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振昊
青年导演、编剧

我是青年导演许振昊,低成本电影高回报有多难,问我吧!

5G时代人人都能拍电影?从陈可辛导演用手机拍摄《三分钟》刷屏朋友圈,到到打开抖音人人都在用手机拍故事。科技的发展为电影制作提供了便利性吗?投入的时间和预算越多,电影的成色就越好吗?职业导演和专业人员如何应对技术革新带来的挑战?如何在低预算的情况下,拍出高质量的影片?
我是电影《乘客》的青年导演许振昊,该片耗时四年,独立筹备制作,获得了第4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华语新秀竞赛单元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关于中低成本电影制作及运作的相关问题,问我吧!
93
文艺 2020-11-1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6个回复 共1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许振昊 2020-11-18

屏后参赛选手

许导您好!我也有这种刻板印象,票房收入高的,辐射范围广的,例如漫威系列,感觉就是大制作、斥巨资,粗制滥造的话,例如国产扑街的口水电影?逐梦演艺圈。。。这种算中低成本的电影了吧,所以一提到低成本不免就是粗制滥造啊,从剧本到拍摄到最后呈现,给人感觉就是离谱?您怎么保证低成本电影中包含较高的质感呢?还要说服广大受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许振昊 5天前

您好。
1、以我经验,低成本花钱最多的地方在人员食宿差旅和车辆使用费用。先不论怎么拍拿什么拍,以上这部分是硬支出。至于其他地方,比如场地拍摄费用,团队人员酬劳,服装化妆道具,如果在建立了一个良好团队的前提下,这些的弹性空间就很大,可以适量压缩。当然注意不要轻易压低愿意在一个低成本电影参与的你的团队的报酬,他们都是真正愿意和你共患难打硬仗的亲兄弟。尽可能的给他们你能提供的,如果这次不行就一定信守承诺在其他地方或者之后补上。
2、在开拍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想清楚自己到底要表达什么,讲什么故事。多探讨,多验证,和能提供给你想法的团队及朋友多聊。多看片拉片,自我验证。因为毕竟开拍前的犯错成本最低,一旦开拍后,直至结束,即使影片出现诸多问题,也都属于补救措施了。另外就是找到合适的制片团队,多和他们交流,让他们最大化的理解你的拍摄方式。以便省去不必要的繁琐开支。
3、这个问题是多方面的,以前莱昂内导演《美国往事》在戛纳电影节摆摊找投资十年之久,耗巨资好不容易拍出来,自己剪了四个小时版本,因不符合市场体逻辑,被制片公司剥夺了剪辑权,制片公司剪了一百多分钟发行,票房惨败。时隔多年又在电影节放映4小时导演剪辑版,轰动电影节,之后影片大火轰动世界,直至今天依然被世界各地影迷观众视为殿堂级作品。这是一种情况,电影从诞生到面世观众,可能会经历各种意想不到的事情,因其参与人员、部门及环节众多的特殊性。还有一种情况很简单,单纯就是一个原因,太烂。

5天前

对普通小白来说,故事片纪录片,哪个更容易上道?

许振昊 3天前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89

您的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触碰到了对古埃及图像比较“硬核”的理解。可谓大隐隐于问答区啊!
我的答案也比较玄乎:是,也不是。对埃及人,是,对我们,不是。怎么解释呢?且听我给您掰开了揉碎了讲。
对于“像”与“不像”一个人这件事儿,现代人和古埃及人的观点差得八丈远。我们现代人,尤其是从西方美术的视角来看,一个图像要“像”一个东西或者人,必须在细节上和真实的事物和人物尽量接近。埃及人的“像”比较不同。古埃及人说“像”叫“twt”(发音类似“图特”,一般做动词指“和...像”,名词指“图像”、“形象”。比如著名的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里头的“图”就是“形象”这个词)。这个词儿例句很多,咱们看一句就明白了。哈特谢普苏特女法老在卡尔纳克神庙修了个方尖碑,碑文说她和阿蒙神的关系如何亲近,最后修了这个碑。然后她跟底座儿上刻了句话说当人们见到这个方尖碑的时候会知道我不是在吹牛而是惊叹“这个和她多像啊”!其实这里指她和这个碑上描绘的自己与阿蒙的关系是一样的。从这个例子(以及其他类似的话)学者们认为埃及人的“twt”指的并不是图像和事物相似,而是包含很多其他方面的。比如小明行的端做得正,是个好人中理想的典范,人们听到了小明的事迹就会说“这和小明多像”。这里的“像”是一种对事物理想的属性的像(好人),而不是光学现象层面的像(小明)。咱们中国人可以照“得其神”来理解。所以,埃及的雕像、面具描绘的是一个人作为国王、贵族或死者,理想中应有的面貌。虽然并不一定像其本人,但是刻上名字就可以说是本人了。
因此,对于我们而言,这两个面具可能不像死者,但是对埃及人而言,这就是死者应有的模样。尤其是黄金装饰的脸部,描绘的是一个神(神的皮肤是黄金的),表达了死者经过来生的变化,幻化为近似神祇的存在。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牵出了一个埃及学上重要的观念,还顺道儿学了个古埃及语单词呢。

58

您提出的问题很多人都问过。很多人都认为现代埃及人和古埃及人人种和文化联系不紧密所以“不配”研究古埃及。我可以理解这种认识,因为从咱们中国人的角度出发,我们华夏民族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有着绵延不断的历史和文化传承,中国人研究自己的过去是有资格的。由此我们觉得其他文明也应该找到像中国人一样“合法”的“继承人”。但是世界古文明中有几个能像华夏文明一样幸运呢?反过来讲,人种、血统和地缘属地真的就等于绝对“有资格”吗?历史学家罗文索(David Lowenthal)和考古学家霍德 (Ian Hodder)都有过“过去即异乡”或类似的表达。即便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祖先的想法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理解和认识,尚需要进一步探索。虽然“过去即异乡”在学术界有争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古埃及这个“异乡”是一个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异乡”,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人类都要去努力还原、理解的古文明。如今,埃及学是一个国际学科,来自全世界各国的人,包括中国的埃及学家同仁们,都在从自己的文化背景出发,贡献着自己的学说,丰富着人类对古埃及共同的理解。没有人比其他人更高尚,更有资本,也没有谁比其他人更低贱,更没资本。
如果您让我说谁最有资本探索古埃及,我会说,最有资本的人,不是所谓血统上或者地缘上距离古埃及最近的人,而是能平静地看待埃及千年来的风云变幻,宠辱不惊的人,是热爱这个古文明,希望拂去时间的尘埃来重现期过去的人,是能以开阔的胸襟保举宇内,以全人类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