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北京榜样出炉,两位“另类网红”的扶贫事迹引发热议

2021-01-18 15:12

字号
面对刚刚过去的2020年,相信有太多太多令人难忘的故事和值得我们尊敬并铭记的人物。日前,由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首都文明办主办,北京广播电视台承办的“2020北京榜样”颁奖典礼在北京电视台大剧院隆重举行,10位获得此殊荣的“榜样人物”以他们的付出和努力,传递了勇于奉献的家国情怀、积极进取的奋斗精神和崇德向善的优秀品质。
而在这10名“榜样人物”中,有两名特殊的“网红”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他们都借助快手短视频平台,用自己的知识和影响力,为贫困地区的人民带去实实在在的帮助,用“短视频+直播”的方式实现精准扶贫。其中一位是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快手扶贫办公室主任宋婷婷。她牵头成立快手扶贫办公室,并亲自“上山下乡”为贫困地区的农民们“直播带货”,帮助他们将滞销农产品卖往全国各地,建立销售渠道。另一位是活跃在快手上的“戴博士”戴伟,他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大学教授,在镜头前面做的各种有趣的化学实验让他迅速获得了大量粉丝,通过科普性的线上线下课程,戴伟激发了无数中国孩子的化学好奇心,同时为许多贫困地区的学生带去了有意义的化学实验课程。
上山下乡的副总裁
6年之前,在联想工作了8年的宋婷婷在与快手创始人宿华长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决定加入当时只有40多人的快手。6年来,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快手迅速成长为一家2万人的大公司,而4g信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更让中国各个角落的人们都能接触到互联网,并用短视频这一类新兴的传播工具来表达自己,接触世界。
在敏锐地捕捉到这一情况之后,宋婷婷不辞辛苦,上山下乡,去了解各个贫困地区人们的生活生产难题,她发现无论是当地的农民还是政府,对于沟通外界、展现自我有着无比急迫的需求。
作为伴随快手成长的一员,宋婷婷基于对自身产品、平台、社区优势的了解,向公司提出建议投入价值5亿元公益流量资源帮扶贫困地区,同时牵头成立了快手扶贫办公室,在三年时间内系统性地开展相关扶贫项目。
“怎样才能最直接地帮助贫困地区的农民?”在经过内部讨论和实地调查之后,宋婷婷发现许多贫困地区的农产品都很有特色,质量也很高,但农民们苦于没有好的销售渠道,也没有接触外界的途径,许多优质农产品生生变成了“滞销农产品”,一年的辛劳无法换成实实在在的收入。于是,在2018年11月,宋婷婷带团队来到湖南平江县开展扶贫合作,5个小时直播义卖平江酱干等特产,累计超1000万网友在线观看,销售总额达到21万元。同时在宋婷婷推荐下,平江酱干成功入选快手与央视财经频道合作的2018“中国电商扶贫行动活动”。2019年“快手福苗计划”全年举办了6场大型扶贫直播活动,覆盖全国40多个贫困县,甄选100多种贫困地区特产,快手参与扶贫带货活动的电商达人150多位,累计进行了500多场带货直播,助力超18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增收。2020年,平江县也参与“百城县长直播助农”活动,“短视频+直播”成为平江推广文旅资源的重要平台。
宋婷婷也深知“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要彻底使贫困地区脱贫,还要让贫困地区的人民获得向外推广自己的能力。快手上有许多来自乡村的用户,他们第一次利用短视频平台拍下家乡的美景美食,收获粉丝和点赞,无意中就为家乡做了推广,也获得了实在的收入。宋婷婷利用平台本身的优势,鼓励和帮助许多贫困地区的用户走“网红”之路,用推荐、算法来让他们的视频更容易被看见,催生出许许多多的成功例子。例如,靠拍视频卖牛肉干,只有小学文化的蒙古族小伙太平年收入过百万;靠木工手艺成为网红,福建宁德山区的小杰年收益60多万;靠电商带货,四川甘孜高原上的藏族姑娘格绒卓姆年收益110万……
新冠疫情期间,许多贫困地区的农民的生产生活受到了影响,特别是一些农产品产生了滞销状况。2020年6月6日,为了帮助南疆农产品销售难问题,宋婷婷带领团队赶到新疆乌鲁木齐开展公益直播活动,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哈德尔别克·哈木扎与宋婷婷化身主播与广大网民进行互动,介绍新疆优质农产品,为新疆代言。三个小时直播活动,推销滞销农产品65款,覆盖裕民县、和田县、英吉沙县等14个县市,总体观看人次达5100万,销售额共计1949万。
在宋婷婷团队的努力下,快手公司在扶贫攻坚项目中交出了优秀的成绩单。根据平台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与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个月,分别有600万人、1800万人、2300万人及2000万人在快手获得收入,其中很多在偏远地区。2020年以来,快手已和全国超过50个地区相关政府部门达成合作,覆盖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举办近200场线上活动,直播带货累计销售额超3.6亿元,每周都有不同省份市县级领导进入快手直播间,销售地区农特产品。
去乡村中学做科普的洋博士
“一颗橡皮糖里有多少能量?”当看到视频里的那颗橡皮糖经过加热之后居然能像火箭发射一样持续喷出火舌,或许你就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嘴馋吃了几颗糖,也会变胖了。“大象牙膏”是什么?原来是几种液体混合之后,会瞬间产生的巨大彩色泡沫。在快手上,穿着白大褂的白胡子爷爷,很像圣诞老公公,又像动画片里的博士爷爷,他每次总能用非常神奇的化学实验,激发起小朋友们对于化学强烈的好奇心。
这位白胡子爷爷,就是北京化工大学特聘教授戴伟(David G.Evans)。戴伟从小就对化学有着浓厚的兴趣,总是用自己的零用钱购买各种仪器和药品,在自家厨房做化学实验,把厨房弄得一团糟。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被爸妈“男女混合双打”,父亲反而给他在小花园里专门腾空了一个小棚子,作为他的专属实验室,在那里,戴伟打开了化学世界的神奇大门。
最终,戴伟在牛津大学和布里斯托大学攻读化学,获得博士学位,并任教于埃克斯特大学。随后一次偶然的学术会议机会,他来到了中国,被整个中国社会的“快速化学反应”所吸引,毅然放弃了英国顶尖的实验室条件和优厚的收入,只以原先十分之一的薪资来到北京化工大学,加入相比之下条件异常简陋的段雪实验室——当时许多同事都觉得他疯了。
中国的发展,最终证明了戴伟的选择是正确的。戴伟在中国的研究项目走到了世界前沿,他也成为化工资源有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学术骨干,并得到各方面的认可。2004 年,戴伟被英国皇家化学学会聘为高级会员;2005年,戴伟荣获了中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2008年戴伟获得由英国皇室颁发的大英帝国勋章中的官佐勋章;2014年获得国家外国专家局“功勋外教”奖。
如今戴伟所在的段雪实验室已经是全球先进的化学实验室之一,他却认为,中国有一个更大更重要的“实验室”,那就是广大乡村。
戴伟生活在中国的这么多年里,他在跟学生们交流的过程中发现,跟英国孩子每个星期做几次实验相比,中国孩子做实验仍然太少。很多孩子在好奇心强的年龄错过了接触化学实验的机会,他觉得非常可惜。相比较于北上广等大城市,广大乡村地区,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触到化学实验的机会就更少,许多孩子对化学的兴趣和天赋,根本就得不到萌芽的机会。
“去乡村!”戴伟决定。抬着成堆的化学仪器和试剂,戴伟先后走过中国30个省份300多座城市,走进600余所中小学,为20余万中小学生和公众开展科普讲座600余场。为了让更多农村和偏远地方的孩子接触到化学实验活动,戴伟和学生们有时候一天辗转三个地方,早、中、晚讲解三场,从早上6点多一直忙到晚上10点。2017年,戴伟在线下给五六十所高中讲过课,加上参加科技节、嘉年华等为小学生做科普的活动,戴伟去年演示实验达到八九十场次。按照平均每次覆盖200-400个学生算,在线下看过戴伟演示实验的人有两三万人
不过,这样戴伟仍觉得不够,因为还是有许多地方他没到达过。戴伟看到在中国,即使在最不发达的山区也有手机网络,许多乡村的人们也都有智能手机,这就让他产生了利用移动互联网,将他的有趣化学实验搬上网络的想法。2018年初,戴伟开通了他的快手号 “戴博士实验室”(ID:679097589)。在小小的手机屏幕里,满头白发的“圣诞老人”戴伟,操着流利的中文,制造出很多新颖、有趣的化学实验场景,“大象牙膏”、“捉妖记”、“穿云箭”、“法老之蛇”……至今他已经吸引了861万多粉丝,单条视频最高阅读达到1500万。
“短视频和直播更加公平,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的观众,都可以看到我的实验。直播也更高效,以往我做一次实验,最多能让300个学生看,但如今一下子可以给几十万人同时在线看。”戴伟发现,短视频科普,在中国是一种非常高效的科普方式,也是能够切实帮助到许多偏远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方式。
在戴伟的每条短视频下都有许多评论,有的甚至有十几万条。网名为“故里”的网友表示,如果中国有更多这种教育方式,相信不会有孩子不想学习。还有更多的网友表示,戴伟的有趣实验让他们重新认识了化学,真的希望能更深入地去学习。对于孩子而言,兴趣就是学习最大的助力,戴伟的每条短视频都像魔法一样神奇,帮助许多孩子,特别是偏远地区原本没机会接触到化学实验的孩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扶贫先扶智,才能给贫困地区点燃腾飞之火
2019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阿比吉特·巴纳吉、埃丝特·迪弗洛和迈克尔·克雷默三位经济学家,正是因为他们的研究探寻了贫困的本质和根源——并不在于物质上的绝对缺乏,而在于生活环境、认知水平和避险手段的限制,使穷人和贫困地区无法跳出贫困的陷阱。
这些限制,外界用传统的手段难以改变,只有用“扶贫先扶智”的做法,在解决物质贫困的同时重点解决精神贫困,才能从根源上解决贫困地区的贫困问题,使其走出恶性循环。
上述获得诺奖的阿比吉特·班纳吉和埃斯特·迪弗洛有一本著作《贫困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深入阐述了这个问题。书中告诉我们,对于经济中心之外的穷乡僻壤的穷人们来说,简单的捐款和赋能,以及相关的扶贫政策,都无法带来长远的帮助。从秩序维度来说,很多扶贫的理论和举措,其实都是以宏大的扩展秩序知识和信息为基础的,它们在宏观方面可能是有效的,但落实到活生生的贫穷问题上,却未必有效,有时候甚至有坏处。而与此同时,有时候并不要那么浩大的运动,和那么多的投入,只要与原始秩序的问题相匹配,贫困就会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迅速消除。即使在过去是贫困顽疾的贫困点,也是如此。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认为,当前中国快速崛起的一些短视频扶贫,就有类似的秩序维度的力量。这些平台就是这样挖掘原始秩序贫困信息和数据的技术工具,也是贫困人口利用短视频技术展现自己发展资源的通道。这可以看作是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中国案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雯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快手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