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白衣使者 | 贾茂:那一声谢谢,让我温暖很久

2021-03-04 22:37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贾 茂
那一声谢谢 让他温暖很久
身份
华西口腔医院医生
印象最深的事
小男孩和那声温暖的“谢谢”
在圣普,贾茂最害怕听到的几个字是“我不舒服”和“这个没有了”。前者意味着随时可能发生的病毒感染,后者则是因为物资匮乏,门诊需要的“小牙片”“利多卡因”等已经用完,没有这些物资,有些比如拔牙、开髓等工作难以进行。
少年的报国梦
三年前,华西口腔医院的贾茂第一次报名援非,因为种种原因,那次他未能成行,“这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遗憾,所以2019年,有这个机会,我就再次主动报名了。” 这一次,通过了卫健委的面试,他如愿进队,并且得到了父母和爱人的支持。
“支撑我做这个决定的最大的原因除了家人的支持,就是作为一个90后的报国梦,像是每个人小时候都写过的作文,做一个对祖国有贡献的人。”
抱着这样的初心,贾茂踏上了无悔的援非路,他所在的第16批援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以下简称圣普)医疗队出发时正值去年9月,国外疫情形势还十分不明朗,但是贾茂没有太多的担心。他最大的顾虑是刚满九个月的女儿,“作为一个新晋爸爸对女儿尤其不舍,其次就是文化语言的差异,语言文化不同就学,知识储备不足就看书。”
疫情下的坚持
和此前所有的援圣普医疗队都不同的是,第16批医疗队还承担着抗疫任务,“在援非出国之前,我们就针对性地去学习抗疫的知识,并根据专业的不同制定了相应的计划。”
抵达圣普后,贾茂发现驻地的生活条件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有单独的房间和卫生间,有热水、洗衣机、网络,驻地内有健身设备。”真正的困难体现在了工作中,“第一次上班就发现患者众多,每天的门诊都很忙碌,而当地的设备、设施都不齐全,物资也相对匮乏,防疫措施和防疫观念都很落后。”
作为医疗队的院感监督员,贾茂最害怕听到的就是“我感冒了”和“我不舒服”。“听到有老师说不舒服就紧张。因为受当地条件的限制,绝大多数的病人都没核酸检测,只有简单的体温筛查,我们只能做好自身的防护。”
无悔援非路
在工作中贾茂发现,当地居民患龋率极高,尤其是儿童,孩子们十分痛苦。于是他和同事们在当地翻译的帮助下开始为当地儿童做窝沟封闭等,2020年12月21日,圣普国家电视台报道了“窝沟封闭”,“称我们为当地民众提供了有效的口腔预防保健,为当地青少年龋病防治做出了贡献,这是我最骄傲的一件事了。”
此外,援非过程中,还有一些让人温暖的小事“有一位急诊来口腔门诊的4岁小男孩,因龋坏引起脓肿,脸肿得很大,捂着脸很痛苦。我就和同样来自华西口腔医院的阙林医生一起给孩子实施了局麻下开髓引流和切开排脓,打麻药时小男孩很害怕,紧紧抓着妈妈的手但却很配合。治疗结束后,小男孩面部肿大缓解,疼痛缓解,他就泛着泪花跟着妈妈出去了,不一会儿,他又一个人跑了进来,拉着我和阙医生的衣角很轻声地说了一句Obrigado(谢谢)然后又跑了出去。”这个怯生生的小男孩和那声“谢谢”让贾茂温暖了很久。正是这些点滴的温暖,支撑着贾茂和同事们继续前行。
记者丨宁 渠
实习编辑丨周子宜
原标题:《致敬白衣使者 | 贾茂:那一声谢谢,让我温暖很久》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媒体号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