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2”导演邓洁回应“黑幕”非议:我们根本没开公司

澎湃记者 孙丹

2014-06-04 14: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2年5月26日向老师请假回家探望老人的短信
       
       子钰母女的租房合同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从《脚步》开始到《家常》,一路走来都环绕着各类争议,镜头是抄袭还是借鉴,内容是否真实存在……
       而相比于之前只限于片子本身的讨论,近日网络上突然出现不少“人肉帖”,似乎都言之凿凿地表示自己挖出的是“隐情”、“内幕”。
       “心传为了宣传上海本帮菜,移花接木了扬州大学旅游烹饪学院周晓燕教授表演的蓑衣刀法。”“家常中的女提琴手其实是导演旗下演艺公司的艺人。”“女提琴手只顾求学不顾家人生病与否。”“比赛拿过奖金还参加商演,琴又那么贵,家里怎么会没钱。”……
       对于流言蜚语,舌尖2《家常》导演邓洁非常无助,“我觉得实在太过分了。我很愤怒,但我也很无助。我不知道怎么让那些人不再传谣,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编造出来的。”
       而在同一个剧组中,《心传》导演、邓洁的丈夫陈磊也很无奈,“我昨天也看到了这些微博内容,我当时也没太在意,我想这个造谣造得也太离谱了,肯定没有人相信。”
身份澄清:导演夫妻两人是SMG员工       
       有“人肉帖”表示:陈磊有自己的演艺公司,而家常中的女提琴手则是其公司签约的艺人,并在文中暗示片子拍摄有利益往来。
       “我是上海电视台的员工,我是拍纪录片的,我怎么可能有公司、有艺人?显然是造谣、是诽谤。你可以去查我是不是电视台的,你也可以去查我有没有公司,我只是一个员工。”
       陈磊告诉滂湃记者,自己是SMG艺术人文频道的导演,一直在SMG工作,都不知道这样的谣言是怎么产生的。“谣言实在是不可理解。我一开始也觉得谣言太离谱了,也没有太在意。”
       邓洁介绍道,“我和陈磊是2003年和2004年进入上海电视台(SMG)的。我早他一年进去,我们一直都是SMG的员工。我在纪实频道工作了十一年,一直没有离开过。我是否从事过这些事情,都可以询问单位。我们两人根本就没有公司,靠的是电视台发的工资。”
       对于莫名其妙出现的谣言,更令邓洁觉得过分的是,“我的身份证号、电话,我母亲家、外婆家的住址全部被公开在网上,这太过分了。我今天下午(12日)不断接到辱骂的电话,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这个事情的走向已经很奇怪了。”
       其实,从舌尖1开始便有不少关于美食的争议,不过争议一直停留在理性范围,而总导演陈晓卿也曾表示,有争议也表示大家关注着舌尖,观众有什么的感觉都是有道理的,都是对这个节目的爱护。
       然而,近日出现的谣言和“人肉帖”已经超出了对纪录片本身的评论范畴和爱护。
       “大家如果觉得片子不好或者美食太少了,都没关系,我们也可以删掉一些故事,增加一些美食。”邓洁说,她接受观众的批评,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可以改,但无法接受对故事主人公的伤害和攻击。
关系澄清:拍摄前并不认识       
       “子钰获得这项大奖是在2013年年初,但当时我们找到她时,并不知道她获奖这件事。”邓洁说,由于中提琴是一个相对比较冷门的领域,并不如小提琴或钢琴那样受人关注。所以邓洁找到子钰,完全是由住在子钰那一片的其他人推荐的。
       “有同样也是学琴的,也有老师或同学认识她们,推荐给我们说,有一对母女挺不容易的,而且女孩子也蛮有成就,很有天赋,但她们生活挺艰难的,你如果要表现一个漂泊的陪读家庭的艰辛,以及一家人在背后默默支持的情况,你可以去找找她们。”
       邓洁表示,在此之前,他们完全不认识对方,邓洁自己也没做过和音乐相关的片子。
       “我特别想为子钰母女说两句,现在网络暴力已经严重影响到她们的生活,她们都不敢出门,因为她们的家庭住址已经被‘人肉’出来。甚至有网友给我发私信说,你看看,我这就把她们母女挖出来,我家就住在那附近。”
       邓洁在谈话时,几度叹气并不时停顿控制心情和语气,“我现在特别愤怒和无助,对于这样的人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吗?我根本保护不了我的主人公。我现在觉得很内疚。”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尊重她们的选择,为什么不能够理性和善意地来看待,况且是一个这么有才华的女孩,我们为什么对人要这样?我们的初衷真的是想拍一个美好的片子,却引来这样的谣言,我在想是不是我做错了。”邓洁一再表示,针对子钰母女的伤害,是摄制组和她都不能接受的,“你所有的不满可以冲着剧组和我个人来”。
       “我们片子里面其实表达了一种思考。我第一个故事说的是山区里的大家庭,从地理上来讲,他们家族的成员是聚集在一起了,我在解说词里也说了,这就是中国家庭,中国家庭之所以生生不息就是血缘亲情和抱团生产的力量。而在子钰这个故事里,我仍然延续了这个主题。”
       邓洁认为,抱团生存的方式可以是在地理上大家生活在一起,也可以是地理上没有聚在一起,但心在一起。一个女孩在上海学习,背后是一个家庭的支持,这个家庭有分工,妈妈留在这儿,爸爸在家乡打工照顾老人。
       “子钰妈妈还安慰我,完全没有责怪我们的意思,但我觉得是我给她们带来了这样的困扰。她一直在克制地表达着自己的关心和害怕。她很怕,她觉得所有的网友都可以来骂她,但不要骂她的女儿,她说‘我女儿是一个很健康的孩子,不要玷污我女儿的品格。’我也特别心酸,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很怀疑我们到底在干什么。”
       同时,邓洁也表示,“可能我们剧组,或者以我个人的名义,会发表声明并付诸法律的行为。”
主人公澄清:寒暑假时没法回家       
       对于子钰母女的不实内容,邓洁希望能一条条澄清,希望大家理解她们。
       关于子钰曾出国参加比赛和训练营,网友在看子钰的微博时也能看到这些内容。
       陈磊告诉滂湃记者,由于子钰摘得世界中提琴领域最权威大奖,并且是夺得这个奖项中年纪最小的人,所以国外很多大师级人物会给她发出邀请。“她妈妈告诉我们,对方如果能够承担费用的,她们很乐意参加,如果对方不能承担费用,由于她们自己承担不了,所以她们也就拒绝,没有办法去参加。”
       由邀请方承担了机票和住宿费之外,其中在国外吃饭等一部分花销需要自己解决,所以片中说的出国比赛费用要父亲来负担,负担的是这一部分。
       关于“子钰拥有三把琴,其中一把造价几十万元”的传闻,子钰母亲明确表示,子钰只有一把中提琴,是通过老师帮忙借用的。
       “音乐领域也有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样一把琴是买不起的,所以是借的。一般来说,等将来你有成就了,再把琴买下来。因为借的对方也是子钰老师的朋友。老师本身是这个领域的,认识的人也比较多,琴借给子钰使用,也没有任何费用。”邓洁告诉记者。
       关于子钰母女五年来无法回家看望癌症化疗的奶奶的争议。
       “片子里,妈妈也说,五年中,寒暑假没办法回去,其他孩子可能寒暑假会回老家,她们没有。但在奶奶确诊时,她们是回去过的,并不是五年来从没回去过。”
       其实,2012年子钰与老师一起赴北京演出完后,就曾向老师请假,奔回老家看望家人。
       邓洁说,“但化疗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并不是一两天就能结束的。作为学生,她不可能天天陪在奶奶身边。其实,我们在平时生活中也会遇到,比如给爷爷奶奶打电话时,他们都会说,我们都很好,你们不要挂念,没事,你们不用回来。老人都有这样的心思。”
       关于网上截图的英文信,是子钰和老师出国所用签证材料。
       子钰母亲表示,2013年8月拍摄期间,子钰和老师受邀将一同去德国参加音乐节,费用均由邀请方支付。子钰的材料在拍摄当日已由我准备齐全。因老师出差繁忙,临时请我帮忙准备签证资料。老师是学校员工,签证需要提供学校的银行对账单。但因涉及财务,一般单位不予提供,所以当时片中拍摄到的是一份代老师写给签证官的“无法提供单位银行对账单的说明”。而非“申请VISA的公司证明信”。
       “英文信件大意为:因为涉及到工作单位账务隐私,所以无法提供单位银行对账单。但我已提供了学校出具的工作单位证明及我个人的财务证明这两份文件,希望签证官予以考虑并发放签证。”子钰母亲在邮件中这样写道。
       关于7000英镑奖金,子钰母亲在邮件中解释道:这是2013年3月子钰获得国际中提琴比赛冠军的奖金。奖金一部分寄回老家给奶奶,这是孩子的心意。剩下部分用于支付子钰的学习、比赛开销及在上海的生活费。
       关于房租上万元的传闻,“目前我们租住的房子,每月租金1600元。从2008年开始租。分别在2011年,2013年两次续租,每月租金仍为1600元。”子钰母亲是这样说的。
       “我拍摄时看到,子钰母女家确实是没有独立卫生间,厨房是合用的,她母亲也告诉我,她们每个月房租是一千多块,由于房东看她们两人在上海很不容易,所以也没涨过她们的房租。”陈磊告诉滂湃,房间里的家具也很简陋,床也是大学宿舍里那种上下铺,床对面是后来加出来的浴缸,后面是为了方便单独做出来的马桶。
拍摄澄清:片中非故事主人公是不出名字的    
       有人认为,心传为了宣传上海本帮菜,移花接木了扬州大学旅游烹饪学院周晓燕教授表演的蓑衣刀法。
       《心传》导演陈磊说,“那一段,我们解说词说得很清楚,这是介绍中式刀工在烹饪中是什么样子的段落,当然需要用不同地方的刀工来呈现中国刀工的面貌,不能局限在上海本帮菜这一领域,所以去拍摄了扬州周晓燕老师。”
       陈磊告诉滂湃,他们和周晓燕一直有沟通,周晓燕看了这一段片子以后,本人也很高兴,是认可的,没有任何异议。“周晓燕老师也看到了网上的非议,他和我们说没有必要去理睬那些内容。”
       “周晓燕老师本身是淮扬菜的大师,但他作为刀工的展现,展示的是中式刀工,他感到更自豪。我们之前也和他沟通过,我们有一个规定,在片中非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不出名字的。他也觉得没有关系,他觉得能让更多人看到中国厨艺,并为此出一份力就好。”邓洁这样介绍道。
       “其实我们片子中,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纯粹的美食展现的部分,介绍一些背景知识;还有一个部分是关于故事和主人公的。”邓洁说,《心传》中那对兄弟的部分属于故事,表现的是这一家人的传承。但光讲故事还不够,还希望提供给观众一些额外信息。
       “比如在片中榨油那一段,提到了菜籽油,然后想到了菜籽油的另一种做法,于是跑到四川拍它做成红油的做法,这里面也涉及到一位四川厨师,这些都是我们为了增加信息量,增加对中国厨艺的解释而专门设置的段落。”
       邓洁表示,在定义这些段落时,他们都不是故事的主人公,可能他们在手艺上比主人公做得更好,但更多是为了展示美食本身。
       “你会看到里面很多纯美食的镜头,有一些制作者并没有出现在镜头中,仅仅是做了一道菜,我们只是拍了这道菜。他们本人都是同意的。这些默默在背后支持并没有露面的人,还有很多。”邓洁认为,这些剪辑段落上的区分,就像写文章时,在写完某一段落后,另起一行进行说明和解释。
责任编辑:徐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邓洁,陈磊,舌尖上的中国2,心传,家常,黑幕,子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