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馈赠、借钱投资,四川省原副厅级干部阿多共收受财物1400多万

2021-01-16 16:4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2020年12月30日,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依法判处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阿多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从一名副厅级领导干部沦为违法犯罪人员,阿多的沉沦之路令人唏嘘。落马前,他曾担任甘孜州乡城县委书记、州政府副州长等职务。
了解他脾性的人都知道,阿多重情义,他甚至认为,“这一生能认识几个知己好友,也值了”。但实际上,阿多的违法犯罪恰好和他的交友不慎有关。
1980年,作为甘孜州新龙县当时唯一的一名大学本科生,阿多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建新”。他希望自己学有所成后,能够回报家乡,建设新龙。
怀着这样的想法,阿多学习刻苦、工作勤奋,40岁出头便走上甘孜州副州长的岗位。然而,在取得一些成绩之后,他逐渐开始飘飘然起来。
在遇到巧言令色的江西商人陈某根后,阿多与其相谈甚欢。第一次见面,陈某根就给阿多讲了一个报恩的故事。阿多回忆:“他当时说嘛,80年代中期,他只身一人途经唐古拉峰到西藏去创业,经过唐古拉峰的时候高反,严重的高反,再加上衣着单薄,生命垂危,这个时候车上有一家四口,是甘孜州的人,把他救了。”
陈某根说,现在事业有成了,想寻人报恩。这个故事深深地打动了阿多。
后来,陈某根在甘孜州与人争执被打伤,生命垂危,阿多调动各种资源,紧急将他转移到成都救治,两人更是结下深厚情谊。
阿多说:“我对他来讲有救命之恩,因此我一直认为我们两个之间就是一种礼尚往来,就是一种相互之间的赠予。”
阿多口中的“礼尚往来”,始于陈某根一次又一次地以“资助”之名给他送钱。从2006年到2009年,短短四年时间,陈某根就先后8次“资助”阿多赌资现金118万元。不仅如此,对阿多表露出的喜好,他都想尽办法满足。某天聚会时,阿多对其驾驶的保时捷轿车很是赞赏。不久,陈某根便邀请阿多去车展。
阿多说:“我看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两个准备回去的时候,他就跟我说,哥,这个车已经定了,实际上我才知道他已经给我买了这个车子了。”
陈某根如此煞费苦心的“经营”,赢得了阿多更多的亲近与信任。当其项目出现问题时,阿多挺身而出,运用手中权力为其“保驾护航”。一次,陈某根在甘孜州九龙县买了一个金矿,买下后才发现,金矿位于自然保护区以内,无法进场。此时,阿多正在甘孜州政府副州长任上。
陈某找到阿多就希望能帮到把这个矿权调出自然保护区。阿多跟县上也说了,顺利地调出了自然保护区。
直到落马后,阿多才清醒地认识到,所谓的兄弟情谊,不过是陈某根在“围猎”自己时所营造的一种错觉。
当老板打出“感情牌”,大讲“故事”时,阿多往往缺乏免疫力。2012年2月,阿多调任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分管采购工作。在一次饭局上,另一个故事又拉近了他和商人郑某贵的距离。郑某贵是川煤集团的供应商之一,每年向川煤集团提供大概价值4000多万元的物资配件。在初识的饭局上,他的叔叔给阿多讲起了自己当年创业的艰辛故事。
阿多又被这个创业故事所打动,加上郑某贵懂礼数、有朝气,也深得阿多赏识。随着两人关系日益密切,郑某贵亲昵地称呼阿多为“阿哥”,多次请他在川煤集团货款拨付等方面提供帮助。
有了阿多的帮忙,郑某贵自然懂得“投桃报李”。一次聚会上,阿多谈起了某个投资项目,认为项目好、回报高。郑某贵便主动提出“借”200万元给阿多用于投资。
阿多说:“我也懂他的意思,他就准备给我200万,我确实也想收这个200万。”
在留置期间,阿多忏悔道,说是朋友馈赠、是借钱投资,实际上不过是披上“外衣”包装了自己的贪欲。
调查统计,阿多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利,共收受财物折合1400多万元。交情一般的老板直接送钱,他往往拒收;交情深的老板资助他打“麻将”、“借钱”投资,他就来者不拒。其实这样戏剧性的收钱“原则”,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很大的关系。本世纪初,阿多在得荣县工作期间,为了让子女接受更好的教育,他的妻子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到成都求学。妻子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为新家跑装修。暂住地点与新家相隔6公里,每天需要往返4次。
妻子的不易,加重了“钱”这个字眼在阿多心中的分量。而在进入州政府工作后,与商人老板的不断接触,又让参加吃请、唱歌、打牌等成了他生活的“标配”。
为了增加收入,阿多想到了经商。此时正好有朋友找他合伙投资一家歌厅,就像“瞌睡遇上了枕头”,阿多欣然应允,并经常利用职务便利给歌厅拉生意。
“跨界”投资让阿多赚得盆满钵满,也让他沾染了很多商人气息。亦官亦商的角色,造就了他独特的收钱“原则”,和凡是“处得好”的商人,都存在这种不正当的经济往来。
无论以何种理由、借口包装,都掩盖不了阿多违纪违法的事实。随着法槌落下,阿多和他“朋友们”的故事画上了句号。阿多无视党纪国法、腐化变质,最终落得金财散尽、名利双失、有家难圆的结局。2004年,阿多当选甘孜州政府副州长时,母亲要求他“做个清官,不该吃的千万不要去吃,不该拿的千万不要去拿”。然而,因为“亲”“清”不分,他终究辜负了母亲的嘱咐。
阿多和他 “朋友们”的故事警示着我们,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不求回报的投资,广大党员领导干部要以案为镜、警钟长鸣,在与民营企业及其经营管理人员交往中,严格遵守“六个严禁”,亲而有度,清而有为,这样才能既履行好职责,又守住纪法的底线。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原标题:《“哥,这辆保时捷给你定好了”四川省原副厅级干部阿多违纪违法案剖析》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