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政务司长许仕仁案开审,系香港史上最大规模涉贪案

澎湃记者 王欢

2014-05-19 15: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2年7月13日,中国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右)出席东治安法庭
       “香港世纪贪污案”案今日开审。
       5月8日起,此案正式在香港高等法院审理,整个聆讯需时最少70天,控方将传召82名证人出庭作供。
       许仕仁成为香港回归之后,走上香港高等法院被告席上最高级别的前政府官员。政务司长,是香港官员排序中仅次于特首的官员。
       此案将由已升为上诉庭法官的麦机智主审。控辩双方都以超强律师阵容,打这场世纪案件。
       案中五名被告依次为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66岁)、新鸿基地产发展有限公司(新地)主席兼董事总经理郭炳江(63岁)、郭炳联(62岁)、新地执行董事陈巨源(67岁)及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关雄生(63岁),各人共被控8项罪。5人分别以20万元(港元,下同)至1000万元不等保释外出。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涉收取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氏兄弟贿赂案,已持续发酵2年有余。
       2012年3月,廉政公署曾拘捕许仕仁和新鸿基地产(新地)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兄弟,怀疑他们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以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2013年9月至今,许仕仁涉贪案已在高等法院进行了六次预审,4月14日采用闭门预审形式。
       自2013年9月3日,高院进行第一次预审,预审日程渐趋紧密。第五次和第六次预审之间仅相隔一周,此举被视为是开庭前的密集准备。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5名被告的“律师团队”已有50多人,届时或会“迫爆”法庭。第四、第五次预审的议程皆为处理“分案审理申请”。但法院要求媒体不披露申请结果。
       由于案件瞩目,5月8日开始的正式审理,司法机关除派筹安排传媒入场外,亦利用视像系统现场直播至楼层大堂,让未能入庭人士可实时看到“第一手”情况。
       香港律政司估计,许仕仁案将是香港史上规模最大的涉嫌贪污案之一,从审讯到日后的上诉程序,可能历时五年,甚至更长时间。
两年前的“风暴”      
       2012年是香港特首换届之年,香港社会本不平静。
       2012年2月17日,特首候选人唐英年为“僭建”道歉。此前,时任特首曾荫权也曝出违规丑闻。
       在此背景下,廉署的拘捕涉及前政务司长和最大的地产公司掌舵人,自然引发舆论风暴。
       香港媒体报道,廉政公署执行处于一年多前接获有关贪污指控,随后展开调查。有人直指许仕仁涉嫌向外披露了政府内部机密资料,而他入住礼顿山一个属于新鸿基的住宅单位,也被怀疑“没交租”,属于收受不当利益。于是,廉政公署下令成立专责小组进行调查。
       但廉署和律政司当时并未评论,只表示会继续调查。直至同年7月13日,廉政公署才落案起诉许仕仁和其他四位被告,并为此正式发表声明。
       声明指称,64岁的许仕仁涉及8项控罪,包括在担任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行政总监和政务司长期间,在无申报或披露情况下,接受免租金使用两个住宅单位和两笔无抵押贷款。
       此外,许仕仁还被控收取由郭氏两兄弟和另外两名被告分别提供的无抵押贷款或多笔款项,许仕仁与郭炳联还被控就一份顾问费用发票提供虚假数据。
       另外两名被告是新鸿基地产执行董事陈钜源和港交所前高级总裁关雄生。
       65岁的陈钜源1973年加入新地,1987年开始出任执行董事,专职土地收购和工程规划事务,一直被外界视为集团副主席郭炳江的副手。
       而关雄生与许仕仁关系密切,3月29日许仕仁到廉署接受调查时,便是由关雄生名下的座驾接载。
许仕仁转型期       
       廉政公署说,所有涉嫌控罪均于2000年6月至2009年1月间发生。
       这段时间是许仕仁的转型时期。2000年许仕仁离开公务员队伍,5年后重返政府,以政务司长的身份登台亮相。
       许仕仁和曾荫权一样,都被视为港英政府体系内成长起来的公务员中的佼佼者。他1970年从香港大学毕业后,即进入港英政府。
       1977年至1979年间,许曾借调往廉政公署工作。彼时廉署刚成立三年,正处于大力肃贪和建立规范之时。
       在公务员阶段,许仕仁最为人称道的是在掌管财政事务时的表现。1995年,许仕仁获委任为财经事务司。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他出任特区政府首任财经事务局局长,直至2000年辞职。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他与时任财政司司长的曾荫权和金管局总裁任志刚,组成“财经三剑客”,成功击退国际炒家。
       2000年,许仕仁任期未满,就选择转身。他离开港府,出任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管理局(积金局)行政总监。
       积金局于1998年9月成立,专门负责规管及监督强制性公积金计划的运作。许与积金局主席,同时也任港交所主席李业广一起,在同年12月成功推行强积金计划。
       2003年,许仕仁年届55岁时,已领取一笔过四百八十多万元退休金,每月长俸八万六千多元。2003年8月他离开强积金管理局,之后却更显活跃,从容游走于政商两界。
       许自组顾问公司,并在新鸿基地产集团属下的九巴出任董事。他还是鼎力支持曾荫权竞选特首的“幕后军师”,也常常充当财政司司长唐英年的幕后智囊。
       2005年,曾荫权当选特首。时常被外界形容为“政治手腕高明,八面玲珑”的许仕仁,在曾的力荐之下,重返官场。但他对外界声明自己只做两年政务司长。
       许再次出山时,《亚洲周刊》总编邱立本曾说:“许仕仁面对的首个挑战就是需要理清与商界的关系。”
       邱立本表示,许仕仁2000年离开政府后,曾出任新地的顾问。许仕仁需要交代清楚他和地产商的关系,以及增加西九龙招标的透明度,以化解外界对“官商勾结”的疑虑。
       邱提到的西九龙发展计划是在西九龙兴建文娱艺术区。2004年时,因为包括新鸿基在内的三大财团竞逐,引发香港各界担忧,认为房地产公司将更考虑商业利益,忽视艺术区建设的本意。
       许仕仁任政务司长时,宣布港府将重新检讨西九龙文娱艺术区发展计划,并成立一个谘询委员会,去确定西九龙文娱艺术区所需要的核心文化艺术设施,以民意为基础,为“西九”重新整装上马。
       2007年,许仕仁离开官场后,仍然活跃于政商界,担任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至2009年。
传言与声明       
       许在任期间曾数度被批评与新鸿基“关系密切”,但他曾强调并无利益冲突。
       许仕仁出任政务司长后仍租住在新鸿基旗下楼盘礼顿山,未入住官邸,遭受媒体质疑。
       2005年,他曾申报住在新鸿基地产高层两个相连单位。该相连单位其中一个单位由投资者持有,另一个在新鸿基手上没有卖出。
       这一套豪宅单位超过400平方米,是新地唯一尚未卖出的一个住宅,且不属于租务部管理,它在政府土地注册处也没有租约记录。但许仕仁在2005年曾声称有交租金,每月市值租金16万港元。
       不过,自2011年上半年起,许仕仁转趋低调,辞掉银行非执董职务,随后将爱驹拍卖。此时就有政圈人士透露,曾听闻许仕仁得悉被廉署调查后,一度考虑以宣布破产为由令自己“甩身”。
       2013年11月27日,前政务司长许仕仁遭高院正式颁下破产令。成为首位破产的前司长级高官。申请许破产的东亚银行未有透露其欠债金额及偿还债务的情况。
       报道称自许仕仁卷入贪污案后,曾被5度追债,总欠款估计已高达7,500万元,而面对2014年5月开审的贪污案,律师指出只要破产受托人同意,并有人愿意担保代支巨额律师费,许仕仁仍可聘请资深大律师打官司。
       与此同时,围绕新地的传言又更多涉及郭氏家族内斗。传言称郭炳江、郭炳联的哥哥郭炳湘向廉署披露了关键证据。
       大约在2008年初,郭炳湘被其弟所委派的某美国医生诊断患有“躁狂抑郁症”,判定不适宜担任主席及行政总裁。
       2008年2月18日的董事会会议上,郭炳湘被迫向董事会提出休假建议,承诺这期间不会沾手公司营运,并会另求医生意见。郭炳湘当时还承诺会定时在母亲面前服药。于是董事会给予郭炳湘一个机会,批准了他的休假申请,希望他有所改善。
       到2008年5月,休假期将满时,郭炳湘拿出几份香港专家报告,证明自己并没有患上“躁狂抑郁症”,准备复职。但不料其家人已经另找情绪病专家提供意见,双方的专家意见分歧,导致矛盾扩大化。
       为了限制董事会继续开会限制自己的权力,郭炳湘最终向法院申请了禁制令,限制公司召开董事会会议。至此,三兄弟的争执最终闹上法院,但郭炳湘最终以败诉收场。
       郭炳湘在上诉中,提及多项与两弟及董事局之间的争议,其中涉及大围香粉寮的地皮交易争议,新鸿基地产被指以高于卖家叫价买入香粉寮地皮,而该卖家正是由陈钜源介绍。
       从2010年10月4日郭老太邝肖卿(注:郭家三兄弟之母)通过新鸿基上市公司向传媒发出的信息来看,郭老太与两个儿子已经决意解决家族财产问题,而郭炳湘不仅已被排除在家族决策圈之外,而且无缘新地市值482亿财产。
       不过,在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有香港记者询问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郭炳湘是否得悉许仕仁和郭氏兄弟被调查一事,郭炳湘面带愕然地说“我不知道这件事”。
       郭炳江及郭炳联被拘,也并没有影响新鸿基集团的正常业务及运作。
       董事局决议郭炳江及郭炳联继续执行及履行职责,包括联席主席兼董事总经理之职务,有关决议获董事局会议的10名董事一致通过。
不断延后的庭审       
       2013年9月高法进行预审前,东区裁判法院的审理曾一再延后。
       2012年7月13日下午,5名被告曾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随后均获准保释,案件将押后至10月12日审理。
       但此后案件从10月12日再押后至2013年1月25日。
       期间,廉政公署和律政司都作出了增派人手的部署。
       2012年11月14日,香港廉政公署申请开设助理处长编外职位,调查及处理涉及前政务司长许仕仁及新鸿基地产案件的检控工作,该申请获立法会人事编制小组委员会一致通过。
       此前一天,香港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批准律政司及新地联席主席郭炳江及郭炳联兄弟可以聘请英国的御用大律师“出战”。
       刑事检控专员薛伟成代表律政司陈辞,指此案极为复杂,控罪时期长达9年,亦有很多涉案人,需由极具经验的普通法专家处理,提高检控效率及增加公众信心。
       不过2013年1月25日,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英国“外援”资深大状David PERRY要求将案延至3月8日再作初级侦讯。
       PERRY向法庭呈上新一份控方证人名单,额外增加31名证人,当中包括前香港房屋及规划地政局局长孙明扬、前香港规划及地政局常任秘书长刘吴惠兰、前香港政务司长许仕仁的政务助理黄静文、负责西九龙文娱项目的前房屋规划地政局首席助理秘书长戴家珮等人。
       一直受外间关注的重要人物“郭炳湘”却榜上无名,但其前私人秘书伍洁贤却列控方证人之一。
       2013年3月8日,廉政公署表示,特区政府前政务司长许仕仁涉嫌收受多笔款项及无抵押贷款,当日在东区裁判法院应讯时被加控一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
       新增控罪指许仕仁涉嫌于2007年7月1日至2009年1月20日担任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期间,无合理辩解或合理理由支持下,于履行公职过程中或就其担任的公职,蓄意作出失当行为,即没有向政府申报或披露,或隐瞒他接受由陈巨源及关雄生通过多笔付款支付的1118.2万港元款项。
       因为各被告均否认有关控罪,案件于9月转至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审讯,各被告准予原来条件继续保释。
       廉署拘捕郭氏兄弟及许仕仁,分别依据《防止贿赂条例》第4条和第8条以及普通法中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
       《防止贿赂条例》第4条和第8条最高刑罚是监禁7年及罚款50万港元。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则没有判刑上限,不过,若在区域法院审理,最高判刑为7年。
       不断延后的庭审,也折射出香港廉署反腐的制度困境。
       据《东方早报》报道,与1970年代的警察集团式腐败相比,今日香港面临的腐败形式日益复杂化与隐蔽化,比如更多的案件显示出腐败的形式已经由直接的现金行贿转变为极为秘密的官商勾结与利益输送。
       “现在传统意义上的贿赂已经不多了,但有其他形式的腐败。”相关专家指出,“比如说现在香港有一种常见的不良行为就是退休的政府官员利用其以前建立的人际关系从事一些商业活动,并从中牟利。”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纪贪污案,香港高等法院,许仕仁,郭炳江,郭炳联,陈巨源,关雄生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