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代比前线伤重而亡,被他铁腕统治30年的乍得走向何方?

澎湃新闻记者 张无为

2021-04-21 07: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4月20日,法媒援引乍得军方消息称,乍得总统伊德里斯·代比在前线受重伤身亡。而就在一天前,乍得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刚刚公布了该国于4月11日举行的总统选举初步计票结果,代比以79.32%的得票率胜出,获得连任。
然而,代比没有忙着庆祝胜利。据代比的竞选经理介绍,他推迟了自己的胜选演讲,改为前往前线慰问士兵。
“总统代比刚刚在捍卫国家主权的战场上留下了生命中最后一次呼吸。”乍得军方发言人阿兹姆·贝曼多·阿古纳20日在发表电视声明时说道。
当天,乍得成立军事过渡委员会,代比之子、现年37岁的乍得陆军少将马哈茂德·伊德里斯·代比·伊特诺被任命为临时国家元首,为期18个月。乍得军方表示,该国政府和议会已经被解散,并承诺将在过渡时期结束后举行“民主”选举。
“御驾亲征?”
一段时间以来,反政府武装组织“乍得变革和协和阵线”(FACT)一直活跃在利比亚南部紧邻乍得的边境地区。据法新社报道,该组织的目标是攻入乍得首都恩贾梅纳,以推翻代比的统治。
4月11日,武装分子袭击了利比亚与乍得边境上的一处哨所,然后向南推进数百公里,越过沙漠,进入乍得领土。
4月17日,乍得军方发言人称,乍得军队在该国西部的加奈姆省打死300多名武装分子,军队还俘获了150多名武装分子和26部车辆,但乍得军队有5人死亡、36人受伤。
此后,恩贾梅纳加强了军事防备。乍得政府发言人19日表示,首都民众无须恐慌,强调“当前形势稳定”。
当天,FACT也发表声明称,他们在17日进行了“解放”加奈姆省的武装行动,虽然自身遭受了损失,但其于4月18日和19日已恢复“前进”。
乍得的局势也引起了一些西方国家的警觉:美国已要求所有非必要的驻乍得大使馆工作人员离开该国,英国也建议本国公民尽快离开乍得。
据法国国际电台消息,代比19日前往该国中西部的前线,并在战场上受伤,随后由直升机送往400公里外的首都。
20日,乍得军队通过国家电视台宣布,代比因在前线受伤过重而死。
法新社20日报道指出,由于事发地较为偏僻,该社无法立即确认代比的死亡情况。目前尚不知道代比为什么会访问前线并受伤身亡。
毫无悬念的胜选引发抵制
在代比亲临前线之前,他刚刚结束另一场“战斗”,不出意外,他即将开始自己的第六个总统任期,在此之前,他已执掌乍得30年,是非洲统治时间最长的国家领导人之一。
代比生于1953年,他在1990年3月创建“爱国拯救运动”,并任党主席。同年12月,他出任乍得国务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1991年3月,他出任乍得总统,并在乍得实行多党制之后于1996年6月的首次多党民主选举中再次获胜当选总统,之后又4次获得连任。
2018年,乍得修改宪法,将总统任期由5年延长至6年,可连任1次。相关条款不溯及以往,从下一次总统选举开始适用,故代比不受影响。
今年3月初,乍得最高法院公布总统候选人名单,共有包括代比在内10名候选人参选。此后不久,3名反对党候选人相继退选,并呼吁抵制选举,其中包括在上次总统选举中得票率排名第二的反对派领袖萨利赫·凯布扎博。至于剩余的7名候选人,其中有前总理阿尔贝·帕希米·帕达克。一些反对声音指出,假使代比再次获胜连任,乍得这个国家将变得“难以治理”。
然而,反对声未能阻挡代比继续执政。《外交政策》也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实际上代比的胜选毫无悬念。代比甚至在4月5日的一场竞选活动中对他的支持者们表示:“我已经提前知道我会赢,就像过去30年一样。”
在4月19日公布大选初步统计结果之后,乍得几个主要的反对派都对该结果进行了抵制。截至目前,代比胜选的结果也尚未获得乍得最高法院确认。
“法国失去一个重要盟友”
回顾代比的过往,他最为人所知的事迹是其通过1990年的动荡局势上台。
乍得在1960年8月11日摆脱法国殖民统治宣告独立,弗朗索瓦·托姆巴巴耶任国家元首。1975年4月,乍得军官马卢姆发动政变,成立军政府。1978年古库尼反政府武装大举进攻,次年马卢姆被迫辞职,此后乍得政权几经更迭,政局持续动荡。
1982年6月,哈布雷率领武装组织攻占首都,并出任总统。1989年4月,时任乍得武装部队总司令的代比与哈布雷决裂,于1990年3月创建“爱国拯救运动”,代比在同年12月发动政变,推翻了哈布雷的统治。
代比执政初期,乍得政局保持稳定。然而,2004年乍得反政府武装重新活跃于乍得同苏丹的交界地区,此后甚至两次攻入首都,但均被乍得政府军击退。2009 年5月,乍得政府军重创反政府武装,国内局势重新恢复稳定。
不过,2015年1月,在乍得宣布联合尼日利亚、喀麦隆打击活跃于非洲的恐怖组织——“博科圣地”后,乍得安全形势趋紧,首都恩贾梅纳在当年6、7月间发生多起自杀性爆炸事件,造成多人伤亡。2019年年初以来,“博科圣地”多次对乍发动袭击,造成多人伤亡。2019年1月,乍反政府武装发动自2008年以来最大规模行动,但之后被政府军击溃。
法新社刊文指出,代比喜欢军事文化,他起初也是通过军队取得了权力。尽管他以铁腕统治乍得多年,但在动荡的萨赫勒地区,他是西方反恐运动的关键盟友。代比治下的乍得还支持萨赫勒五国联盟(毛里塔尼亚、马里、尼日尔、布基纳法索和乍得)打击该地区的恐怖主义团体。除“博科圣地“外,另有几个恐怖组织在该地区也很活跃,其中一些与“基地组织”或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有联系。
《外交政策》也指出,代比是法国在遏制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进一步向南扩张方面的关键盟友,西方大国因此一直未对代比的铁腕统治多加指责。2019年,当乍得反政府武装试图通过将陷入内战的利比亚作为基地,向南推进以推翻代比政权时,法国还派出了战机前来援助乍得政府军。
报道指出,乍得的地缘战略地位是以法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各界重视乍得的主要因素之一,而乍得紧张的政治局势和普遍的贫困则少人过问。
不过,代比的死或将改变这一切。
巴黎美国研究生院从事非洲研究教授道格拉斯·耶茨告诉“法国24”,代比的死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两天前,美国驻乍得大使馆传出消息说,他们正在撤离人员,因为反政府武装正向首都挺进,坦率地讲,他们认为‘代比会打败他们’,因为在此之前,代比已经挫败了几乎每一次未遂政变。”
耶茨进一步指出,过渡时期的乍得或许会一团混乱,“还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法国刚刚失去了它在该地区的一个重要盟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乍得,乍得总统,法国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