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昭通·群山 | 黑井古镇杂记(外一首)

2021-01-12 11:4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李长平,1969年2月生,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人,现在双柏县工作。多年以来,他在基层用脚步丈量山水,用心行走村寨,白天走、看、干,夜晚读、写、想,繁忙而充实。闲暇之余,他一直坚持读书写作,现已在《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发表过诗歌,在《中国青年报》《散文选刊》上发表过散文,出版了诗集《与一座山喝酒》、散文集《人生山水》。风,占领黑井几千年了
那天,我来到黑井
猛然醒悟
我心灵的栖息地
就是这个被人们称为失落的盐都
失落使人世间充满了清新的空气
缠绕与被缠绕
在这个山沟里有平淡也有精彩
前面的玉碧岭依然显出一点孤独
背靠的万春山卸载了一些负担
龙川江在两山之间伏地疾走
风吹游客
江石就抱紧浪花
街上的每个人表情闲适
脚步慢下来以后
人就像风一样自由了
五马桥上
照相的人
都把远空放到了更远的地方
在外地的所谓慢城
我看到的还是焦虑的面庞和匆匆的脚步
在黑井,连庆安堤都是悠悠然的
那些富含硝和盐的卤水从山体里流出
留下一片雪白
用手一摸
粉白的,像碾碎的月光
前世的露珠在石板街上留下的印痕
令急躁的时光含羞
很多铺面都关门上锁
在外面奔波的主人
大多是背盐工的后代
习惯于负重前行
他们知道黑井的厚重
面对轻飘飘的现实
他们走出了家门
四十多座寺庙堂
在风中逐渐化去
马背上的禄丰四中仍书声琅琅
由笔墨纸砚状构的文庙
把静影都送给了风和星光
13位进士额头渗沁的黑井盐
勾兑了历史的味觉
漫漶的壁上字画放弃了与蚀风浊雨的对抗
雕像被砍下头颅后不知去向
众神走了,人们的内心开始荒芜
回头桥上还有两棵隐约的木桩
一座小丘岭
把江水流向变成了阴阳鱼
在民间收藏家的收藏室里
我躬腰用目光
抚慰黑井剩下的那点尊严
在单薄的盐博物馆里
一粒裹盐的尘埃
使我的眼睛干涩了好一阵
飞来寺从东山跑到西山后
卤水就萎缩了
德政街上
所有铺面的窗都被蒙上了一块木板
长长的烟锅
填满了陈旧的叹息
穿境而过的成昆铁路
有一座叫做龙骨甸的大桥
三十八个桥墩中
那个肉身与钢筋混凝土融合的特殊墩塔
惊得凤山后退了几步
在黑井,火车的每一次鸣笛
满山的石头都有记忆
没有任何人超过
在庆安堤上
从石头里长出的一棵大树
始终俯伏着身躯
龙川江发大水
人们用石头渡河
盐井塌陷
人们用石头撑砌
就连被伐下的根根巨木
随江水飘流而下
到达码头
在江石面前
杂乱的木头自觉排列成阵
树木砍光后
石头,成了山的守护神
煦暖的阳光下
散落在沿江的房舍庭院
卤水咸豆浆甜枣酒醇干巴香
招徕的小旗不断在风中伸着懒腰
黑井很直白
用腌渍代替贮存
对于历史
他们却不去多管
川流不息的时间
同时产生着爱恨
蜿蜒盘旋的山路上
有人故意隐藏了一部分生活
让挂碍栩栩如生
人们对牛的敬重
不是它找到了盐井
而是山洪暴发时
它保住了火种
好运厄运像变色镜一样
换着方式让一个地方增加份量
山旮旯里的黑井
尽管历经坎坷
它生来友好
即使你第一次来
也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一个让我安心之地
总有一丝书香
一点哀愁和几许静默
哀牢夜话
01
篝火熄了
黑夜中那匹野马的眼睛
人们曾借助篝火遗忘了什么又记起了什么
黑马在黑夜里等待骑手
有的夜晚,有月光,有花香,篝火正旺
我无法闭上瞌睡的双眼
我要用噙着的眼泪清洗就要升起的太阳
02
往直里说吧
狂欢的篝火麻醉灵魂
野外宿营的帐篷就是自己的坟墓
拿着假象奉真神
这多么缺乏人性啊
人性就是诗
有人对着一朵花流泪
借一段悬崖骂娘
把生活过到云朵上
睁开你的眼睛吧
你不仅不能飞
而且连行走都很难了
03
瘸子走着鸟道
穷人路见悲伤
精神病患者呼天吁地
锁进栅栏的岩石化为泥沙
存在就是真理
你能审查雨水落入尘土的合法性吗
04
这是哀牢山的时间
零点零分零秒
一首诗
化于无形
05
哀牢山就像一尊物化的佛陀真身
它具有大慈悲心,看众生皆苦
行星变成萤火,是夜行的火把
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以至于有人认为这山中的夜里没有光
其实是山心发出的光
一直彻照万物
自身没有光源的人越来越多
他们对哀牢山的顶礼膜拜
不及一棵风雨中的小草的微微摇动
06
据说,许多危险的事情都发生在夜晚
哀牢山的夜晚却是恬静的
夏季那几块不安分的云彩
夜里都不敢惊扰星星和光亮
即使下雨,你也能看到星空
有一晩,雨下得很大
第二天早上我过马龙河
河水只是浓了一点点,还是那样清澈透明
这时节,山外经常有冰雹
而山中,云雾缭绕
很像冬季
如果翠绿无边,又静中有动
这情景,让所有的欲望瞬间隐匿
07
神石不见那年
许多人梦见九天湿地一片沙漠
这年初冬
连续下了二十多天的雨
哀牢山上愁云低垂
有人开始点燃火把
趁夜离开
老族长说,山中有响动,族群必有祸殃
天亮了,山体开始向下滑动
半山上突然长出一块巨石
把近五十户的房子端住
另外的八十多人惊惶地颤栗着
炸毁老虎嘴的那十几个人
从此不见
08
哀牢山的夜是那么纯粹
打着火把夜行的人
不是为照路
而是巡护童话
这个火的民族
他们不需要以梦为马
他们出行的时候
真正的骑手就会出现
行者自有其道
也有自己的疆域
09
千年多依万年桫椤倒下了
就是一个泉眼
有人借静谧的夜晚
从哀牢山的泉流中到达了印度洋
双柏县城的查姆湖
就是查姆史诗中
左边结太阳右边结月亮的多依树
当地彝人以犁为剑
创建自己的自由王国
瀑布从山顶挂到山脚
轰鸣应和着虎啸
哀牢山的皱纹就是一层层的梯田
倒犁田、扁担熊的奇观
每一棵古树都睁眼看到
山中有翡翠
月光呈五彩
10
人们习惯于傍晚磨面、碾谷
月亮升起来,月光和面米打磨出来的声音
绕梁而来
疲乏的,该睡了
痛苦的,该转身了
打闹中的少年,那明眸
足以照亮村中那点阴郁的角落
略带羞涩的年轻妈妈
把胀鼓的乳头伸进满脸甜蜜的小嘴中
村寨
轮回中,又见神祇
11
夜里想着白天的事
花就开了
想着绽放的花
你还是流下了眼泪
有一座叫做夜花的山
游子们一生要来一次
寒冬腊月
夜花山上总有人影徘徊
有的举足眺望
有的忧郁沉默
那棵朝下生长的花
扎痛了多少人的心窝
春夜里
夜花山顶的巨石上滚动着一颗硕大的露珠
等着春芽绽破
令人绝望
12
苦难的水往往很平静
我在哀牢山看到了平静的瀑布
当阿乘佬的腔调从对面山崖返回
清澈见底的水塘荡起阵阵涟漪
梦里我经常走进千奇百怪的石阵
面对好大的一池水
看着父母远去
13
一个夜晚不想睡觉的人
一定是想要一个不一样的夜晚
有的人喜欢夜晚的黑
有的人憎恨夜晚的黑
哀牢山的夜晚
没有那么黑,适宜醉酒,适宜想念
这时候写诗
落笔能见杜甫
14
山里的花开了又谢
树上的果熟了又落
光阴带着走
没有任何东西会停下来
我感受到真实的每一天
我必须向山花一样凌厉开放
我今天的果实烂了
明天还得长出新果
我与落叶的絮语
引来一层薄霜
被蒙上眼睛拉磨的驴子
天亮了还得把玉米洋芋驮到集市
不需要表扬,也不用责罚
太阳该升会升
月亮该落会落
我的乡亲少言寡欲
却不会辜负每一天
15
真正重生的只有死亡
哀牢山中没有复仇的神位
这里的夜是昼的延展
春风在夜里柔和地吹过
漫山的花草在朝露中醒来
爱,一直存在
现在又增加了一些
雷霆大雨之后
生覆盖了死
也为死做好了准备
生的多
死的也就多
山中一向空旷
山中也一向拥挤
虎山上
一只老虎凝视着月光
告诫百兽
这里是生死自由转换的道场
不要轻易打扰彝民
16
天上没有月亮的时候
灯笼树就把灯笼挂出来
夜宿在树上的公鸡
在醉中入眠
不到打鸣的时候
它们不会乱叫
当静到能听见山心搏动时
在梦乡的村民们
都有一个明净的天空
他们有爱
所有的魔鬼都畏惧他们
有时夜黑一点
他们睡得更沉
17
小草羡慕大树的高大
大树欣赏小草的柔弱
我愿是一棵小草
在这崇山峻岭中自然生活
牛羊要吃就吃吧
我明年还会发芽
有人要踩就踩吧
我本身就生长在泥土里
村民们简单自由的生活模式
让山继续长高
让水源远流长
18
我越是不想离开
就越是不想回转
那天晚上我在大海上看星星
周围是喧嚣的万顷波涛
我突然想起了你——哀牢山
你的宏大与包容
你的无以伦比的美丽
万物在你怀里生长
你和我,有着一样的孤单
我这一辈子
你这一阵子
19
那匹黑马已走进深山
江畔的那堆篝火留下一撮黑色的灰烬
一座山在那里,生机勃勃
我一个人在这里,与山连为一体
阅读昭通·群山 | 在乡下过日子的我们(组诗)
阅读昭通·群山 | 梦里花落知多少(三篇)
阅读昭通·群山 | 张伟锋 :梅影集(节选)
阅读昭通·群山 | 妥泥秘语
阅读昭通·群山 | 依乌的诗(十六首)
阅读昭通·群山 | 存一榕 版纳故事(外一篇)
阅读昭通·群山 | 福娃的善举
阅读昭通·群山丨伊月诗选(十首)
阅读昭通·群山丨望村居
阅读昭通·群山丨古滇复兴记
阅读昭通·群山丨巨石上的曼糯山(节选)
阅读昭通·群山丨沘江两岸
来源丨@昭通日报 微信(ID:ztrbwx)
审核丨@空
责任编辑丨尹婕
原标题:《阅读昭通·群山 | 黑井古镇杂记(外一首)》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