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一晨

我曾在网瘾治疗机构做田野调查,青少年网瘾为何难戒断,问我吧!

网瘾,一个令太多家庭望而生畏的名词。沉迷游戏导致的人生“坠落”,为打赏氪金而偷走父母治病钱……近年的种种新闻常常让人看到这样一群网瘾少年的画像:无心学习、沉迷网游、违法犯罪、身陷囹圄,逐渐毁掉自己的青春,也毁掉家庭的完整。尽管2021年起,国家已经开始对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长进行限制,推出“史上最严防沉迷政策”,但作为辅助手段的政策,终究难以治本。
网络成瘾的孩子,到底在沉迷什么?家长或游戏公司,谁该为网络成瘾担责?网瘾治疗机构里的孩子,后来都去哪了?我是饶一晨,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曾在网瘾治疗机构进行为期三个月的田野调查,长期关注网瘾治疗相关话题。关于网瘾究竟是什么,问我吧!
472
讨论 2022-06-29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5个回复 共3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谢谢关注!
有关王室的政治权力我在其他相关问题下已经做了回答。英国王室在经济方面的能量是我们比较容易忽视的。英国以工商业贸易立国,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因此按理“不食人间烟火”的王室也不可避免地沾染“铜臭气”,宫廷相关人士常常将英国王室称为“公司”(the Firm),也从侧面说明了英国王室带有浓厚的商业色彩。这并不仅仅包括例如与王室有关的旅游和纪念品收入或者女王外孙给中国某乳制品企业代言等将王室作为“商品”的行为。说“操纵”还是要以王室为主体的。
英国王室成员有许多社会活动的任务,需要广泛结交国内外各界人士。这为他们提供了在经济活动中穿针引线的机会。英国政府从1976年到2011年设有“国际贸易与投资特别代表”一职,先后由女王堂弟肯特公爵和次子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担任,负责促进英国的对外贸易。安德鲁王子后来就被曝出利用与哈萨克斯坦寡头的私人关系,为一欧洲合资公司与哈萨克斯坦政府一笔近9亿美元的买卖牵线搭桥,并从中获得400万美元的“好处费”。而在其他王室成员访问海湾国家后不久,相关国家常常就会签订英国军售合同,令人怀疑这些王室成员充当了英国军火企业的掮客。此外,包括女王本人在内的王室成员设有离岸账户、从事海外投资的传闻也不时见诸报端。由于商业活动的“私人”性质,以及一些国家地区的经济活动并不透明,我们能看到的英国王室经济能力或许只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而比起“妯娌矛盾”“婚姻不合”这样的花边,大多数人可能没有兴趣研究复杂枯燥的财报,这导致我们对英国王室的认识更多停留在大众传媒所呈现的八卦新闻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