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记者对话四川举报医生兰越峰:我不是疯子,只是另类

澎湃见习记者 许梦娜

2014-06-05 14: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走廊医生”兰越峰

       在走廊坐诊780天后,“走廊医生”兰越峰被绵阳市人民医院解聘。昨天下午,四川绵阳市人民医院召开职工代表大会,88名与会代表表决通过解聘“走廊医生”兰越峰的意见。
       院方称,解聘意见是基于兰越峰长时间旷工,严重违反劳动纪律而作出的。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陈斌在职工代表大会上通报称,从2014年1月29日至5月5日,兰越峰已连续旷工66天。
       据陈斌介绍,2014年1月28日下午,院方、涪城区卫生局、剑一社区、物业等各方工作人员一起到兰越峰家里,向其送达了《关于兰越峰同志到超声科上班的通知》,告知其应从2014年1月29日起到超声科上班。随后,医方先后七次向其发出书面通知。但兰越峰却一直未到岗,没有为任何患者进行超声检查、诊断,没有任何工作记录,也没有任何其它实际工作记录。
       而绵阳市人民医院工会主席王清华在受访时援引《四川省事业单位人员聘用制管理试行办法》以及医院的相关规定表示,受聘人员“连续旷工超过10个工作日或者1年内累计旷工超过20个工作日”,聘用单位可以解除聘用合同。
       对于院方昨天发出的解聘决定,兰越峰拒绝签字认可。她对澎湃记者表示,自己并未旷工,只是一直在“走廊”上班。
       对话背景:
       兰越峰曾任绵阳市人民医院超声科主任,三年前,因对绵阳市人民医院对其个人处理不满,她举报医院领导贪腐、违规购置设备和过度医疗,并成为全国闻名的“走廊医生”。
       因举报事件,兰越峰一度被认为是“业界良心”。也因其举报,绵阳市人民医院在“二甲”升“三乙”的评级中落选。但绵阳市涪城区政府先后十次发布调查报告,认定兰越峰举报的问题在医院中不存在。不过其在不同场合举报的原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此后却涉嫌违纪被调查。
       在此后媒体不断披露的事实中,兰越峰被同事描述为性格“独裁”,“难以相处”,甚至其对医院过度医疗的唯一一起实例举报也被业内同行质疑为“干扰临床医生下结论”,且依据不足。
       2014年2月19日,绵阳市人民医院医院百余医务人员罢工,现场罢工医务人员要求主管部门、人民医院开除兰越峰,”走廊医生”事件再度发酵。
       舆论的漩涡中,兰越峰在“业界良心”、“独裁、偏执狂”“忠诚的举报者”“胁举报以谋私的小人”不同形象中转换。不过在昨天的解聘事件后,她向澎湃记者评价自己说,并不是疯子,只是另类。
       对职代会投票并不知情
       澎湃:你是何时得知被解聘的消息的?
       兰越峰(以下简称“兰”):今天下午有很多记者来采访我,要我对被解聘发表些看法,那时我才知道。职代会投票开除我,事先我都不知情。
       澎湃:当时内心怎么想的?
       兰:职代会是我的娘家人,但是他们是全票通过,我并没有犯什么错误。如果说我诽谤医院,为什么不起诉我。我在医院上班,但是他们剥夺我上班的权利,把我逼出超声科。花一天时间对我的岗位职位进行确认,就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在上班。 我并没有旷工。
       澎湃:院方是以何种方式通知到你?
       兰:我之前就听说院方要解聘我,但6号我照常去医院,从记者那里得知自己被解聘后,在磁共振办公室,院方给我一张通知单,让我不要再来上班了。
       澎湃:你觉得直接导致你被解聘的原因是什么?
       兰:从当医生第一天开始,我就同情患者,从来不开贵的药。我的家庭,我的财富,我的尊严,我的工作,我失去了一切,但这并不是我的个人所求,在买设备和反对医疗乱象的时候,我凭借自己的经验设备买进的价格高出正常水平,我就去找领导。后来他们用武力逼迫我不能进入科室,我只能坐在走廊。
       澎湃:医院在关于你的说明书中提到,2014年1月28日下午,曾到你家里,向你送达了《关于兰越峰同志到超声科上班的通知》,你当时有没有拒绝去上班?
       兰:我一直在上班,是在走廊上班。从2012年3月起,他们收走了我科室的钥匙和物品。而且将我排除在党代会等各种会议之外,连三八妇女节的50元福利我也没有得到。
       澎湃:你为何到CT室上班呢?
       兰:我没有办法,在走廊上我会受到人身威胁,我前夫在CT室上班,可以保护我。
       澎湃:你和你的前夫是因为这件事离婚的吗?
       兰:我和我前夫是大学认识的,他在我身体最不好的时候选择和我结婚。因为这件事,我担心他受到影响,我们就先离婚,准备以后再复婚。结果离了以后就不行了。我前夫也觉得我是一个疯子。
       澎湃:那你觉得自己是疯子医生吗?
       兰:我是另类。我同情患者,拒绝腐败。我变得有一些歇斯底里,曾经写过“绵阳市人民医院是最差医院”,因为我看到的太坏了,超出了我的预期。有网友评论我说我单纯得让人心痛,我觉得挺凄凉的,走到今天。
       澎湃:有人声援你吗?
       兰:5月5号,我到医院上班的时候,有一些我都不认识的市民,举着印有我相片的牌子,牌子上还写着声援我的话,我很感动。
       “我不是疯子”
       澎湃:你被人称作兰疯子,别人为什么这么说?你的同事们怎么看待你?
       兰:我其实可以和大家和平相处,我不是疯子,我在医院的威望挺高的,在很多科室都有临床经验,刚开始有同事站出来保护我,把我带到他们的科室。但是现在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我说话,因为有人为了保护我遭到了打击报复。现在有人说我要把医院搞垮,很多人拿不到工资会失业,有一些人恨我。而关心我的人,却不敢再说话。
       澎湃:你在走廊上坐了多久?
       兰:今天正好是第780天,保安有时会来守着我,我被警棍打伤过几次,保护我的护士也被打伤。
       澎湃:你坐走廊期间,有患者来找你看病吗?
       兰:有一些患者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回科室帮他们看病,但是我受到武力的胁迫不能回去。
       澎湃:在走廊上,你都做些什么?
       兰:我每天都坚持看医书,也没想到会僵持这么久,我穿白大褂,有患者还把我当做医生,就过来向我咨询病情,我也帮他们看病。后来走廊医生被报道之后,一些有冤屈的人来找我,向我倾诉。他们信任疯子医生说的话,我觉得挺感动的。还有一些人给我送鲜花和食品。
       澎湃:坐在走廊期间 ,你领到医院的工资了吗?一个月大概多少钱?
       兰:我没有去看银行卡,我现在一个月吃100,用100,都是靠大家援助。
       两度自杀失败
       澎湃:在医患关系面临很多矛盾的今天,你觉得医生最应该坚守的是什么?
       兰:首先是把患者看成人,要有人的关怀,珍惜他们的健康和生命。如果我不站出来说话,我的家庭、个人就会不会面对这么大的改变,但我良心不安。
       澎湃:在这一系列的波澜当中,你做到了你认为应该坚守的东西吗?
       兰:我做到了。
       澎湃:最后你被解聘,你觉得这与你坚持的东西是否相关?
       兰:其实我有一些可以妥协的机会,院方让我公开道歉,承认自己之前的言论是夸大其词,可以得到医教处12万年薪的职位,我拒绝。我始终觉得患者的生命比医生的生存更重要。我是因为自己的坚持导致被解聘。
       澎湃:失去工作你后悔吗?
       兰:这是单方面的,我不认可,我期待我们的党和国家,法律、正义,人民会拧成一股绳,帮我夺回清白。
       澎湃:你的家人朋友怎么看待这件事?支持你吗?
       兰:他们和我一样,要求还我清白和基本权利。我的母亲以我为荣。
       澎湃:你觉得这期间你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兰:我自杀过两次,因为看不到希望。体能不好,我有肺炎和心律失常,但我把病态收起来,把自己的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患者身上,我从来不对患者发脾气。那段时间我和我前夫闹矛盾,他说我是疯子,我想到了死,我们有个护士自杀之后她的妈妈几天后就去了,我的妈妈89岁,我舍不得她,她是最为我自豪的人。还有一次,我把煤气打开一个通宵,但是早上醒过来了,我就想我坚决不能死,别人还没有打垮我我怎么能够先垮下去,后来我就好好吃饭,再也不自杀了。我要举全国媒体之力,进行监督,我失去了一切,但我坚持的信仰是正义的。
       澎湃: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兰:走廊医生被流浪,我等待,用理智的法律程序去争取自己的清白。我要坚持下去,善待自己,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我在51岁时被很多人赞美年轻漂亮,心灵善良,这是对我最高的奖赏。
       
责任编辑:吴跃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兰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