打码方式也在无形中设立门槛:如果对娱乐新闻一无所知,当然猜不出这些缩写的含义。由此试图确保参与讨(八)论(卦)的人,至少是对相关话题感兴趣的同好,有得聊,不会被毁版毁气氛。
但在今天,缩写似乎已经不再限于明星姓名,还囊括了许多日常用语,比如“有一说一(u1s1)”“对不起(dbq)”“真情实感(zqsg)”从省力角度来看,这些虽不是明星姓名等“专有名词”,但也是网络讨论中颇具功能性的常用词组,便索性使用缩写,可以类比英文表达中的“wtf”“btw”。除此之外,使用“看都看不懂的”缩写,甚至成了一种自觉或不自觉的语言游戏,它难免成为阅读理解的壁垒,但制造与破解这种壁垒、谜题的过程,似乎也令深谙这种讨论方式的网友们着迷。这时,交流的顺畅性似乎不再是第一位,在使用缩写(和其它行话)的过程中,人们也分享着这种不断“解码”的快乐,同时更清楚地知道自己进行着什么样的讨论——这种语言游戏也制造出了一种特殊的氛围,使用陌生化的缩写,就像人们穿上了某种新的身份进行某种特定的讨论(如明星八卦),从而区别于其他类型交流。这个意义上讲,它并不会“污染”传统的汉语词汇使用习惯。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5个回答

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2020-07-27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Watto2020-07-21

老师们好,请问为什么每个圈子都会创造出一套自己的行话?

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2020-07-24

“行话”,或者“黑话”,形式丰富,历史悠久,也充满变化。从字面意思就可以理解,行话是在特定范围领域内通行的语言,可以通俗理解为一种加密的语言。行话与套话不同,它反而是一种极其务实的符号系统,必须在实际运用中才能发挥作用。行话的作用有很多,概括下来,主要有内外两种:对外是为了安全,保密,就像是筑起了语言围墙。通过“对切口”验证,把外行人阻隔在外,掌握了这门语言的人,才有资格进行交流,如此可以排除外人干扰,减少不安全、不稳定的因素。对内来说,语言自身具有塑造文化认同的功能,行话在使用过程中实际上也在凝聚、强化参与者之间的共识。人们通过使用行话,无意中完成圈子的整合。每次更新行话的语汇,也相当于再次确认了朋友,巩固了同好范围。
进入网络时代,交流的成本大大降低,但人们的差异性也更加突出,一方面要“撕”,要捍卫一些东西,一方面要寻找同好,互相鼓励交流。随着外部审查压力变大,行话的更新频率也越来越快。行话的壁垒也越来越高了,时常让圈外人感觉到莫名其妙,望而却步。这个时候,行话也是话语权的象征,是战斗的武器。
只要有差异性的存在和同一性的追求,行话就会存在。同时,行话也是相对而言的概念,行话的复杂精密程度,取决于圈子、共同体范围和层次。扩大而言,我们的日常用语,尤其是普通话,甚至与之相关的思维习惯,又何尝不是一种“行话”?我们从小被训练,才慢慢变成了同一个圈里的人,形成了一种更大的文化认同。但在认同的内部,区隔、分离是永远存在的。因此不难想象,本词条看起来是一条科学客观的定义,努力避免说圈子的行话、黑话,但它在某些圈子里,也会被认为是“外行话”啊!

Runn2020-07-21

个人感觉互联网的行话大多来自于相对比较小众的领域,这是为什么?

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2020-07-24

如果从周期性来看,网络语言只分短期和长期两种。一般来说,能够长期流传的网络语言一定长度很短,用途很广,不依赖某个特定的背景文化,并且表达了一定的精神和情感需求。
短期网络语言一般依托某个爆发性事件而出现,这样的网络语言比较经典的有“我爸是李刚”、“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等等。前者来自于现实事件,后者来自于贴吧上的热帖。如今我们已经很难看到这样的网络语言了,是因为这两个并没有什么泛用性和实际意义,不能在日常生活中频繁使用。简而言之,它们依托大众对某个热点事件的了解而迅速流行,但是当人们忘记这个事件后,它也就随之消失了
长期网络语言一般只有几个字,所以称为“词汇”也比较适合。比如“给力”、“不明觉厉”、“喜大普奔”等,它们的特点就是前文所描述的。和短期网络语言的例子相比,它们很明显能适应更多场合,而且和出处的关系并不紧密,以至于人们很容易忘记它们的出处,却能在生活中和网络上的很多地方用到它们。
至于生命长度,短期一般依托热点事件,长则数月,短则数天就会消失。长期的网络词汇则很难判断,因为很多世纪之交时的网络词汇我们还在使用,甚至已经不知道它是网络词汇了,比如“人品”、“猪队友”等。具体的时间规律还需要统计性的研究。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北大网络文学论坛 2020-07-24

你的问题是不是可以看成:“互联网流行词影响了我们的价值观”呢?
网络语言作为一种语言,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文化(一种看法:文化生于语言)。而一种文化有其影响力,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这种影响我想可以分两种情况,一是对圈外人,某种文化的陌生者,比如:孩童、新接触网络语言的人群。对这一类人,网络用语为代表的一种新文化,的确存在着影响他们的价值观的可能,典型的代表就是孩童。所以控制孩童接触网络资源是一个问题。
第二种情况,网络文化的特殊之处在于:成为文化输出者的成本很低。与其说网络流行词影响了一批人的价值观,毋庸说正是网络流行词完美地契合了一些人的表达欲与表达习惯。而这个词可能只是被偶然提出,便获得了大群的附庸。比如“奥利给”。如果说这个词代表着一种“奋斗”、“迎难而上”的观念,那么我想不是这个词影响了一批人,而是它迎合了一批有表达欲又恰好在寻求一种适合的表达方式的人,成为了一种公共的抒发情感的网络词汇(这些词汇原本可能由文学提供)。
最后,还需要注意区分真正的影响来源。比如,很多情况中,影响一个人的观念的不是某个词汇,单个词汇没有这样大的力量。网络作为如今最日常、广博的交流空间,网络流行词除了作为一个普通词汇的力量外,它还暗藏非常巨大的舆论力量。比如“奥利给”这个词背后是大众对一种积极(即使是戏谑的)态度的肯定,它可能会使人产生一种意识不到的“随大流”的想法,一种从众的倾向:我们用同样的词汇,我们就是自己人。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