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镇雄警方涉嫌随意开枪击毙访民,官方通报或有多处造假

澎湃见习记者 刘海川

2014-05-19 20: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被镇雄警方击毙的村民方九书。


       2014年5月15日,云南镇雄县政府通报,一名男子驾车冲撞群众并导致三人受伤,被接到线索赶往现场的民警开枪击毙。开枪民警被昭通市公安局通令表彰。
       但这果真是一起被警方依法开枪成功制止的危害公共安全案件吗?澎湃记者调查发现,被民警击毙者方九书当时连同其他7位村民,因占地赔偿等问题前往罗坎镇政府,采用卡车堵门、悬挂横幅等方式讨要说法。镇雄县公安局特警赶到现场后,方九书驾车欲离开现场,被警方击毙。
       同时,多位目击者向澎湃记者称,方九书并非是先冲撞群众后被子弹击中,而是中枪后导致车辆失控,造成3名群众轻微伤。
       在疑点重重的“击毙事件”和100余字的官方通报背后,真相若隐若现。
       
警方连开12抢击毙村民
       2014年5月14日晚上9点,牟方涛、王丽(均系化名)来到罗坎镇茶蔚村村民方九书家。
       方九书、方九成两兄弟,正忙着往家用货车上贴标语。按照事前约定,他们将在15日上午,就工程占用补偿标准,前往罗坎镇政府讨要说法。
       方九书素来能言善语,看见牟方涛两人走过来,他指着前后贴着标语的货车说,还要摆个花圈。
       他的妻子周训武和王丽两人觉得不必这么过分,但方九书却认为,这样更有震撼力。
       15日早上7时45分,牟方涛夫妇被方九书电话催醒。9时许,一行5人和大山村的3位村民一起到达罗坎镇政府所在地。
       这一天,正好是村民到老集市罗坎赶集的日子。方九书将货车堵在了罗坎镇政府门口。这辆蓝色货车的车头、车尾、货斗上方,贴着白色的条幅,写有“黑监狱、要见安镇长”等字样,并全文张贴了占用土地项目方的承诺书,以及方氏兄弟的联系方式。牟方涛的车则停在了镇卫生院附近。
       堵门的方式让罗坎镇政府措手不及。直到中午12点,副镇长王世朝才将方氏两兄弟接到位于二楼的办公室。王丽等7人被要求到一楼办公室反映问题。
       5分钟后,罗坎镇派出所所长王聪、龚副镇长也随后上了二楼。
       两人上去不久,王丽听见二楼传来砸桌椅和打闹声。方九书数次打开办公室窗户,“扬言要跳下去。”目击者称。
       此时4名政府工作人员堵在一楼办公室内,要求王丽7人不准上楼。
       1点10分,方九书两兄弟跟随工作人员下了楼外出吃饭,王丽等人也被获准外出就餐。
       “两边的人情绪都很稳定。我看见方九书还笑着跟工作人员说话。”王丽说。
       但半个小时后,情况急转而下。正在政府附近吃饭的牟方涛等人发现,有两辆写着“特警”的面包车从县城方向开过来,停在了政府大门左侧,与方九书的货车相距甚近。
       多位目击者向澎湃记者称,特警来到现场时,车辆纹丝不动地停在政府大门前。镇雄县政府工作人员也称“特警达到现场的时间是1点40分。”
       然而15日当地官方的通报指出,方九书驾车冲撞群众后,经群众举报,当地派出所才出警处置。
       随后,20多名警察围在了货车附近。返回到政府门口的方九书、方九成两人,被特警们要求撕掉标语。
       两人很快照办。标语被扯掉后,警察一拥而上,将方九成擒住。
       此时王丽就在货车旁边。她看见方九成被抓后,方九书突然打开没有上锁的车门,钻进了驾驶室。
       4名警察立刻围了上来。方九书从驾驶室抽出一把2尺长的刀,将特警逼退。
       “特警看见方九书拿出了长刀,第一次鸣枪示警。”镇雄县政府工作人员称。
       按照王丽的说法,当时围观的赶集群众很多。方九书发动汽车并前进两米后,警察第二次鸣枪示警。不少围观群众被枪声驱散,但仍有不少群众逗留观看。
       距离车辆一米左右的目击者——一名蛋糕店老板指认,当时在行进初始,尚有少数人员在货车前方。方九书还停下了车避让。
       方九书旋即继续驾车前进,但速度很慢。他驾驶的汽车将一辆特警车顶开,并造成后者右车头受损。不过,尚无目击者注意到当时车上是否有人。
       货车大约又前进了5米。有目击者回忆,此时至少有两名警察向货车开枪,打爆了车辆轮胎。一名警察从右车门外射击,子弹打碎车窗后射入驾驶室。
       政府工作人员发现有人拍照后,两名拍照者被带进镇政府办公室,在强制要求下删除了照片。
       但仍有多张照片流出。现场图片显示,一名便衣警察举着枪站在货车右侧,枪口朝天。更多的警察站在货车背后。
       同样来自在失控前现场的图片显示,在拍摄那一刻,方九书驾驶的货车正前方约10米内并无民众逗留。
       子弹击中了货车的右前后、左下轮胎。货车后轮胎甚至有明显的刹车痕迹。
       失控的货车向左侧前进了少许,顶住镇政府斜对面支在路边的摊子和一辆摩托车后停住。方九书打开驾驶室车门,左手捂住肚子,右手按住小腿,倒在了一个小摊上。驾驶座上淌满了鲜血。
       在他倒地之前,警方包括鸣枪示警一共开了12枪。这一数据也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枪击导致方九书肩膀、腹部和小腿受伤。警察一拥而上,将中枪的方九书铐住。王丽看见方九书满头大汗,表情痛苦,被3名警察提上了警车。
       这是方九书留在罗坎镇人面前的最后画面。
       
车主中枪后车辆才失控撞伤人 伤者并无大碍
       “一名男子驾驶一辆货车,在罗坎镇街上冲撞赶集群众,已造成3名群众受伤……3名伤者包括一名男子和两名女子,男子伤势较重。”
       按照15日官方通报,方九书是在驾车冲撞群众并致人受伤后,才被警方依法击毙,“有效制止了犯罪行为,避免了更多无辜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侵害。”
       但事实并非如此。6名目击者证实,方九书中枪后,失控车辆才致使人员受伤。另有2名目击者称,并无受伤事实发生。
       蛋糕店老板回忆,方九书中枪后,车辆失控撞上她旁边的摊子后停下。“同时车头左边抵住了一辆摩托车。”
       摩托车主人王安才事发时刚好在附近买菜。枪声响后,货车撞到摩托车后,他被冲到了地上。随后,王安才被政府工作人员送往罗坎镇卫生院就诊。当晚,他又转入镇雄县人民医院。
       “撞到我之后,没有听见枪响。”王安才反复强调。
       在县城医院,王安才接受了全面检查,被诊断为右下肢失去知觉,无外伤。次日凌晨3点,患肢恢复了知觉。到5月19日,王安才康复,但仍在接受葡萄糖输液。
       而官方通报中涉及的另外两名伤者,被诊断为“无明显外伤特征,自主描述头部有触压痛。”当天便已出院。
       “三个人伤势都不重,相当于在水泥地上磕碰了一下。”医生给出结论。
       冲撞群众、致人受伤后遭到击毙,还是中枪后导致车辆失控撞伤了人,在镇雄官方看来,并不影响事件的定性。
       “就算在群众受伤前果断开枪制止,这不能说做错了吧?”镇雄县委宣传部回应。
       但律师杨名跨的观点恰好相反。
       “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死者是驾车离开现场,主观上并无冲撞群众的故意,没有过失,客观上也没有导致群众受到冲撞的后果。”律师杨名跨认为,中枪与冲撞之间孰先孰后,恰恰是事件的核心疑点。“15日警方前后颠倒的说法,是在规避开枪合法性的疑问。”
       “无论是轮胎被打爆还是司机中枪导致车辆失控,继而导致人员受伤,都是死者不可预见的。这笔帐也不能算在他的头上。”杨名跨说。
       据当地警方透露,15日方九书被击毙后,昭通市公安局已有明确表态。方九书的行为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现场开枪警察充分评估了当时的情况,开枪合法。
       甚至在15日事发后数小时出现的官方通报结尾,昭通市公安局以“对有效保护人民群众、果断依法开枪击毙犯罪嫌疑人的民警予以通令表彰”的表态,对该案作出了结论。
       按照相关规定,警方开枪合法与否,应由当地检察院评估后作出。截至目前,检方评估尚未出炉。
       值得一提的是,通报显示,方九书中枪后,“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牟方涛否认了这一说法。
       “人在送往镇雄县的途中就死亡了。村公所的人告诉我们,方九书死在了罗布渡大桥上。”
       
事起超高压线架设占地风波

       死者方九书所在的茶蔚村,位于罗坎镇10公里外的大山里。
       方九书性格急躁、鲁莽,曾因涉罪被判十年,在当地的口碑并不好。
       2010年年中,有工作人员曾身背仪器来到方九书家,进行土地测量。方九书被告知,那里将架设超高压线,方家土地将用临时或永久征用。
       官方资料显示,2011年11月25日,当地政府和筹建单位南方电网超高压输电线公司曲靖分部有关负责人,就开工事宜进行协调。
       这项名为“溪洛渡右岸电站送电广东双回±500千伏送出线路”的工程,路经云南、贵州、广西、广东。其中在镇雄县境内的线路达有96.113千米,共使用铁塔327基,经罗坎、芒部、木卓、尖山、果珠、黑树、母享、林口、以勒和摆溜坪林场等辖区。该工程被列入云南省2011年新开展重点电网建设项目,计划2013年建成投产。
       镇雄境内承包价为2亿元的这项跨地工程,在协调会上被要求“涉及到人民群众的征地拆迁补偿等问题要及时妥善解决,将问题解决在萌芽状态”。
       但方九书在2014年4月19日网上举报,因双方就工程占用土地的补偿标准没有协商统一,他曾经多次向县、市两级政府反映,但一直没有得到满意回复。
       “2013年的3月31日,施工方在没有赔偿的情况下开始拉高压线,我们要求他们在兑现承诺后再拉线,当时我们没能达成一至意见,大家不欢而散。”方九书在网贴中描述,哥哥方九成因爬上在建铁塔维权,连同他和妻子周训武,被“关进了黑监狱”。方九书本人被关30天,方九成被关10天,周训武也被限制自由10个小时。
       事发当日,三人被关押一事,也被白纸黑字地写在了货车上方的标语内。
       但官方并不认可这一说法。在罗坎镇政府看来,方氏兄弟阻拦工程开工,被依法行政拘留,“警方没有过错。”
       镇雄县政府回忆,方九书被工程临时征用的土地只有0.49亩。“我们安排国务院统一补偿标准临时征用,方家认为要按照市场价来补偿。”
       官方统计,在整个罗坎镇,受输电工程影响的共有350户。只有方家三兄弟没有领取补偿款。
       但方九书们的诉求并不单单指向占地补偿。按照王丽的说法,2013年10月12日超高压线通电后,至今没有人和他们协商搬迁事宜。
       在方九书和王丽的房屋上方,银盘头山和老抓底之间连绵的电线低垂,距离房顶不足10米。方九书在网贴中埋怨,“按照相关规定,50万伏的高压线塔与居民楼的水平距离是25米。”他甚至查阅了医疗文献,引援了“国际卫生组织(WHO)已经确认高压输电产生的工频电磁场是人类可疑致癌物”的说法。
       但受到超高压线安全隐患的农户房屋,至今没有搬迁。镇雄县官方说法是,目前1000多万元的临时和永久性占地补偿已全部给付,“但2000多万元的搬迁补偿,要在2014年的6月份到位。”
       “镇雄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如果工程方资金没有到位,我们(县政府)垫付有难度。”
       方九书直到临终前也没有等到这笔搬迁费。
       有证据表明,方九书被击毙后,方九成和妻子也至今未归。
       
责任编辑:鲍志恒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镇雄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