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五方十泉”开发背后:谭栖伟或助黑老大拿地

澎湃记者 陈竹沁 徐其勇 发自重庆

2014-05-13 07: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栖伟落马,将重庆北温泉“私有化”疑云再次摆至台前。
       2006年,谭栖伟升任重庆市副市长,分管旅游。在他的“三顾茅庐”下,云南柏联集团不久便入主北温泉公园“解危改造”,将其整体升级为温泉酒店。
       但在当地市民看来,北温泉公园在改造过程中逐渐“变味”,圈地禁入、收费昂贵。
       柏联集团与温泉寺的矛盾不断升级,更是把这块风水宝地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媒体报道称,谭栖伟曾打电话过问,寺院“维权住持”随之封口。
       此前,一直秘而不宣的是,在建设部“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经营权不得出让”的禁令下,北碚区仍以租赁方式将北温泉公园经营权出让给云南柏联集团。
       据重庆知情人士透露,诸多争议下的北温泉公园改造项目,最终成为当地民众向中央巡视组举报谭栖伟的主要引爆点之一。
       部分重庆民营企业亦被指与谭栖伟有所交集,深度介入市政府规划的“五方十泉”等景区旅游开发项目。
 南岸贪腐窝案“后遗症”
       一名接近谭栖伟的官场人士评价,谭自南岸区委书记升任副市长后,“气焰高涨”。
       据其回忆,有一次,重庆南滨路举办大型音乐晚会,开幕式当晚,有北京前来的官员坐在主席台前。
       在当时情况下,即使出于礼节,作为分管旅游的副市长,谭栖伟讲完话后,应该到主席台前给这些嘉宾打个招呼。没想到,他讲完话,径直丢下这些嘉宾,头也不回离开了现场。此举令多名陪同嘉宾的重庆官方人士十分尴尬。
       但在招商引资方面,谭栖伟却显示出相当“尽心尽力”的一面,屡屡为相关企业家站台。
       部分从南岸区起步的房地产商,介入温泉及景区旅游开发项目,疑与谭栖伟有牵连。
       例如,在重庆“打黑”中被判无期徒刑的彭治民。其控制的重庆庆隆屋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后成功开发的第一个项目“庆隆花园”,即位于南岸区经济技术开发区。
       该公司开发的庆隆南山高尔夫国际社区,位于南岸区茶园新城,2008年起开采出庆隆南山温泉,是重庆市“五方十泉”温泉旅游重点项目之一。
       据《重庆晨报》2010年10月29日报道,证据显示,2004年9月,彭治民在未获取“庆隆南山高尔夫”地块土地使用权的情况下,开始了社区建设施工。此后,其贿赂了南岸区林业局、国土局多位官员。
       通过他们的帮助,庆隆屋业和众诚物业擅自毁掉南山上的林地1000余亩;获得土地使用权时,在仅缴纳5000万元人民币、尚欠1.3亿元土地出让金的情况下,分批办好了该宗地全部114个国土证,并利用其贷款融资,盘活了整个项目。国土局征地办还为该项目垫付征地拆迁费5000余万元,更对该公司暴力拆迁的行为放任不管。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5月19日,希尔顿国际入驻南山高尔夫国际社区温泉度假酒店,谭栖伟出席了当晚的签约仪式,并致辞称,酒店必将为重庆旅游上台阶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有知情者告诉澎湃记者,谭在主政重庆南岸区时,城市建设中有好处不喜欢“吃独食”。每当有利益,谭都会跟相关部门同享,以致于几年前发生在南岸的几起贪污窝案,包括彭治民案,都是谭栖伟主政期间留下的“后遗症”。
       浦辉集团也是坊间多有质疑的企业。其投资兴建的海棠晓月养生泉是“五方十泉”之中央温泉项目。
       浦辉房地产开发公司登记住所位于南岸区。公司官网资料显示,其是重庆私营企业50强之一,1995年进入房地产开发行列。1999年晋升为房地产开发二级资质。其时,谭栖伟正是南岸区委副书记、区长。当年,海棠晓月项目启动,以当时500亩的规模,超前的规划,被称为“重庆第一盘”。
       2006年,谭栖伟升任副市长,分管旅游。浦辉集团随即入主谭栖伟的老家石柱,拿下100平方公里的石柱黄水太阳湖旅游项目,一期“浦辉•林海道”建设有五星级森林度假酒店、一条土家风情商业街和养生度假社区。
       浦辉集团还在黄水国家森林公园内陆续开发毕兹卡绿宫景区、大风堡景区。
 “三顾茅庐”请女企业家开发温泉
       2005年,重庆市政府提出打造“温泉之都”。翌年,谭栖伟调任分管旅游的副市长,市政府正式提出“五方十泉”战略。2012年10月,重庆最终拿下“世界温泉之都”名号,也成为谭栖伟在任的主要政绩之一。
       2006年9月出台的《关于加快“五方十泉”建设打造“温泉之都”的意见》,确定了东、西、南、北、中的“五方”布局,中温泉片区的海棠晓月温泉和北温泉片区的北泉都囊括在重点打造的“十泉”之列。
       《意见》要求,对“五方十泉”温泉开发项目,将优先供应周边土地使用权和采矿权,促进其做大做强。同时,有温泉资源的地块,将优先作为温泉旅游项目用地供应,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供应给“五方十泉”温泉开发项目企业。
       此外,“五方十泉”温泉开发项目,可享受减半征收采矿权有尝使用费和矿产资源补偿费。纳税在1000万以上的开发企业,还将安排市旅游结构调整资金实施以奖代补。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还提出,位于三峡库区的项目企业,还可申请三峡库区产业发展基金和移民后期扶持基金。2个月前,谭栖伟刚刚兼任市委移民工委书记。
       北泉的重点项目,即柏联SPA温泉项目,或许是更为知名、也更受争议的一个。
       据《重庆日报》报道,2006年初,市旅游局局长王爱祖到云南考察,当地政府推荐了昆明柏联SPA温泉,云南柏联集团由此进入重庆方面视野。董事长刘湘云自称,谭栖伟曾找过她三次,邀请柏联参与重庆温泉开发。报道称,“这段故事被戏称为‘三顾茅庐’,谭栖伟亦曾在多个场合提及。”
       此后,谭曾直接指示,将北温泉柏联SPA温泉项目打造成“温泉之都”皇冠上的明珠。
 “顶风作案”出让国家重点景区经营权
       工商档案显示,2006年12月19日,重庆柏联温泉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在重庆注册成立,法人代表为刘湘云,注册资本金为6123 万元人民币。
       经过几次增资扩股,外资企业柏联国际有限公司和昆明柏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出资3000万元和3123万元,持股比例分别为49%和51%。
       北碚区政府并未在该公司中持股。该公司在筹建期间曾被列为鼓励类外商投资企业。
       据重庆当地媒体报道,2006年11月14日,北碚区政府与柏联集团签署“北温泉公园改造协议”。
       根据协议,由北温泉公园委托柏联集团投资对公园大门、游泳中心、数帆宾馆、蹦极跳台、三友洞等进行改造或维修;北碚区以柏联集团建设项目的经营权和公园门票的49%的股份作为对其投资的回报。
       北培区政府一位官员向澎湃记者证实,重庆市北温泉公园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缙云山—钓鱼城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原本由重庆市机关事务局管理,后下划给北碚区政府,由北碚区政府出面与投资商签署合作协议。“实际上是柏联集团租赁北温泉,租期为49年。”
       但北碚区是否从中收取租金收益,目前尚无法得到官方渠道确认。
       此外,北温泉经营权“转让”被指未举行听证会和资产评估,各种审批程序就简。
       柏联SPA温泉项目最受指摘的是,“顶风作案”违背建设部禁令,出让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经营权。
       2005年,建设部重申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可以与企业共同开发,在门票收入中分配收益,但严禁转让核心旅游资源或交予企业垄断性的经营权。此前,2002年5月15日,《国务院关于加强城乡规划监督管理的通知》明确规定:“严禁以任何名义和方式出让或变相出让风景名胜区资源及其景区土地。”
       北温泉随后的改造开发明显突破了“红线”。2011年5月31日,重庆商报曾以《北温泉公园商业“围护”49年?》为题,作专题报道。据称,140亩的公园被圈占120亩,除温泉寺范围外,游客不能随意进入。
       但该稿件发布时即未能上网,相关版面内容被广告取代。封面照片显示,公园部分景区被竹篱笆“围护”。
       5月7日下午,早报记者在重庆北温泉停车场前看到,几对情侣先后被重庆柏联SPA酒店的保安拦在门口。
       “以前几十年都可以进去,为什么不能进?”面对游客的不解,保安回应,“要进可以,得住酒店或泡温泉。”价格为,周一至周五每人328元,周末398元。如果选择“随心享悦之旅”(双人住一晚,双人早餐,双人正餐一次,双人泡温泉一次),价格为7280至7980元。
       这家酒店还有更高规格的服务可选:双人三天两晚的“人文禅修度假之旅”,价格24600元。消费价格表明,绝大多数一般收入的消费者,是无法承受这一消费水平的。而据早报记者了解,2008年之前,在重庆市北温泉泡一次温泉的价格仅为20元。
       多年来,不少重庆市民都在网上发帖,质疑政府将北温泉“卖”给私人老板。
       相应的,政府方面也做出了一定补偿。
       知情人士称,柏联SPA所服务的对象,的确是极高端的小众市场,“当地政府为平衡大众泡温泉的需求问题,特地建了缙云大众温泉,可以同时容纳几千人,北温泉同出于一个山脉下的温泉系。区别是,大池的温泉是人工打井获得的,且距离北温泉不近,还有25分钟车程。”
电话过问,“维权住持”封口
       一向以温泉开发“明星”示众的柏联集团,2008年在昆明遭遇了第一场危机。
       在针对阳宗海砷污染事件的调查中,环保部门查出,阳宗海柏联温泉度假村私设暗管排放污水。
       2009年,重庆柏联温泉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又陷入了与温泉寺的争端。
       据媒体报道,在该公司报价100万元企图将重庆温泉寺纳入一体化经营未果后,因一条观光大道建设横穿寺院两殿,矛盾激化,引爆了一场商业与宗教的争夺战。
       该寺住持定融担心,柏联温泉SPA项目建成后,寺院将被柏联所包围。如今一语成谶。
       其还指,从柏联集团2007年底施工,大佛殿受到过往施工车辆两次撞击。一处位于大殿西南边的柱体上,一年半前被撞,造成柱体表皮脱落。另一处位于西北的椽角,春节前被卡车撞歪,后由施工方与寺院达成协议,支付了3万元赔偿。
       当时,温泉寺进行的大佛殿两侧厢房的建设工程,被北碚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叫停。寺院管委会认为主管部门的这一做法,是将柏联集团与寺院区别对待,执行两套标准。
       定融曾用红铅油在布条上写下了“依法维权”四字,绑在额头,手持一杆大秤站到了大殿前,其称“要用这个秤杆称一称那些贪官污吏、为富不仁者的良心。”
       据时代周报2009年7月报道,此事件经过网络传播后,当天主管这方面工作的一位副市长(即谭栖伟)就打电话过问了此事。定融随后表示“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2012年,柏联公司利润总额刚刚转亏为盈。但4年间,谭栖伟初时所提申报“七星级”的宏愿,始终无果。有重庆官员指出,原因即在突破国家部委禁令出让经营权的“硬伤”。
       北温泉公园改造引发的“民怨纷扰”,最终将谭栖伟拉下马来。
       据重庆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民众向中央巡视组举报谭栖伟的主要引爆点之一,便是这一项目。
       
       
       
责任编辑:陈良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谭栖伟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