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的狱中生活

周扬清

2014-07-01 15: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2年3月7日,台北,陈水扁获准戒护外医,并在7日清晨6时25分抵达桃园医院检查。

        仍在监狱服刑的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又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4月16日,《中国时报》发表社论,希望马英九同意陈水扁保外就医,以推动地区和解。
       23日,《中国时报》刊出消息称,陈水扁在台中培德病监读到此文后,即以发抖的手写下亲笔信寄往《中国时报》。
       陈水扁在信中提及,“除重郁症经药物治疗并无改善外,脑神经退化性以额颞叶为主要表征疾病,引发步态不稳及严重尿失禁有恶化趋势。”
       他还在信中描述了自己的“狱中境遇”,表示自己尿失禁恶化一天高达30次,已是“无药可医”。
       同日,台“法务部”刊文称,台湾从未有因漏尿症状而保外就医的先例。
陈水扁给《中国时报》写的亲笔信。

入狱第一顿饭菜陈水扁都吃完了
        台“高等法院”目前裁定陈水扁有期徒刑20年,虽有案件仍未审结,但也不会影响他的“满贯”刑期。
       当然,这并不是陈水扁第一次入狱。1986年,时任台北市议员的陈水扁曾因诽谤罪入狱8个月,被关在台北县土城看守所。
       24年后,2010年12月2日下午,地点还是在土城看守所,陈水扁吃完入狱前的最后一餐,就将起程前往桃园县的台北监狱。
       “你的代号是1020,以后不再点呼姓名。”监狱工作人员对陈水扁说。
       从这天开始,陈水扁不再享受每月25万元新台币的礼遇金,事务费也停发了,没有专车,更没有随从。
       在成为囚犯的当天,陈水扁情绪平稳。他下午5点入监第一次晚餐是:山药炖排骨、炒四季豆、椰子派、味噌豆腐汤。台北监狱主管透露,陈水扁把饭菜都吃完了。
       按照台北监狱的规定,服刑人员每个月的伙食费为1800元新台币,在那时核算成人民币360元。陈水扁的中餐和晚餐都是三菜一汤,狱方并没有为他加餐。
代号“1020”的特殊牢房
        直到2013年4月,陈水扁都待在拥挤不堪的台北监狱。尽管如此,陈水扁在这里依然得到了很好的生活照顾和医疗保障。
       他的特殊牢房是普通服刑人员的7倍,有9.12平方米。据2012年数据,台北监狱有四千余受刑人员,人均使用面积1.20平方米。
       陈水扁住在监狱二层一个4.56平方米的二人间里,房间有窗户可以接受日光照射,还有标配有电风扇、通风设备、日光灯、水龙头及蹲式马桶等设施。每天,陈水扁都可以享受热水沐浴。对比其他人来说,热水只有在每年的11月至第二年1月间才会供应。
陈水扁在台北监狱里的二人间。

        在住房对面,监狱方面还给陈水扁提供了一间“书房”,内设有书桌、座椅,这是特别的优待。每天上午7点至12点30分和下午2点至5点15分,陈水扁在这里单独用餐、而不用去食堂,还可以阅读和写作。
陈水扁在台北监狱里的“书房”

        陈水扁的“狱友”是台北县芦洲一家米粮行的老板,因诈欺罪被判刑7个月。他没有政治倾向,是个刑期不长、个性温和者。他的任务很重,不仅要每天听陈水扁唠叨,更要注意陈水扁的一举一动,防止发生意外。由于这个狱友的行刑待遇是三级,权限要更大,陈水扁还可以借此蹭他的报纸看。
       陈水扁狱中作息时间十分规律。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7点半吃早餐,晚上9点统一熄灯。陈水扁平时喜欢在晚间看书,换了新地方就不得不改。不仅如此,陈水扁在狱中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管理员每10分钟巡一次房。
       在不下雨的时候,陈水扁每天可以在户外运动30分钟。2012年5月10日以后,户外运动时间增加到至少1小时,如果遇到雨天,还可改在室内空间运动。
       尽管有如此优待,他还是无法忍受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小小的空间内。这边还在吃饭,那边就能听到冲厕所的水声。
       陈水扁还“几乎整天窝在囚房”,夏天囚房温度高达38℃,打赤膊也会汗流浃背;冬天寒流来袭,会降到10℃以下。
狱中的陈水扁处处有例外
        一般台湾监狱新收的犯人要经过两个礼拜左右才能会客,一个月之后被分配去工厂或农场工作。但这些对陈水扁来说,都是可以例外的。台北监狱方面允许陈水扁在“书房”里从事简易的工作,主要是为了保证人身安全
       之所以不安排他去参加集体劳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陈水扁在牢房里的生活实在是太忙碌了。他几乎每两三天就要接见一位来宾,甚至创下了台湾地区监狱行刑史上的最高纪录。
       截至2012年12月31日,陈水扁接见了479次,共1077人次,是普通服刑人员的4.4倍。按照规定,“四级”待遇的服刑人员每周只能接见亲属一次,而陈水扁的接见对象还可以包括自己的亲友、支持者和有必要的外界联系人。
       陈水扁的特殊待遇还不止如此。在戒护外医和回家探视期间,陈水扁不用戴着戒具。2012年1月6日上午,陈水扁被批准回家探视,在台南市参加其岳母的头七祭拜,且参与诵经、念祭文,停留了2小时,超出规定1个小时。
       在台北监狱,陈水扁甚至还可以通信和投稿。陈水扁的来信一向是不受限制的,如果还要发出信件则只能每周一次,当然如有必要时可以例外。截至2012年12月31日,陈水扁共发信143次,其中增加发信49次。
       陈水扁在《壹周刊》上还设有专栏,每篇稿酬新台币2万元。台北监狱虽然允许服刑人员投稿,但并不允许设立专栏。截至2012年12月31日,投稿69篇中有62篇获得刊登。此外,陈水扁还向《台湾时报》投稿60篇、《蓬莱岛》杂志投稿1篇。
 “病人”陈水扁
        陈水扁几乎在入狱的同时就成为了一位病人。
       为了照顾陈水扁的身体,台北监狱密切关注其健康状况。一旦陈水扁反映身体不适,立即安排检查救治。在台北监狱期间,专科医师来监狱为陈水扁看诊共计有60次,此外还有6次戒护送到大医院治疗。
       2012年9月21日,陈水扁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第6次戒护外医,这期间他并没有戴着戒具。陈水扁可以在病房内自由活动,也可每日在户外活动一小时。他的家属可不限次数、每日前往医院接见及供餐饮食,友人也被放宽允许探视。
       2013年4月19日,陈水扁转监到台中培德病监继续服刑。
       他住进了30.4平方米的新“牢房”,在台湾也是首创。房间可以三面采光,阳光充足、通风良好,有独立浴厕及防滑设施。房间里还铺设有木质地板,设有单人床铺、书桌、椅子、书柜及置物柜等生活设施。
       在台中培德病监,陈水扁还有一块菜地和一个小瓜棚,种了丝瓜、小黄瓜及菜瓜。
台中培德病监

        现在,陈水扁移监台中培德病监已经一年有余,“狱中生活”改善并没有改变陈水扁逃离监狱的想法。
       其实,从服刑第一个月开始,陈水扁就谋划着“出去”,他宁可放弃在监狱里的“领导人级”待遇。
附陈水扁致《中国时报》信原文:
        中国时报台北市大理街132号
       蔡董事长衍明启
       台中市南屯区培德路9号 陈水扁寄
       
       亲爱的蔡衍明董事长勋鉴:
       顷阅今(16)日《中时》社论,《马英九,让阿扁保外就医吧!》,使我感激涕零,久久不能自已。
       这样的敏感议题出自贵报,让我忆及创办人余纪忠先生的办报风骨。多次应邀在报社的寓所,聆听创办人的宝贵教益,并亲书他对时局、对两岸议题的高见给我参政。特别在他于北荣住院期间,仍不忘给我指教,一代报人的典范影响我至深且大。
       社论提到全斗焕。他被控贪污屠杀,判处无期徒刑,软禁在庙宇2年旋被特赦;菲国前总统艾斯特拉达贪污判无期徒刑,判决定案当日被特赦;缅甸前总理钦农亦因贪污判处44年,也只是软禁再特赦;尼加拉瓜前总统阿雷曼贪污判20年徒刑,亦只软禁嗣经特赦。像我这样关法,放眼世界并不多见。
       贵报从政治面建议马英九,让我保外就医,与近日台中荣总开立正式诊断书的处置意见不谋而合。除重郁症经药物治疗并无改善外,脑神经退化性以额颞叶为主要表征疾病,引发步态不稳及严重尿失禁有恶化趋势。其中尿失禁短短五个月,已恶化到必须穿纸尿裤,而次数一天高达30次之多,目前并无有效的治疗方法,也就是无药可医。台中荣总综合我的病情作出结论:需全日由看护协助照顾日常生活,不宜出庭应讯,站在治疗的考虑,必须离开目前监禁环境及居家疗养,为可以有效改善目前病症的处置选项之一。
       由衷感谢蔡董事长及《中国时报》的关注,并祝勿忘创办人的办报初衷。
       弟陈水扁敬上
       2014年4月16日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水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