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海水电站搁浅,奠基两年未动工

澎湃记者 严昊 邢礼诚

2014-06-15 06: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那天是3月29号。”大中村的原村支书杨双荣清晰地记得2012年重庆市长黄奇帆为小南海水电站奠基的日子。但是这块奠基的石碑去年已经被洪水冲倒。  
       环保组织绿家园召集人汪永晨发微博称:“小南海电站告吹?当地人说户口不再冻结,封库令自然取消,坦克试验场继续……”    
       绿署记者昨日从重庆市环保局相关人士了解到,奠基两年后,小南海水电站环评仍然未通过,近两年也确实没有动工。而小南海水电站建设部门昨天表示,工程没有取消,“但是也没有收到具体动工时间”。    
奠基纪念碑被洪水冲倒   
       中坝岛位于重庆市巴南区鱼洞镇,是当地长江干流第三大岛。岛形细长,宛若一条逆流而上的洄游大鱼,一度引起争议的小南海水电站就规划在鱼头部分。 
       当时的公开信息显示,小南海水电站由重庆市政府和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共建,坝址位于巴南区鱼洞街道大中村。工程总投资约320亿元,总工期7年6个月,装机200万千瓦,年均发电量102亿千瓦时,是重庆市最大的水电项目。
       大中村是中坝岛上唯一的行政村,杨双荣去年底卸任该村村支书。此前他任职15年,见证了小南海水电站的筹备工作。据他介绍,2006年他就得知建设水电站的消息,相关的移民工作随即启动。
       2012年3月29日,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奠基暨“三通一平”(通水、通电、通路和平整土地)工程在巴南区中坝岛开工,时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的曹广晶也出席了奠基仪式。
       但是杨双荣介绍,2012年的奠基仪式后,“三通一平”工程没有进行,移民工作也停滞,整个中坝岛有回到了平静的农业生产生活。
       “如果水电站建起来,中坝岛将发展旅游业,在这之前村民也将全部搬出去”。杨双荣介绍,村上约有3800人,原本准备安置到岛外,“但是现在安置房根本没有动工。”杨双荣认为,移民问题没有解决是阻碍小南海水电站工程进展的重要原因,但是对于水电站是否能继续建设,这位亲历整个工程移民动员的原村支书也表示“不清楚”。
       郑维宣是土生土长的中坝岛人,他告诉绿署记者,去年发洪水把岛上的一块石碑冲倒了。“有一人多高,一直躺在那,没有扶起来。”这位老人一边说,一边将手举国头顶比划着石碑的高度。据了解,这块厚重的石碑上写着“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奠基纪念”等字样。
       
       
▲4月8日,重庆中坝岛对岸,70岁的中坝岛岛民郑维宣在江边洗菜,这些菜随后被菜贩子收走。
  
    
“环评还没有通过”
       昨天绿署记者致电重庆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工程巴南坝区工作管理委员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小南海水电站工程没有取消,“但也没有收到具体开工的通知,详细情况暂时还不方便对外透露。”
       重庆市环保局一名高级别工程师昨天对绿署记者表示近两年小南海水电站确实没有动工,因为“环评还没有通过”。
       地质学者、横断山研究会会长杨勇近日走访中坝岛后告诉绿署记者,小南海水电站的“封库令”有放松的迹象。他表示,在小南海水电站建设规划的消息发出后,中坝岛就实行了“封库令”,具体措施包括禁止户口迁入、禁止房屋建设以及招商引资等。而根据他最近的从当地村民了解的情况,当地的户口政策已经开始放松。
       “这是‘封库令’解除的重要标志。”杨勇表示,奠基仪式两年后水电站还没有任何动工迹象“很不正常”。
       2012年3月20日,也就是小南海水电站奠基的前9天,环保人士汪永晨带领“江河十年行”的环保队伍刚刚考察过中坝岛的小南海建设情况。汪永晨介绍,她当年来访时,奠基仪式的典礼台正在搭建,周围的场地都进行了平整。
       当年3月29日的奠基仪式上,黄奇帆概括的小南海水电站的综合效益包括:电力保障突出,缓解重庆能源紧张;改变川江河段航道条件,发挥黄金水道航运作用;减少重庆主城港区泥沙淤积,增强重庆主城和三峡水库防洪能力;改善提水条件、降低取水成本,解决渝西地区工程性缺水问题。其中,保障重庆电力与解决渝西缺水问题,被视为重庆坚持兴建小南海的主因。
       《重庆日报》报道称,该工程总投资约320亿元,装机200万千瓦,年平均发电量102亿千瓦时,是重庆“投资最大、装机规模最大、发电量最大的水电项目”。 
       今年4月8日,当年的奠基仪式地点周围已经长出了半人高的杂草,中坝岛上武器试验场的两辆装甲车围着奠基地点周围的场地绕圈,扬起一浪浪的尘土。
▲4月8日,重庆中坝岛,两年前小南海水电站奠基的地方已经长满荒草,江对岸是珞璜火电厂的烟囱。

 “可能只是暂时搁浅”
       2013年12月24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绿色流域、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19家民间环境组织发布《中国江河的“最后”报告》,呼吁国务院撤销小南海电站建设项目,并恳请撤销环保部2011年对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保护区的修边决定。这已经不是中国环保组织第一次的类似呼吁了。
       重庆市为了小南海水电站的上马,提出了“调整”保护区的方案,2011年底,国务院发函正式批准该项调整,保护区下游终点必须往上收缩22.5公里,保护区再遭“去尾”。
       一些鱼类专家和环保组织担心,电站建成将使得该段保护区的保护功能名存实亡。此后,众多环保组织、学者、志愿者屡屡上书国家有关部门,要求阻止该项目上马。
       虽然小南海水电站的质疑声不断从各方传来,但小南海水电站建设的一系列准备工作都在紧锣密鼓的展开。
       而在2012年重庆市政府制定相关移民安置房方案后不久,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在回答小南海水电站环评工作进展时说,尚未收到小南海水电站环评的有关材料,环保部已经要求地方有关环保部门要深入论证、慎重决策。
       长期关注西南水电开发的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高级工程师范晓也表示,三峡总公司对于小南海水电站的建设并不积极。“小南海的单位造价比较高,造价和收益比例较低。”范晓进一步分析说,规划中的小南海水电站位于开阔区域,大坝高度也不高大约只有50米,发电能力并不强;同时,水库的淹没损失和移民赔偿数额比较大。
       据《重庆日报》2012年披露的数据测算,小南海的单位千瓦装机投资将达到16000元,是金沙江下游3座梯级电站平均投资的3.6倍多,也远远超过三峡4950元的单位千瓦装机投资。此外,小南海设计年平均发电量虽提高至102亿千瓦时,仍仅是与其相邻的金沙江下游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4个梯级电站的5.2%。 
       但是,范晓也表示并没有听到小南海水电站终止的消息,“可能只是暂时搁浅。”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