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杭州办事处被查:“涉嫌商业贿赂”

澎湃记者 陆玫 闫鹏飞 发自 杭州、上海

2014-06-03 14: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4年05月22日,浙江省杭州市,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杭州办事处的员工集体放假,办公室空无一人。/CFP 图

       继葛兰素史克(GSK)在华商业贿赂案公布侦查结果后,又一家跨国药企——瑞士罗氏制药(Roche)也在中国惹上了麻烦。
       5月22日,一位杭州市工商局经检支队工作人员向澎湃记者证实,该局经济检查支队执法人员确已对罗氏制药杭州办事处立案调查,或涉商业贿赂,不过目前还没定性,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查取证。
       “罗氏制药的案件为杭州市工商局查办,并非例行检查,该局近期正重点查处一批医药企业商业贿赂案,” 杭州市工商局办公室负责人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由于案值较大,又牵涉外资企业,案件也还在调查,目前案情细节不便公开。
       罗氏制药5月22日发布的官方声明则使用“到访”一词,称公司已获悉杭州当地政府部门在5月21日到访了罗氏杭州办事处,具体细节尚不明确,将全力配合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 但罗氏制药明确其北京办事处未被查。
       罗氏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1988年罗氏进入中国,相继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设立办事处,并建设医药生产基地。1994年,罗氏在上海成立成立合资公司,目前在华拥有16个产品,覆盖8个治疗领域,主要治疗领域为肿瘤学、病毒学、移植学等。 目前,罗氏制药的亚太总部亦位于上海。
上班期间大门紧闭
       5月22日上班时间,澎湃记者前往罗氏杭州办事处发现,该办事处第一道门半开,紧接着的第二道玻璃移门紧闭,需刷卡进入,不过内部无人应答,门外亦未见工商部的门封条、告示等,该办事处颇为低调,大厅、电梯内均无标识。
       大楼保安则说,5月21日白天还有罗氏工作人员上班,当晚也无异常,但无法确认5月22日当天是否有罗氏员工正常上班。 上述杭州市工商局办公室负责人告诉澎湃记者 “调查时,并没有外界传闻封门、不让员工走的情况。”
       罗氏杭州办事处位于杭州市上城区中河中路上某银行大楼,办公区域占据该大楼的一整层。
       实际上,自GSK案发后,跨国药企进入一个相对敏感的时期。包括德国拜耳制药、法国赛诺菲、比利时制药商优时比(UCB)等制药企业均曾对外确认,遭到过工商部门的检查,涉及上海、沈阳等地。
       一位跨国外企人士曾告诉澎湃记者,一直以来国内监管部门对跨国药企的检查频率都比较高,但多是例行检查。不过在GSK案发后,外界对被调查事项的关注度有所提高,“实际上,在此之前,也没少被工商部门检查,只是没人关注。”
       2013年6月,GSK案发之时,公司亦有相似声明“有相关政府部门人员到访了我公司的上海、北京办公室”。不过根据随后的披露,当时的“到访”为:公安部统一组织指挥长沙、上海和郑州等地公安机关所展开的。
同行竞争压力较小
       一罗氏内部人士进一步透露,一般来讲,跨国药企的营销部门是调查过程中敏感度最高的部门。但在目前阶段,该人士所在的非营销部门也遇到一系列来自罗氏公司内部及政府方面的审计,工作活动流程作为重点关注环节。
       一熟悉外资药企经营的人士说,一般而言,罗氏的地方办事处负责药品的推广,而经营活动只有营销方面的出账,不会有进账,因为购销合同一般由总部和相关公司达成。 所以,即使关闭某地方办事处,对总公司业绩影响亦不算太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华社对GSK侦查结果的报道中曾重点提及,GSK为保护公司的原研药品种,通过行贿的方式要求医院、医生等不得采用国产同类药品,这使得不少医院不再采购国内同类仿制药。
       但实际上,”从品类构成上来,罗氏还是跨国药企中竞争压力较小、营销难度较小的企业。”前述人士说,因罗氏最为重要肿瘤药领域,包括乳腺癌用药“赫赛汀”、 淋巴瘤用药“美罗华”以及直肠癌用药“安维汀的技术壁垒很高,国内无法仿制,而其他药业巨头的药品药效上也难以匹敌。
       该人士进一步说,正是由于这种原因, 罗氏的药品是高价药代表,平时也很难降价。可以测算,罗氏去年在中国的销售额约为90亿元。
       值得注意是,罗氏在去年对外证实,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为罗氏既往合作的供应商。而在GSK案件中,上海临江国际旅行社通过安排活动和会议,进行虚开票据套现等违法活动,为GSK洗白部分贿金来源。