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关于澳军阿富汗暴行和网络插画,有三个关键问题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于潇清

2020-12-03 19: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连续三天,围绕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暴行以及一幅据此创作的网络插画的话题,成为了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中外记者关注的内容。
围绕这一系列的事件,有两个最关键的时间点。首先是11月19日,澳大利亚国防部公开了一份长达531页的调查报告,这份调查报告前后历时四年时间,证实了澳军人在过去数年里于阿富汗确实“非法杀死”过战俘和平民。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在记者会上表示,这是对军事行为和职业价值观最严重的违背。
之后是11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发声称,对澳军在阿富汗谋害平民和战俘的暴行感到震惊,强烈谴责这种行为,并要求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在推特上,赵立坚还配上了一张由中国青年画家创作的描绘澳军在阿富汗暴行的漫画。
然而,仅仅几个小时之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在一场记者发布会上对此事极为愤怒,一开场就谴责中方官员刊发了这样的一张“伪造的照片”,称这是对每一个澳军士兵的冒犯,是极度令人反感的(repugnant),中方需要道歉。他随后强调,澳方此前已经发起了对此事件的调查。澳大利亚媒体《四角》栏目(Four Corners)报道展示过的涉事照片。

澳大利亚媒体《四角》栏目(Four Corners)报道展示过的涉事照片。

核心事实为何
首先,此事最核心的事实是:在过去数年间,有39位阿富汗平民或者战俘被害,其中不排除有妇女和儿童,而杀害他们的凶手正是澳大利亚士兵。而澳总理在发言中想传达的两层逻辑是,中方需要为指责澳方以及为发布这张刺眼的插画道歉,更何况澳大利亚已经处理过有关事件了。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月2日在回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提问时谈到了对澳方态度的理解。华春莹强调,国际上有人已经指出:“他们(指澳方)愤怒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照片吗?当然不是,他们真正恼怒的是:中国人怎么可以有权利指出他们做的坏事,或就此发表评论。虽然他们极力宣扬自己的价值观——‘民主、人权和自由’,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要么是对民主、人权和自由的亵渎,要么就是典型的虚伪和双标。”
多位国际问题专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了澳方的做法。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澳大利亚问题专家徐秀军指出,暴行事件本身就反映出澳大利亚政府内存在问题,虽然暴行本身是事实,但澳大利亚政府缺乏直面问题的勇气,所以想就此转移话题,减少人们对澳大利亚政府所犯错误的关注,“此外,从他的表述来看,莫里森政府对于中澳关系也一样没有足够的清醒认识,有关此事的表态反映出澳大利亚在处理中澳关系时的双重标准。”
“澳方想进行某种议题设置。”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研究员苏晓晖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澳方的做法首先表现出来的是自己‘心虚’。事实上,无论是中方,还是其他方面揭露澳方罪行,它都会非常生气,也都是它不想看到的。”苏晓晖认为,其次澳方的做法是想“移花接木”,想对中澳外交风波一事偷换概念,将起因从澳军在他国犯下的罪行变成中国对于澳大利亚的攻击,进而转移视线,掩盖罪行。
苏晓晖指出,莫里森在没有任何缘由和基础的情况下对中方进行此般反诬,毫无疑问会继续撕开裂痕,进一步伤害中澳关系,“中国民众都可以看到澳方在这件事情上对于我外交部发言人暴露出的态度。”
值得一提的是,莫里森或许自己也意识到其表态可能会带来不利影响,故之后他两次试图平衡。莫里森12月2日在参加视频会议时表示,澳大利亚的目标不仅是维护国家利益和价值观,而且同时也要努力保持与中国的工作关系,“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建立对话,使我们可以稳定地解决政府间的问题。”与此同时,莫里森还在其官方微信账号上发文强调自己尊重澳华人社区,并声称澳大利亚民众不会削弱其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
对此,徐秀军向澎湃新闻分析称,鉴于中澳两国在经济领域以及国际问题上有许多共同利益,尤其是在11月刚刚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也反应出中澳两国在推进双边关系以及共同利益方面大可有为,正因如此,一些澳方政客也应该顺应历史发展大势,多做一些对双边、区域和国际合作有益的事情。澳国防部公布的暴行调查报告中存在大量遮盖

澳国防部公布的暴行调查报告中存在大量遮盖

漫画刺眼吗
正是在核心事实明确无比的情况下,军队暴行遭中方谴责的澳方在“心虚”不已之时反过头来指责中方,澳方的第一层逻辑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配图使用的这张插画“极度令人反感”,因此中方的做法很过分。对此,我们首先要看到当事另一方的态度。12月1日,阿富汗主流媒体《阿富汗时报》发表社论称,“饱受苦难的阿富汗人民对于中国谴责(外国军队)在阿富汗境内的非法杀戮行径表示欢迎,我们也欢迎其他国家支持将杀害无辜阿富汗人的凶手绳之以法这一立场。”
社论强调,中国是一个在本地区具有影响力的大国,中方对此事的严正表态是一个“好的范例”,这不仅意味着“杀害手无寸铁的平民是不可接受的”,而且也将对有关国家施加压力,从而使其难以逃避追责问题。文章同时呼吁其他国家同中国一样,密切关注近20年来外国军队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行问题。
另据《参考消息》12月2日报道,贾拉拉巴德大学教授哈兹拉特•贾法尔直言,让莫里森气急败坏的图片灵感恰恰来自真实事件。阿富汗政治分析家扎比胡拉•扎马拉伊说,他欢迎中国人对澳大利亚士兵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提出批评,“发布这张中国漫画并不是对澳大利亚的侮辱,事实上,它让人们关注到了澳大利亚军人犯下的罪行,有助于将他们绳之以法。”
的确,由中国青年网络画家“乌合麒麟”创作的这幅插画内容是刺眼的,不过作者本人对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道:“实际上,澳军士兵兽行比我的画更残忍,莫里森的愤怒和极端情绪根本不应该针对我这一张反映现实的插画作品,而是应该针对自己国家的政府和驻军。”
回到澳国防部公开的这份531页报告,其在第120页写道:有澳军士兵私下向最初跟进这件事的澳国防顾问萨曼莎·克朗普沃茨(Samantha Crompvoets)博士表示,澳军精锐部队搜查了道路两旁的两个14岁男孩,由于他们认为男孩是塔利班组织的同情者,因而在搜查他们之后割开了两人的喉咙,然后将其尸体装袋,并抛尸于附近的河流。骇人听闻的是,有澳军士兵强调,这种事情并不是个案。
虽然报告从第60页开始逐一证实了澳军每一次暴行的真实性,但在官方确认的这些信息中只有对于“平民是否被谋害”的确认,关于如何被谋害的部分则被大量遮盖。莫里森此前表示,尽管他本人拥有是否要完全公布有关报告中被遮盖内容的决定权,但他对此还需要进一步考量与权衡。
对此,苏晓晖坦言,虽然澳方公布的调查报告已经有大量遮盖,但即便如此,内容也是触目惊心,“假使澳方在调查澳军罪行方面做得非常充分,即以人的生命,或者说以人权为基本点来开展工作的话,那么其他国家未必会对其采取督促的态度。然而现在澳大利亚方面的态度却恰恰相反,它是在尽可能地掩盖和过滤。”
此外,之前有记者在提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时,问询中方要求追责此事是否存在“干预内政”的嫌疑。针对此事,有国际法分析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国际刑事法院有追究犯下战争罪、种族灭绝罪、危害人类罪、侵略罪等严重罪行的个人责任。从目前已被披露的信息来看,澳军人在阿滥杀平民等行为,已严重违反以《日内瓦公约》为核心的国际人道法,符合《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关于战争罪的构成要件。同时,国际刑事法院可管辖2002年《罗马规约》生效后,在缔约国境内发生,或由缔约国国民实施的罪行。由于澳军人罪行主要发生于2012年至2013年间,且澳、阿均系《罗马规约》缔约国,故法院对澳军人罪行有管辖权。
徐秀军则分析称,中方要求追责澳军相关人员一事并不涉及到他国内政的问题,所谓国家内政指的是一个国家在治理国家本身时采取什么制度,适用什么规则,采取什么行动,其他的国家不应干涉。然而,由于澳军在阿犯下战争罪行一事是涉及到整个国际公平正义的问题,因此它不是像澳大利亚所理解的那样是内政问题,而是对其他国家来讲,这件事不仅带来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而且也是澳大利亚对另一个主权国家利益的公然侵害。
徐秀军坦言,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应该要在这些涉及到国际公平正义的问题上,站在正义的一面,勇于发声。
澳方该做什么
至于澳方指责中方的第二层逻辑,则是澳方已经对有关事件展开处理。值得注意的是,据澎湃新闻记者向有关人士了解,澳方在“插画”一事曝出后,正试图联合一些国家谴责中方,并向中方施压。与此同时,从澳媒之后报道来看,对于澳军暴行本身的进一步问责与追究却似乎没有了更新的进展。
在澳国防部的报告中,澳军方建议对涉事的19名士兵个人再开调查。而据法新社11月27日报道,澳军方已经开除了13名士兵,并计划对他们是否构成战争罪提起正式诉讼。莫里森表示,他将任命一名特别调查员来根据报告涉及的信息提起诉讼。不过,英国广播公司(BBC)此前刊文指出,在正式的刑事诉讼之前,单单警方调查就可能要花费数年时间。
而据英国《卫报》12月1日报道,最初跟进这件事的澳国防顾问萨曼莎•克朗普沃茨博士近日表示,自己对于报告发布以来澳大利亚的国内舆论动向很失望,“最初几天,人们的焦点还集中在对于报告内容本身的愤怒上”,不过之后竟有言论歪曲事实,称这份报告旨在剥夺所有澳大利亚在阿富汗服役士兵的功绩。一些退伍军人则声称,澳军集体不应由于少数人的错误而遭到惩罚。克朗普沃茨坦言,自己近来承受着很大压力。
《卫报》对此评论称,澳大利亚不应把战争罪行丑闻当作仅仅是几匹“害群之马”的个人行为而不予理会。克罗姆普沃茨博士也直言,她无法理解读过这份报告的人怎么会认为不需要澳军集体问责?“这份报告发现了一些深层次和系统性的问题,特别是在澳军内部,正是这些问题为所谓的暴行的发生和掩盖创造了环境。”
澳独立媒体《对话》(THE CONVERSATION)12月1日也刊文指出,虽然调查报告建议追究19名士兵的责任,但却没有建议追究指挥官的责任。对此,澳国防部的领导层需要开始认真讨论指挥官们在事件中所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对话》分析称,澳大利亚军方需要让其官员为自己的下属负责,这一点非常重要,“关键是军方必须要向公众以及士兵们表明,高级军官也无法置身事外,完全避免因所发生的事情而被追责。”
徐秀军表示,从澳大利亚政府目前的表态来看,它对暴行事件本身的认识并不深刻,“虽然从表面上看这个事件是澳大利亚一些军人的失当行为,但实际上这反映了澳大利亚军队、政府治理能力的问题,澳政府缺乏对错误的充分认识,其言论不管是对于中方,还是受害国家都体现出了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
《对话》在12月1日的文章最后写道:假使我们无法做到这些,那么澳大利亚在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中的地位可能会受到质疑,不追究官员的责任也会使得澳大利亚对外国有关侵犯人权的行为合法化,这将使得澳大利亚的声誉受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澳大利亚,澳军暴行,澳军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