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字敛财的中书协首虎

2021-01-22 15:1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把入会做成生意,不入流的书法作品作为敛财的遮羞布,“笔耕不辍”的“官员书法家”们彻底凉了。
2020年12月24日,中国书法家协会官微消息,中国书法家协会日前发布《关于开除赵长青中国书法家协会会籍的公告》。此前11月30日,“山东高法”微信公众号通报,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远程视频系统,一审公开宣判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赵长青受贿一案,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四十万元。赵长青受贿所得赃款赃物及其孳息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11月12日,中国书法家协会官网发布公告,称根据相关规定,经中书协秘书长办公会议研究并报主席团同意,决定开除云光中、郭志鸿协会会籍。
“三位一体”时期多次被举报
公开简历显示,赵长青是1953年生人,辽宁义县人,研究生学历,1970年12月参加工作,1971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据报道,赵长青小时候就喜欢写字,“老师总拿我的字给同学们做示范”,他说,那时候不懂什么书法艺术,其父亲告诉他字是一个人的脸面。赵长青中学毕业后参军,成为一名文艺兵。
赵长青曾任团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文联党组书记等职。2002年11月任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主任,200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2014年4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201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2018年6月退休。
中国书法家协会虽为人民团体,但机构复杂,职能众多。据中国书法家协会官网介绍,其现有40个团体会员和15000余名个人会员。主要职能:办书法展览,组织书法创作与评选,开展书法理论研究与学术交流;开展书法教育培训,推动书法普及;依法维护书法家的创作成果和合法权益,等等。
赵长青在中国书法家协会任职的13年,有数年同时担任中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业内称为“三位一体”,这段时期中书协“大办展览、大兴活动”。头顶中书协副主席光环,多位书法家口中书法水平“非常一般”的赵长青,多幅作品拍出高价。
一名书法收藏业内人士曾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早年赵长青的手书条幅几千元人民币一幅,他在中书协领导任内时期,其作品价格有所上升,对联、镜心作品五六万元左右,多由各画廊、艺术机构持有。
根据上述书法业内人士的提示,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国内某知名艺术品交易网站发现,赵长青未装裱的作品依然有不少在线拍卖,价格从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作品多为行草书写的对联、镜心,价格最高的一幅是其2012年所作草书镜心,估价曾超过10万元。
经过权威机构鉴定,赵长青的书法作品并不具备书法价值。所谓“价值”不过是“围猎者”开出的价码而已,用来交换的是他手中的权力。打着书法家的幌子大肆敛财的赵长青,接受审查调查时向办案人员承认:“我就不是一个书法家。”
事件回溯至2015年,媒体人张弓发表文章《中国书协副主席赵长青:这个位子太实惠了,给个部长我也不干》,详细罗列了赵长青借助中国书法家协会平台贪污腐败的十条敛财渠道——
把自己包装成一流书法家,堂而皇之地卖垃圾字;通过办各种书法展览和活动从中渔利;乘书法工作者加入书法家协会的机会,大肆收受“买路”钱;编造文化产业项目,骗取地方政府财政投入;巧立名目从事考察活动,敲诈企业和地方各级机构;利用掌管中国书法家协会内部财务的便利,监守自盗;借用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人脉资源,拉帮结派,搞小团体,扮演行贿受贿掮客角色;打着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旗号,暗箱操作学术颁奖;利用慈善捐赠和公益活动洗钱;贩卖书协官位给私营老板和既得利益者。
文章指出,赵长青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后用半年时间,成立了一个黑龙江老乡三人小组,作为其敛财的“白手套”。此文一出,引发网友热议的同时也把中国书法家协会推至风口浪尖。
“2015年年初,赵长青曾几次通过中间人找我,说要见面聊。”2019年10月30日,张弓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该中间人多次找上门,甚至承诺帮他出书,他家乡甘肃的宣传部官员还来说情,希望他能删帖,但他都予以拒绝。 2007年他在某网站担任艺术板块版主,经常能看到举报赵长青的帖子。他的文章就是在此前举报帖的基础上“多方调查了解收集到的信息,提炼总结而成,包括询问多名中国书协老理事等”。此外,一名中书协退休人士曾对《新京报》披露,他从某中央部门了解到,“这些年来以真名实姓告赵长青的告状信一摞一摞。”
织网坐收渔利
中央纪委网站文章披露,到中书协任职之初,赵长青曾向组织明确表态:自己不是搞书法的,三年内不参加展览。然而,上任仅三个月后,赵长青就把自己的字挂上了某大型展览。赵长青头顶光环摇身一变成为“文化名人”,热衷于以“书法家”名头出席各类书法活动,得名又得利。
赵长青还善于以所谓的书法作品为幌子索贿受贿。2012年至2014年,山西老板李某为他人请托办事,到赵长青办公室奉上大额现金。对此,赵长青先是“义正辞严”予以拒绝,而后暗示对方可以购买其个人书法作品,以此掩人耳目将几十万元贿金揣入腰包。赵长青对此十分得意,还总结了一套顺口溜:“当官的收钱,不是贪污就是受贿;我收钱是稿费,既不犯法又不犯罪,顶多交点税。我收钱,不用躲,不用藏,直接存银行;不怕警车叫,照样睡好觉。”
近年来,中书协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与日俱增。不少书法爱好者非常期待加入中书协,以成为会员、当选理事、获得专业认同为荣,同时也有一些人专业水平不高,却想附庸风雅、从中谋利。赵长青到中书协任职后,发现了权力寻租的机会,通过调整政策规定、放宽入会限制、拓宽理事增补渠道等方式,让追名逐利者闻风而动,自己坐收渔利。
据澎湃新闻报道,仅审批各地“书法之乡”和“书法城市”,赵长青每年收入就有几百万。安徽一个煤老板为了在中书协弄一个理事头衔,给赵长青送了名车和别墅,价值500万。
沾染权力和利益后,变了味的书法
赵长青在任期间,还发生了“千万贿选”风波,当事人、中国书协理事、原安徽书协主席李士杰于2019年年末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此人从正厅级国企领导的公职岗位上退休,却在短短6年内成为注册资本4亿多元的民营企业单一股东;在合肥盖了用于传播书法文化的中国书法大厦,被质疑当作星级酒店经营;他被曹宝麟公开举报巨资贿选中书协副主席,双方为此还打起名誉权官司;发起了特等奖50万元的史上最高奖金书法大赛,此举被批评破坏了书法生态、异化书法文化。
近年来,被查处的“官员书法家”不在少数,其“书法作品”实际价值都是巨大的泡沫: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河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靳绥东……
人民网曾发文指出,王有杰在任时其书法一字难求,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早在2007年云光中与赵长青就有过交往互动。中书协官网显示,当年8月初,中书协首期读书班在内蒙古满洲里市举办,时任满洲里市委书记云光中出席仪式并讲话。同年云光中就成了中国书法家协会的新增会员。多位内蒙古媒体界、法律界资深人士向媒体表示,此前未听说云光中擅长书法。
2020年6月,中国检察网发布消息称,郭志鸿涉嫌贪污罪、受贿罪一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山东省德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郭志鸿曾任中书协分党组秘书、《中国书法》杂志社常务副社长、书法出版社副社长。
来源:《人民法治》杂志
作者:李潇潇
原标题:《借字敛财的中书协首虎》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