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涛谈亚信峰会:大国主导地区安全对话不可避免

外交学人记者 王泳桓

2014-05-07 18: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许涛研究员表示中国应该成为一个“促进者”而不是“主导者”
        中国今年第一场“主场外交”重头戏——亚信峰会已经开始进入倒计时。
       5月20日至21日,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将在上海举行。峰会的主题为“加强对话、信任与协作,共建和平、稳定与合作的新亚洲”。届时,中国将正式成为亚信轮值主席国,任期至2016年结束。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将利用轮值主席国的身份以及主办亚信会议这一有利时机积极发出自己的声音,阐述中国的亚洲安全新主张,从而推动落实“亚洲事务由亚洲人自己解决,亚洲国家彼此加强合作来促进亚洲共同安全”这一理念。也正因此,中国政策界、学术界如何看待亚洲安全、亚信会议以及中国自身角色成为国内外普遍关注的焦点。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的许涛研究员早在2002年的时候就发表了《“亚信会议”》的文章。该文章系统介绍了亚信会议构想的提出、推动过程以及发展的问题与前景。
       在近期接受外交学人记者采访中,许涛研究员再次表达了他对亚洲安全、亚信会议以及中国自身角色的看法。在他看来,推动信任与协作是缝合亚洲破碎状态的开始。但他也认为,不应该通过亚信会议将亚洲整合为一个拥有共同价值与规范的同一平台。在谈到中国在亚信安全对话机制建设中的角色问题时,他表示中国应该成为一个“促进者”而不是“主导者”。
       外交学人:目前亚洲尚没有形成一个覆盖整个大陆的安全体系,那如果亚洲各国想要建立一个完整的并且各国都接受的亚洲安全体系,该如何处理美国在亚洲的安全存在?
       答:首先,在亚洲很难建起一个各国普遍接受的安全体系,这是亚洲安全格局特性决定的。事实上,亚洲现有的安全对话平台都在从不同的方式与美国互动。亚洲各国对构建地区安全的不同预期和组合决定了他们对域外大国的态度。
       外交学人:在亚信安全对话机制建设中,大国(比如说中国)应不应该起主导作用?如果大国起主导作用,有何优势与劣势?
       答:大国主导是不可避免的,关键要看这个大国以怎样的安全观来引导(或主导)地区安全对话,是追求影响力的扩大,还是通过有效的安全对话减少对立与冲突。目前中国要发挥这样的主导作用,优势不多,劣势明显,所以主导恐怕应用“促进”或“推动”代替。
       外交学人:有学者认为,亚洲新安全观要反映亚洲特性。那么在您看来,亚洲安全是否有其特性存在?如果有,那又如何在这些特性中构建亚洲新安全观呢?
       答:亚洲安全特点是区块化和碎片化,它基于亚洲地缘文化和政治格局多元性的特点。所以亚洲安全体系的构建就须从推动信任与协作开始,这是缝合亚洲破碎状态的开始。
       外交学人:在学术界有些观点认为,亚洲的安全问题由亚洲人民自己来解决。但也有其他的学者表示,亚洲自身还未完全主导亚洲的安全。您觉得这两方面的观点有道理吗?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看法呢?
       答:这是个历史的悖论:亚洲的发展和现代化取决于亚洲人有能力解决亚洲的问题。但是亚洲的事情从来很难亚洲人自己说了算。2002年江泽民参加第一次亚信峰会时,提出“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亚洲的事情要由亚洲人来解决”。应该确信这是个正确而光明的方向吧。
       外交学人:还有一些学者认为,亚洲应该应该通过亚信会议整合为一个同一的平台,打造共同的价值、共同的规范。您觉得打造亚洲共同的价值、共同的规范可能性大吗?应该如何做?
       答:不仅不大,也不符合我们“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和而不同”的世界观和地区观。中国都存在如此大的差异,何况如此大、如此不同的亚洲。历史上任何一个强大的权力中心和文明中心,当它开始以统一的标准规范自己的势力范围的时候,也就离解体不远了。价值观、意识形态、政治制度的不同,并不妨碍共同安全观的形成。
       
责任编辑:杨小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亚信安全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