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朋友:肯尼亚女孩与清华高材生的深厚友谊

2021-03-05 08:3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PUMBAA 游猪生态 收录于话题#非洲真实故事24个
肯尼亚女孩与一位中国清华高材生的一段深厚友谊。这个中国年轻人的非洲之旅,让卡罗琳认识到不同种族和信仰的人,也可以亲密无间。毕竟去掉所有标签,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员而已。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讲述一位中国朋友是如何成为我家人般的存在的。我知道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人们都说我是“people's person”,大概是指我很容易接近,不会在和谁说话或和谁交朋友方面挑剔。我对我的朋友们都很欣赏,但我清楚的是:我得把朋友分成两类,即我熟知的人和真正的朋友。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这一点,这样才能找到真正称得上“朋友”的人。
派对上的相遇
这样的事屡见不鲜:一个朋友带着另一个朋友,然后大家都玩成一片。缘分的锁链就是这样串起来的。我就是这样认识这位中国朋友的。他叫张,来自中国南京,就读于北京的清华大学。
在我的国家,这一场合正式开始之前,我们一般会自我介绍,说自己的名字,与活动的主办者有什么关系。我们一一作了介绍,张是最后一个。我很好奇他会不会说英语,如果会的话,他说得怎么样呢?
结果,他做自我介绍时英语说得太流利了,就像美国本土人一样。除此之外,他还特别会开玩笑,让大家都哈哈大笑,场面一度十分热闹。派对一结束,很多人都抢着和他聊天。
派对结束后,大家拿着酒水,跳舞,聊天。我当时没能有机会和张先生互动,因为大家都对他很好奇。除了我和我最好的朋友朱莉亚之外,我的其他朋友都没有机会和一个中国人交流,所以我完全明白为什么他们那么欢迎张。■ 基库尤风景很好,我常从内罗毕到这儿来找张,也很推荐来肯尼亚的中国游客来这转转。基库尤气候宜人,离首都内罗毕也不远。来源 | 卡罗琳
下午5点左右,本应到了散场的时间,以便大家在宵禁前早点回家。但天突然下雨,我们不便行动。打不到Ubers,我们无法步行到车站。所以派对仍在继续,大家还围在张的身边,于是我去洗碗。就在我快洗完时,张走进厨房要温水。我帮他热了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看到我并不激动吧?”张先问了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反问他。他说,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和他交流的人。自从聚会开始后,每个人都很对他的到来感到很兴奋,而我不是。我想告诉他,我是多么想和他说话,只是因为紧张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说:“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这样我们就可以多多交流,互相了解了。”我无法向各位读者表达那一刻我有多高兴,只能告诉你们,我当时心怦怦直跳。■ 基库尤是出了名的冷。张工作时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同时,还不忘给我弄点吃。来源 | 卡罗琳
随着友谊越来越深厚,我很意外,但更多的是开心
我完全没想到张会主动给我发短信,但第二天他就发短信问我们是否安全回到了内罗毕。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说明这个人真的关心你,关心你的安全。
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每天都通过视频电话、短信交流。在交流中,我得知张喜欢吃的肯尼亚食物主要是卡帕提斯(chapatis),所以每天房东都会给他做。我还知道,他无聊的时候就喜欢去卡伦一家叫HUB的商店闲逛。
说实话,我从来不知道不同种族的人居然可以这么亲近。因为一直以来,巨大的差异使得不同种族、宗教、信仰的人之间存在沟通障碍。我对我们的友谊感到意外,但很开心。
有一天,在一次视频通话中,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去商场吃肯德基。我了解到了关于他的更多事。
原来,张来肯尼亚是为了看望他在这生活了3年的叔叔。从中国飞往肯尼亚的航班恢复了之后,张立即前往肯尼亚,又在家里隔离了14天,然后才被允许出门。他去的第一个地方是他叔叔那儿,并为他做了一些中国饭菜。见了他,叔叔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说他们很高兴在长时间别离后再见到他。对这个家庭来说,这真是一次难忘的团聚。■ 张在机场拍下的照片。来源 | 卡罗琳
从相遇到相识,再到最后一次见面
他热爱野生动物。我们没有见面的每一个周末,他都会去马赛马拉或内罗毕其他有野生动物的孤儿院。他很感激自己的朋友,他们会带他参加每一项活动,从未让他落单。他也常去叔叔家陪他,或者帮他打理生意。■ 张公寓窗外的风景。来源 | 卡罗琳
张大部分在室内的时间是和他的房东朋友一起度过的。他们会打电子游戏,看电影和足球比赛。他在朋友身边看起来很开心,两人以兄弟相称,真好!我从来没有想过,不同种族的人可以这么亲密的说笑,一起去任何地方,一起吃饭,一起讲有趣的故事。
这真叫人惊奇!不过也是,我们都是人类的一员,只不过无法选择自己该出生在哪,所以生下来被分成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或者是棕色人种。但是如果给我们选择的机会呢?我会选择出生在哪里呢?真诚地说,我,卡罗琳,还是会选择成为一名非洲肯尼亚的黑人女孩。因为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每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未对“我是黑人,而他是亚洲人”这件事感到不安。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会让我质疑自己的出身或种族。他告诉我,我是一个十分漂亮的非洲女人,而他是中国最帅的男人。我们都哈哈大笑,并感到自豪。
张先生住在基库尤的一个庄园里,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环境优美,邻居也很友善。我第一次去他的住处时,发现他在大门口等我,和那儿的门卫聊天。两人似乎很谈得来,因为他们都笑得很开心。
张看到我很高兴,立刻请我进去。我也和门卫打了招呼。张说:“那是我的另一个哥哥!”说着,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门卫给张带来了蜂蜜。就这样,他们也亲密起来。我们进了他家,他和房东都很欢迎我的到来,让我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们放了一些周兴哲的中文歌,我很喜欢他的《你,好不好?》。午饭时间到了,张先生问我有什么喜欢的调味料,我说除了辣椒什么都行。我问他是不是要给我做饭,他说是的。可真是个好男人啊!■ 这是他最爱的基库尤食物,主要是用新鲜营养的蔬菜混合做成的,可以就着肉或其他有汤汁的菜一起吃。来源 | 卡罗琳
最奇妙的是,我无意中听到张先生和房东的对话:"这个一定要放够,这样味道才好。记住啦,女人喜欢品尝甜蜜的东西,也应该被精心对待。"在有些时候,我觉得张也许喜欢我,但我不愿多想。因为期望伤人,我一点也不希望过多地期望什么,然后为此痛苦。这是我对自己的爱。
我们三人坐下吃起了午饭,大家都吃得很香。饭后我们看了电影,分享童年往事。这是我们最难忘的一次经历。
我的读者,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中国人能够和我成为这么好的朋友:和我一起聊天,分担我的忧愁,来我家拜访而不批评我的生活条件,与我的朋友、邻居,还有为我买菜的妈妈自如地交流……
这一切,使我和周围的人真切的感受到: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只是我们少有被这样倾听的机会。
我们曾有那么多欢乐的时光,而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张见面。张最贴心的一点就是:他从不让我空手而归。他从中国带来的口罩给了我8盒,还有一盒比较特别,叫KN95,这种口罩在我的国家很贵。他说我应该经常更换我的口罩,并让我保重。
如果这还不算真正的朋友,那么,怎样才算呢?
我愿做朋友的盾牌
我的很多朋友碰巧看到我们在一起,就会好奇地问我是在哪里遇到他的,我的邻居和朋友也会用好奇的眼光盯着他,等我们分别之后会悄悄跑来问我很多问题。
我记得有一个朋友问我:我的这个中国朋友是不是在内罗毕修路的。在我深入了解后才知道,她的姐姐是一个中国人的受害者:他们相爱,她怀孕后,这个人竟抛下她和孩子,独自回了中国。
我认为这样的事情随处可见——男人让女人怀孕后逃避责任。但这并不是针对谁而言的,人都会犯错。我必须把道理说清楚,不能让我最好的朋友张因为别人的错误而被误解。
我愿做朋友的盾牌。如果我去任何一个亚洲的国家,我也希望得到同样的待遇。人们都说,你想让别人怎样对你,就应怎样对别人。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这个世界无疑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来源 | 网络
结语
这篇文章中使用的图片可能不是很清晰,我在这里要说声抱歉,因为我以前没有想过会将我们的故事分享给大家。但我认为这一选择是明智的,这使大家能够通过我的经历,了解到任何人,不论他们来自哪里,都能够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希望读者们能够通过这些不太清晰的图片,感受我们之间宝贵的瞬间。
感谢所有读者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非洲真实故事
原标题:《我的中国朋友:肯尼亚女孩与清华高材生的深厚友谊 | 非洲真实故事》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肯尼亚,清华高材生,非洲真实故事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